第七百零六章:她比我重要吗/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就连称呼的语气都变了!

也不愧是将法力拿到手的姑获鸟,知道了别人的心思,就连话也会说了,他这样,让我倒也省心不少。

只是柳龙庭没介意我来找幽冥大帝的事情,倒是让我自己有点过意不去,现在我们已经从幽冥宫出来了,刚才柳龙庭说他陪我去华胥洞,虽然之前有点不想让他陪我去,但是他已经说这话了,我要是再拒绝,这件事情可能还会再一次成为我们的导火索,于是我就问柳龙庭,跟他说:“那我们现在是要进华胥洞吗?”

“嗯,我陪你去找凤齐天吧。”柳龙庭回答我。

柳龙庭和我一起进洞,我就不得不考虑他的安全,这个华胥洞,不仅柳龙庭不是很清楚这个洞的内部,就连幽冥大帝也不是很清楚,为了安全起见,我对柳龙庭说:“要不这样吧,我叫洛神分配一些天兵下来,和我们一起进洞,这样的话,可能也会降低危险。”

我说着这话的时候,伸手放在唇边,正欲念咒语,但是在我念动咒语的时候,柳龙庭忽然过来抓住了我的手,阻止了我给洛神传达命令的咒语,垂下眼睛看了我一眼,跟我解释说:“这华胥洞变化万千,我们自己进去了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现在按照我们的法力,估计还是有能力自保,若是带上这么多的天兵天将,他们法力浅薄,若是带他们进去,岂不是让他们白白去送死。”

真是稀奇了,柳龙庭竟然在这个时候还会关心这天兵的生死,他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博爱善良了。

“可是既然这么凶险,我们两人单枪匹马的进去,你就不怕我们出不来了吗?”

“不会的,我们会出来的。”

柳龙庭很平淡又很镇定的跟我说了一句,仿佛我们现在进洞,就像是在做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一般,根本就不足以我费这么大的力气。

“是啊是啊,主人,你这次就听龙庭的吧,龙庭他知道的比你多,他说没事就没事,洛神现在忙得很,你现在又是何必又麻烦他把天兵送过来这华胥洞找死呢?”

姑获鸟还是第一次站在柳龙庭的这边来符合柳龙庭说话反对我,这就让我有点忍不住怀疑姑获,冷嘲热讽的对他说了一句:“他这是怎么了?拿到了法力,就想投奔龙庭了吗?”

姑获鸟虽然一直都在帮着柳龙庭说话,但是我转头看向他的时候,他此时也没有对柳龙庭露出一种十分兴奋的模样,之前他帮我和帮幽冥大帝说话,总是兴奋的就跟个吃了糖的孩子似的,现在姑获看着我看向他的表情,有点压抑,整个身子都是缩在我的肩上的,也不再活蹦乱跳,说话的时候,还不时转眼看向柳龙庭,就像生怕说错了得到柳龙庭的惩罚似的。

“没有,没有,我只是希望你们两人不能因为我而吵架了,希望你们能一直都好下去,万年好合。”

姑获鸟说着这话的时候,勉强的对我做了几个顽皮的动作,可是动作也是僵硬的很,一点都不自然。

我心想这姑获鸟是不是被柳龙庭给打怕了?所以现在说话这么顾着柳龙庭?

于是我就将姑获鸟捧进我的手心里,跟它说:“只要你不乱说话,柳龙庭他是不会揍你的,你也别怕他,只要我在,看他还敢不敢打你,要是再打你,我就他要跟他翻脸了。”

这话我当然只是说给姑获鸟听的,希望它不要害怕柳龙庭,但是在我说完这话后,姑获鸟就赶紧的跟我解释认错,说这件事情确实是他错了,不关柳龙庭的事情,是他欠打,张口就说胡话,影响了我和柳龙庭的感情。

说着,姑获鸟神情有些犹豫,像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看了一眼柳龙庭,然后声音小了下来,与其是在跟我说,倒不如说是在询问柳龙庭的意见。

“主人,我有点不想去华胥洞了,我能不能出去啊?”

我们进华胥洞,本来就是不明生死,姑获鸟说不进去,我自然是巴不得,对他说当然可以了,他要是跟着我们进去了,指不定我还要花时间去保护他,毕竟姑获鸟本身的力量不是很大,他最大的本领就是能探知别人的内心。

我刚说完这话,姑获鸟这才有些活跃了起来,抖了抖翅膀,不过它还是站在我的手里没有动弹,而是转头看向柳龙庭。

柳龙庭看了一眼姑获鸟,随手转了神辇往地狱入口与华胥洞相接的地方飞过去,淡然的说了一句:“既然都下来了,就陪我们一起去,指不定进洞了之后,我们还有需要用到你的地方。”

柳龙庭这是没有同意姑获鸟的请求了,而姑获鸟似乎也早就知道了是这个结果,低头叹了一口气,向着我的肩上爬上来,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姑获颓废成这样,知道柳龙庭一直也都没有把姑获鸟放在眼里,姑获鸟跟他说什么,他自然是不答应,并且柳龙庭是在我答应了姑获鸟之后,他再不答应的,这让我心里涌起了一些心塞,可能是我太在乎柳龙庭了,所以我一直都觉的我跟他闹了别扭之后转身就找了幽冥大帝,让柳龙庭生气了,所以他才会这样。

“龙庭。”我喊了句柳龙庭的名字。

我们的神辇前面,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黑的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什么声音也都听不见,车辇里燃起的两盏从幽冥宫拿过来的灯笼,灯笼的光芒照在柳龙庭向我转过来的脸上,显得很是迷蒙,看起来很是熟悉,又有点陌生。

“你真的没有生我的气吗?”

我感觉我问柳龙庭这话的时候,已经就有点卑微了,让我问出了口,又有点后悔我问了。

果然可能是我问多了,柳龙庭在听见我问他这问题的时候,立马就转过了脸去,不再看我:“我生你什么气?不要多想了。”

“可是我感觉你现在好像不怎么开心了,你是心情不好吗?”

虽然幽冥大帝跟我说柳龙庭做这些,可能都是为了我好,让我好好的对柳龙庭,多多理解他,所以我现在才会将所有的责任都往我身上揽,希望柳龙庭别这么辛苦。

在我问柳龙庭这话之后,柳龙庭沉默了,他这沉默,让我都不知道我是那句话又说错了。

于是我看了姑获鸟一眼,希望姑获鸟能告诉我点什么柳龙庭不理我的原因。

不过当我转头看向姑获鸟的时候,姑获鸟知道我再看他,但是现在却不配合我了,而是呆呆的就趴在我的肩上,什么话也都不对我说,柳龙庭沉默,姑获鸟也不说话,整个神辇里,安静的就像是坟墓一样。

这该死的姑获,他之前吵着要恢复力量,现在他的力量恢复了,却又一副怂逼的样子,让我看着就来气,但是我和柳龙庭的感情要继续下去,于是我又调整了一下心态,再继续跟柳龙庭说:“你就原谅我这次吧,刚才我也是怕你伤心,怕我们要是一起进去了,要是都出不来了,以后月儿就连父母都没有了,所以……。”

“所以你担心我会死,只是因为不想让月儿无父无母吗?”

柳龙庭忽然反问了我一句。

他这么一反问,让我一时间竟然都不好怎么回答他?

“月儿是你女儿啊?难道你不担心她吗?”

眼见我们话里又开始逐渐带着刺,姑获鸟赶紧的说了一句:“你们抓紧了,前面就是华胥洞里面了,我们要进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