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禁言之色/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零八章:禁言之色

这男人身下,也拖着一条巨大的蛇尾巴,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应该是伏羲。

伏羲说的这话,让我心头莫名一动,觉得有点古怪,但是哪里古怪,我又说不出来,他怎么叫我是东皇神的爱妃呢,我跟柳龙庭并没有结婚,难不成他是算出我和柳龙庭已经在一起了,可是算我们现在在一起了,那也不代表柳龙庭一定会封我为妃,加柳龙庭他现在是一个小小的妖怪,哪里还有什么封妃的权利,伏羲都能算出来我和柳龙庭在一起了,怎么可能会算不出来?龙庭已经成为普通的妖怪了呢?并且在伏羲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自然,这好像不是特意恭维柳龙庭的话,像是在说一件正常的事情一般。

不过柳龙庭倒是没有在意伏羲说的这句话,而是直接跟他说:“我来这找一位朋友,还有元始天尊。”

伏羲眉头一皱,像是有些不理解柳龙庭这话里是什么意思,哦了一声,问到:“原始天尊也来我华胥国了?这真是稀客啊!”

看样子伏羲并不知道元始天尊已经进洞了的事情,不过之前情况跟我说的是看见凤凰进来了,于是我再问伏羲:“那凤凰呢?你们看见有一只凤凰来到你们这华胥国了吗?”

我现在庞大的一个身体,却是说出一声女人的话,这让很久没有恢复原身的我,一时间有点尴尬,总感觉自己五大三粗,这么大的巨兽,怎么能是一个女人呢?

不过伏羲听完我说的话之后,也皱了下眉,问我说:“凤凰一族,不是一直都在镇守天界吗?怎么能有时间来我华胥国?”

看着伏羲的样子,我原本还以为他有多大的能耐,但是现在看到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我心里甚至在想是不是古人把他吹嘘得太厉害了,其实他本人也是这样,但是这神秘莫测的阴阳八卦,却又真的是我眼前这个看起来稀里糊涂的男人发明出来的。

柳龙庭在伏羲连说了几个不知道之后,一直到抬眼看着伏羲,估计是伏羲,他也感觉到自己很是没用,于是在刘龙庭做了个请的动作,将柳龙庭请向他身后的一座看起来古色古香的房屋,跟我们说:“老朽已经隔世几千年,回到华胥国之后,便专心的在华胥养生,已经不再关心三界与人间任何事情,所以很多事情也没有去研究了解,但是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们,我华胥国除了你们两位尊神,从没有外人来过,不过想当初我与妻儿一同在人间的时候,受到过两位尊神不少的帮助,既然你们是来找人,我可以为你们算一卦,看看他们在哪里。”

元始天尊和凤凰没有来华胥国,这让我感到有些惊讶,毕竟我们是顺着这个洞口进来的,怎么可能我们都被这洞里最大的吸力吸进来了,而他们却不在呢?

“三界三十六重天和十八层厚土之内的都能算得出来吗?”姑获鸟问了一句。

“能,只要是老朽亲自出马。不管他们在任何地方我都能算出来。”

当伏羲说完这话之后,我才对他有了一些认可,刘龙庭带着我一起跟伏羲进屋,伏羲请我们坐下,叫人拿来罗盘司南,他这几天给我们沏茶,所用的茶具,还是远古时候的土坯茶盏,看起来这里的变化和人类几千年前是一摸一样的。

什么是与世隔绝,这巨人归墟国,是与世隔绝,藏匿在深洞,不知道外面世界的任何一丝变化。

“这十几年来,东皇神过的还好吗?要是我没算错的话,这人间已经是过了几千年了吧。”

伏羲一边给我和柳龙庭沏茶,一边问我们近况,而按照他现在所说的说法,应该是这里一天,在人间已经是一年,之前造物鼎统一了三界时间的法力,丝毫都没有影响到这深洞里的华胥国。

“这么说的话,我们现在在这里呆一天,外面已经是一年了?”姑获鸟从我身跳下来,有些惊,毕竟他从前一直都是凡间的妖怪,没有体验过什么是人间一年,天一天的时间差,所以它现在问起伏羲这话的时候,显得无的兴奋。

伏羲并不认识姑获鸟,见这姑获鸟是从我的身跳下来的,于是问了我一句:“请问神妃这普普通通的小鸟儿,又是哪路妖邪,怎么能在神妃身跳来跳去?”

当伏羲这会看向我和我说话的时候,似乎这才像是认真看了我一眼,但是看这一眼的时候,又有些怪,盯着我的后背看,问我说:“神妃的羽翼,怎么不见了?”

虽然伏羲一口一个喊我神妃让我感觉莫名其妙,但是他现在跟我说这话的时候,让我感到更加不解,我是一条龙,难不成我还长了翅膀吗?

姑获鸟这时听了伏羲的话,立马蹦到我头的犄角,似乎是想高调的说什么话,而我现在很难想象我们几个妖怪坐在一起,做着人的动作,说着人话,是一副什么样的诡异场景。

“是啊是啊,我刚才也发现……。”

当姑获鸟站在我犄角时,他的话还没说完,柳龙庭转过头怒视了姑获鸟一眼,姑获鸟后面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好久都没有半丝声响。

伏羲本来是扬起头想看站在我角的姑获鸟说什么话的,但是看见柳龙庭的神情之后,有些怪,不过毕竟他已经是个老神仙,外面这么多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不清楚,于是也没有再继续问这个问题,转了话题,问我说人间现在好不好?有没有见到他的妻儿女娲?想当初女娲和我交情甚好,只是那个女人一心为了人间百姓,于是留在了人间,他一个人回到了这华胥国。

我跟伏羲说女娲为了救人间百姓而牺牲了自己的时候,伏羲的脸流露出了一阵寞落的神情,然后也释然了下来,说女娲能为了自己所珍爱的人类而死,也算是了却她的夙愿,尽到了她的责任。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刚才出来迎接我和柳龙庭的女子,将一个四四方方的罗盘拿了出来,这东西画着八卦,八卦间又是太极,而太极间,又放着一柄像是勺子一样的司南。

伏羲将这罗盘放在我们面前的桌子,一边擦干净这罗盘的灰尘,一边跟我们说他这罗盘,大到包含了整个宇宙,小到连一只蚂蚁的生辰他都能算出来,只要我们有一丝我们所要找的人的气息,他能准确的定位我们要找的人在哪里。

“可是我现在过来,也并没有带凤齐天和元始天尊的任何东西啊,该怎么要他们的气息?”我问伏羲,我这次来,本来是已经百分百的认为,凤齐天是在这华胥国的。

“哈哈哈……”伏羲跟我笑了起来:“不用,我从前在人间的时候,也见过元始天尊一面,我有他的气息,只要你之前和凤凰圣兽说过话,你现在对着我的罗盘哈一口气,我能根据你话里的气息,分辨出他的气息,能找到他了。”

这个厉害了!

这也真不愧是人皇伏羲,这么大的本领,我还是第一次领教。

于是我按照伏羲的指示,探过身,张开我的龙嘴,往罗盘哈了一口气,而伏羲的在我对着罗盘哈了气之后,开始转动罗盘的司南,并且五根手指开始掐算起来,嘴里在飞快的念动一些我们都听不清楚的咒语。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