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梦/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一十章:梦

我心想柳龙庭该不会是想在这个时候,和我做那种事情吧!

这他也太重口了,我现在是个妖形,他也是妖形,两个不同种类的妖怪做这种事情,让我想起来,都觉得多多少少有点恶心,感觉像是两只动物在做一些羞耻的事情一般,让我毫无尊严可谈。 !

在柳龙庭的尾巴向着我的尾部揉蹭的时候,我用力的扭动身体,想摆脱柳龙庭对我的缠绕,并且跟他说:“龙庭,你能不能稍微的放开一点我,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谈谈。”

姑获鸟因为怕我逼问他,到现在都还没敢从花瓶里出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姑获鸟怂成这德性,心想能让姑获鸟怂成这样的,也一定是什么大事,这些事情,我还是想向着柳龙庭问清楚。

“我们可以变做边谈。”柳龙庭回答的直白,并且在他回答的时候,他那段粗实的尾巴将我勒的更紧,并且为了舒服,他缠着我直接在被褥滚动起来,两条巨大的蛇龙,像是两条麻绳似的缠在一起,做着一些此时看起来有点肮脏的事情,让我觉的我自己和畜生毫无区别。

“我是不是有很多记忆忘记了?”我问柳龙庭,并且在问着柳龙庭的时候,在他微微放松点的时候,我开始移开尾巴躲开他,但是只要我一躲,他立马又十分任性的缠了来,将我们之间磨合的更贴切。

“你活了这么久,加又投胎转世,很多事情忘记了,也是正常的。”

柳龙庭的脸埋在我长满了鳞片的脖子里,我实在是难以想象,他是带着一种什么样的心理,才能接受我这兽形的模样的。

“那你呢?那你全部想起你从前的记忆来了吗?”我继续问柳龙庭。

因为从前都是柳龙庭问我,而我对柳龙庭对他前世的记忆想出来多少,以及他的法力是有多少,他从来没和我说过,对于前世,他一星半点都不提,平静的像是根本没有前世一样。

在我问柳龙庭这话的时候,柳龙庭起先是沉默了一会,但是随后他那长长的蛇身,更加用力的一圈圈的掐住了我的身体,透过他身薄薄的白色鳞片,我都能看见他后背一道道的肌肉在不断的收缩又放开,缠的我几乎都快要窒息。

我十分不想这么做,这种做法,让我总觉的我自己很下贱,可能是时代的变迁,让我心里已经认定为人才是最尊贵的动物,而脱离了人形,我浑身都有些不自在,像是一个每天化妆的女孩子,忽然有一天素颜走在大街似的。

“我当然想起来了,不然为什么会这么爱你。”

“那你想起来,跟爱不爱我,有什么区别?”

辈子我是柳龙庭的下属,我跟他之间,根本没有感情的往来,他想不想起前世的事情,与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关系,只不过这让一时间想起白天时伏羲喊我的称呼,于是又问柳龙庭:“为什么刚才白天的时候,伏羲叫我神妃,说我是你的妃子?我们前世,有过感情吗?”

我跟柳龙庭在一起这么久,但是现在这会问起这些话来的时候,却还像是刚接触不久似的,而柳龙庭这会也不想回答我问他的这个问题,而是忽然用了一下力,问我说:“是不舒服吗?”

……。

柳龙庭说的这话,让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知道他心里肯定有很多秘密瞒着我,但是我又不能强求的要他告诉我,这要是万一他是为我好,而我对他乱发脾气,那我这样做,简直是在狗咬吕洞宾,有白费了柳龙庭一番苦心。

可是我现在的这幅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让我也是很烦躁,我的记忆为什么会消失,在很多年前的人妖大战,我又为什么要背叛柳龙庭,选择站在人的这一边?加若是我没有心的话,又怎么可能会做出选择?

一切像是个谜一样,剥开了一层,然后又是一层更难剥开的皮囊,锁住了答案。

柳龙庭似乎很眷恋我们这种姿态在一起,不急不慢,也不像是为了激情,而更像是在温故某种时光。只不过他是他,我是我,一开始我还挣扎一下,但是到后来之后,我见挣扎没用,放弃了,任由柳龙庭对我怎么样,只是在我最后也不知道是我梦境里的幻觉,还是别的什么,在我迷迷糊糊的睡过去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十分潮湿又阴冷的洞府,我看见了我自己,跟现在一样,梦幻里也是恢复了妖形的模样,巨大的着一副身体,身不断的散发着阵阵金色的灵气,可身体被根根粗大的铁链锁在了这个阴冷发黑的洞府里的石壁。

并且这梦境和现在所发生的真实是一样的,我身也是缠着柳龙庭,他也是一副人首蛇身的模样,埋在我身,被我身散发出来的金光所全部笼罩。他的尾巴,一圈圈卷住了我被铁链拴住尾巴与四肢还有脖颈的身体,做着和现在他所做的相同事情,而这不知是梦还是幻境里的我,不断的挣扎扯动铁链,对空嘶嚎,嘶鸣声与我身的铁链晃动而发出的刺耳响声交合在一起,十分的刺耳,看着我的那副模样,我似乎是想把柳龙庭用我身甩下来,奈何无能为力,表情十分痛苦。

这种痛苦的情绪,哪怕是在梦幻里,都十分真切,好是了层层枷锁,让我忽然之间,猛地的把眼睛睁了开来。

眼睛一张开,眼前昏暗又有些温暖的灯光,将我心里的痛苦抹去不少,而我低头看着还缠在我身的柳龙庭的时候,他现在已经睡着了,看着他算是睡着了,他的尾巴还是一弯弯的缠住了我的身体,像是在囚禁关押住了我,只是此时,柳龙庭缠在我身不动我的样子,倒是让我没有在睡梦时的那种痛苦,只是回想起我刚才一点都没有主动配合柳龙庭的样子,让我又有点心疼他,于是将脸向着柳龙庭的脸贴过去一些,尽管我现在是只龙的模样。

一整个晚,我睡的都还很不错,只不过当华胥国早的晨光透过床边的窗户向着屋里照射进来的时候,我睁开眼睛往我身边一看,只见此时柳龙庭已经不在我身边,他已经起床了。

并且在我起来之后,我隐隐约约的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阵细微的哭声。这哭声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昨天那个提着花篮的女人的声音。

这一大早的,又不是遇见了丧事,哭什么哭?

我心里想着这话时,从床下来,向着外面走出去。只见是在伏羲的房子前面不远的空地,已经架起了一堆正在熊熊燃烧的柴火,这柴火放着一个人,这个人的尾巴也整整齐齐的排在这柴火!

“这人不是伏羲吗?他昨天跟柳龙庭回来的时候不都还好好的吗?怎么死了!”

我心里一惊,赶紧的向着这柴火边走过去,柳龙庭也在,我问柳龙庭怎么回事,伏羲怎么……。

哭的人正是昨日来接我们的女人,听我问起,哭哭啼啼的说:“昨日晚,伏羲皇一直都拿着妻子女娲的雕像,一夜没睡,翻来覆去的看,一直都在笑,今早我起来去服侍伏羲皇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躺在床,抱着女娲的雕像,已经离开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