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伏羲琴/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一十一章:伏羲琴

难不成是因为伏羲知道了女娲已经死了,所以他也想和女娲一起死?

一时间,我心里莫名的被很多种复杂的情绪填充,昨天我跟伏羲说女娲是为了那些百姓而死的时候,伏羲也没露出太多悲伤的表情,只是说了一句女娲是完成了他自己的夙愿,女娲是走的时候开心的。品書網( . . )当时我心里还想这伏羲也真是够想的开的,自己老婆死了,还能这么阔达,但是这仅仅是一个晚,他便无声无息的结束了自己原本可以长达千万年的寿命。

这是爱情吗?

我问我自己,恐怕算是我,我也很难做到,忽然有一天我知道了柳龙庭的死讯之后,我会立马也会跟着柳龙庭去,因为我还有娇儿,我还有那些还需要我保护的百姓,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死了。

大火燃烧着伏羲时,他给我带来的心理震撼,让我久久的都不能平静下来,为爱牺牲,哪怕是永远都不再见面,也也愿意为对方一起共赴黄泉。

我自己也很悲伤,而柳龙庭此时十分平静的看着正被大火燃烧的伏羲,转头看了我一眼:“放心吧,我不会让我们的结局也变成这样。”

说着转身回屋,跟我说我们收拾东西,离开这华胥国。

我跟着柳龙庭进屋,又转头看了一眼还在烈火焚烧的伏羲,其实他和女娲,跟我和柳龙庭,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我身为曦皇,三界之主,以后真的不能再一直都违背众神的意愿,一直都呆在长白山,我肯定要回天庭,而不说柳龙庭并不想天庭,算是他想,天众神也反对,其实之前我有想过,若是我和柳龙庭无法在一起,那么我愿意为了他放弃我的曦皇之位吗?

从前我从来不在乎名利,什么都不能与柳龙庭拟,但是现在经历的这一切,时间是最能改变人想法的东西,这个天下太动乱了,这个世界需要安定,我不可能会为了柳龙庭放下我的曦皇之位,也无法放弃,如女娲无法放弃她在人间的百姓而不能与伏羲回家一般,而女娲死后,她看护这个大地的任务便交到我的身,由我来保护这三界和平,况且这个曦皇之位,是我的保护伞,脱离了这个职位,我便什么都不是,又回到了从前被任意欺辱的时候,那种感觉太可怕了,我今生今世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我们回到屋后,昨日迎接我们的那女人也跟着我们一起进来,我从花瓶里喊出了姑获鸟,蛊惑鸟一整个晚都躲在这花瓶里不敢出来,现在我跟他说我们要回去了,它才小心翼翼的钻出来,可能是因为昨天他提醒了我,今天当他看到柳龙庭的时候,也不敢直视柳龙庭的眼睛,一出来后往我的背站,问我说伏羲为我们绘画的地图,我们拿到了没?

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女人从伏羲的卧房里,拿出一张羊皮卷,递到柳龙庭到我手里,跟我们说:“这张地图,是吾皇昨日连夜驱动罗盘算出来的,希望能帮助你们走出这华胥洞,不过算是有这地图,在华胥洞内也是危险重重,你们自己要多加小心。”

我从柳龙庭的手结果羊皮卷,打开看了一看。只见羊皮卷都是用朱砂绘制的路线图,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只有一条路,但是我们现在出去时,羊皮卷用红线画出来的弯弯道道却是由无数条,而只有正一条最粗的才是我们出去的路。

我心里在想着,既然是带着我们出去的路只是最间一条,那为什么复伏羲却画了无数旁支,这些旁支看起来十分的复杂,并且这些旁支与旁支之间串联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格,而在这个格的最下面是华胥国。

我看着地图,看得不是很明白,柳龙庭转头扫了一眼我手里拿着的地图,他很快明白了,叫我把地图收起来,然后他在对着女人微微的弯了下腰,表示谢意,正打和我走。

不过在柳龙庭转身的时候,那女人忽然叫住了柳龙庭:“尊请等一下。”

这个女人从前一直都跟伏羲在一起,所以并不知道外面的变化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对柳龙庭的称呼,还是延续了几千年前的称呼。

柳龙庭见这女人叫住了他,于是便转身疑惑的看了这女人一眼。

女人抬眼看了一眼柳龙庭,然后这才转过头来对我说:“在吾皇还没离世之前,曾交代我给神妃一样东西。”

“交给我东西?”我有些疑惑,毕竟只有柳龙庭跟伏羲熟悉一点,我和伏羲从昨天见面到现在,都没有说过超过十句话,在想死之前还会有什么东西交给我?

女人再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领我和柳龙庭去了伏羲的卧室,只见这女人从房间里对着窗户的一个木桌,拿起放置在桌的一把青碧色的长琴,跟我说:“这把伏羲琴,是吾皇让我交给你的东西,还请神妃收下。”

这女人老这么叫我神妃,让我很想纠正她的叫法,不过反正我们现在都要走了,我也懒得这么做,不过她手里托着的那把长琴,叫伏羲琴,这伏羲琴我倒是听过,和我体内的造物鼎一样,也是古流传下来的十方神器,只不过因为这伏羲琴只是净化人心,不具备任何攻击力,所以不被这三界所争夺,并且一直陪伴伏羲到至今。

这没有攻击力的东西,算是到了我的手,也没有任何的作用,毕竟我不能拿着这琴去保护我自己,并且这琴还要自身要有博爱宽宏之心,才能所超控的了,在这方面我自然是不如伏羲,算是把这琴拿到手了,指不定我也不能弹奏,所以很有可能我拿到了也是白拿,拿这个还不如拿伏羲那个罗盘,好歹这罗盘也这饿琴实用,也能带回去给娇儿用。

我很想跟这女人说能不能用这伏羲琴来交换伏羲所用的那个罗盘,反正是伏羲已经死了,这个罗盘他也用不到了,况且这罗盘在这桌,送给娇儿,娇儿一定会开心。

不过这把琴毕竟是伏羲死前特意嘱咐这女人送给我的,我这人也不能趁着人家死了,开始惦记人家的宝贝,于是从女人的手里接过这把伏羲琴,对她说了句谢谢,希望她能节哀顺变,伏羲离开后,她能带领他们整个部落的人,能风调雨顺的生活下去。

不过当我说到这的时候,这女人有些黯然失色,估计是见我刚才多看了放在桌的罗盘两眼,于是向着这个罗盘走过去,拿起这罗盘,又向着我和柳龙庭走过来,并且跟我和柳龙庭说:“神妃有所不知,这华胥国其实早在几千年前毁灭与动乱里,全靠吾皇的精气供养,才持续至今,整个国家与吾皇息息相关,如今吾皇已经离开,等他的身体彻底湮灭,整个华胥国失去精气的供养,也会消失在这个华胥洞里。”

那按照女人的说话,这个华胥洞,其实是一个用精气制造起来的一片陆地,那如果这片陆地消失的话,那这华胥国的人呢?

“那你呢?华胥国消失了,你和华胥国里的百姓怎么办?不如你跟我们一起出去吧。”

当我跟这女人说完这话的时候,女人微微朝我摇了摇头,将她臂弯里拖着的罗盘向着柳龙庭伸过去,回答我说:“我们所有的百姓,也早在几千年前随着这片土地死于动乱,吾皇走了,我们也会随着这片土地离开,我见神妃似乎很喜欢吾皇的这个罗盘,与其让这个罗盘随着我们一起消失在这片黑暗,还不如将这罗盘也送给神妃,愿神妃出去之后,一切安康。”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