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不能说的秘密/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零九章:不能说的秘密

估计是过去了有六七分钟吧,我看见伏羲的脸,都冒出了层密密的汗,当他念完最后一句咒语,睁开了眼睛,而刚才在罗盘飞速旋转的司南也终于停了下来,指向我和柳龙庭的方向,也是南方。品書網

伏羲看着这司南好一会,这才跟我说:“司南显示,这元始天尊和凤凰,他们是一起进了华胥洞,但是他们并没有来到我的华胥国,而是去了一个连司南都没办法显示出来的地方。”

现在伏羲可不是娇儿,娇儿算的有错也属于正常现象,毕竟娇儿道行较浅,但是伏羲他可是八卦太极始祖,连他都算不出来元始天尊和凤凰在哪里,那还有谁能知道他们两人在哪里?

并且,这华胥洞唯一通往的地方是这个华胥国,他们两人除了来这华胥国,又会去别的什么地方?

“那他们还活着吗?”我问伏羲。

伏羲看了一眼罗盘,神色有些心不在焉,不过还是对我点了点头,跟我说:“还活着。”

这下,我的心放下来不少,只要凤齐天和元始天尊还活着,那我们还有希望。

我现在只关心元始天尊还有凤齐天,但是柳龙庭在看见了伏羲那心不在焉的模样,便问了他一句:“除了这个之外,你还算到了什么?”

伏羲看了一眼柳龙庭,然后又看了一眼我,站起了身来,他那条蛇尾将他的身体支撑了起来,微微的对着柳龙庭弯了弯腰,若是神皇愿意,还请借一步说话。

这又是要躲着我吗?

我心里顿时在这个时候有点不平衡,而柳龙庭接了伏羲看向他的目光,点了点头,也从我身旁站了起来,两人向着外面飞了出去。

……。

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任何语言能形容我此时暴怒的心情,他们这是瞧不起我吗?是我道行浅还是咋地,怎么什么都不和我说,真是老娘原本也是盘古精魄修炼的好吗?他们不看在我的面,也要看在老盘古的面,给我点面子吧!

我简直是气的暴跳如雷,只想张口闭口的说脏话,这会姑获鸟还停在我的角,我一甩头,把姑获鸟从我的角甩到了桌,问姑获鸟说:“死鸟,话说你知道柳龙庭和伏羲,出去说什么吗?”

“我什么都不知道。”姑获鸟回答的爽快。

“你不是已经拿到了你的读心术了吗?这伏羲你看不出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吗?还有柳龙庭,他总不能时时刻刻的将自己的想法隐藏起来,不让你发现吧。”当我说到这话的时候,又想到姑获鸟从它拿到力量之后开始的反常,于是我继续小声的问他说:“还有,你是不是知道柳龙庭的有什么秘密,没敢说出来?”

当我说到这话的时候,姑获鸟神色忽然变得很紧张,跟我说他才不知道柳龙庭有什么秘密,柳龙庭也没有什么秘密瞒着我的,不过这话说到后面的时候,姑获鸟自己都觉得他说的有点假,于是干脆也不跟我说谎了,而是跟我说:“你别逼我了,你要是再逼我,我不能活过明天了。”

“有这么严重吗?”我好的问了一句姑获鸟。

“只有更严重,你别问我了。”

不能探听任何人心思的姑获鸟,虽然神经病了一点,想说什么说什么,但是当姑获鸟探听术的本领回来了之后,他却变得什么都不敢说,这道让我有点可怜他,不过可怜归可怜,我要问的还是忍不住要问。

“那你偷偷的告诉我不好了,我绝对不告诉柳龙庭,万一这臭蛇在算计我呢,姑获,你看我是你的恩人,收你当我神兽,给了你面子好让你去吹牛逼,还带你去医好翅膀,你总不能见我被柳龙庭欺负也不帮我啊,你也不要多告诉我什么,你告诉我,你不敢说的事情,和我有没有关系?”

姑获鸟见我话都说到了这地步,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那关于我什么事情?”

我感觉我都快要把姑获鸟给逼疯了,姑获鸟一边迫于柳龙庭的压力,一边有碍于我的压力,顿时从我的面前飞远了,站在不远处的一个花瓶,跟我说:“你别问我了,我现在只跟你说一句话,你现在最好是赶回去,不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好了你别问我了,我什么都不会说了!”

姑获鸟说着,看见我像是看见了一只要吃了他的猛兽,赶紧的往花瓶里钻,半天都不出来。

我见姑获鸟这副看见了我像是看见了鬼的样子,估计他也是实在是不敢将别的说出口了,于是也没再逼问他,我也不敢再问他,若是真的让柳龙庭知道了,从柳龙庭丝毫都不顾忌我的情面伤了姑获之后,我知道在柳龙庭面前,我是保不住姑获的,如果我真的逼他,那指不定姑获真的活不到明天了。

可是现在姑获跟我说我现在最好是回去,不然来不及了,这来不及是什么事情?关于月儿吗?虽然柳龙庭不喜欢月儿,但是月儿毕竟是他的女儿,他也还不至于这么丧心病狂的从月儿下手,而且,现在月儿现在还在幽君的手里,算是柳龙庭想杀月儿,月儿是幽君带大的,幽君自然也是不会这么轻易的让柳龙庭动手。

但是除了月儿之外,凤齐天和元始天尊,也在这华胥洞里,这地面,也已经没有了任何能威胁到我的东西了。

再加凤齐天和元始天尊还没找到,这华胥洞,进来容易出去难,现在我真的要出去的话,那要怎么出去?

在我心里想着我到底要怎么办的时候,柳龙庭和伏羲回来了。

伏羲回来的时候,也没有了刚才那般心不在焉的神色,倒是笑的满面春风,跟着柳龙庭进来了之后,跟我微微弯了弯腰,和我说他已经给我们安排了住处,说现在天色也快晚了,今晚我和柳龙庭,在他华胥国住下吧,有什么打算,明天再说。

这华胥国一天,是人间一年,当我想拒绝的时候,柳龙庭拉住了我的手,低头跟我说:“这华胥洞并不是我们所想的这么简单,刚才伏羲跟我说这个洞可能是会通往任何世界的一个入口,所以等明天吧,今晚伏羲去给我们绘制好地图,我们才能按照伏羲所指的道路,出这华胥洞。”

我自己也知道,这华胥洞难出去,柳龙庭一说,我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答应,毕竟如果没有伏羲绘制的图,我和柳龙庭,也不能闯出去,只是外面这一年的时间里,让我有点担心月儿,我明明想要救她,可是却来到这洞,又要让她等一年。

想到这里,我心里特别的愧疚。

晚睡觉的时候,伏羲把我和柳龙庭安排在同一个房间,看着屋里这么大的床,想着我现在要是变回人的模样的话,这个床,都能有一个小城市这么大了。

我也没变回人的模样,毕竟要是我变回人的模样,柳龙庭这么大的身子,非得把我给压死,算是柳龙庭不把我压死,这万一是伏羲的侍女进屋来,没看见我们人,这一屁股坐下来,我都要死翘翘了。

只是躺在床的时候,外面夜深人静,想起今天有很多疑点,我想旁敲侧击的问问柳龙庭,但是柳龙庭却在一床的时候,他的尾巴便向着我的尾巴一圈圈的缠绕来,整个人压在我的身,他的尾巴将我大半个身体,缠的都没办法扭曲动弹。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