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头发/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长白山里头都是妖怪,有妖怪入侵也是正常的事情,我也没有将娇儿这话放在心,毕竟整个长白山里头也没有几个妖怪能斗得过我和柳龙庭,谅他们也不敢自寻死路的来打扰我们。!

不过现在娇儿特意提醒我,我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跟娇儿说我会注意的,让她赶紧的算完算完了,早点去休息。

回到房间之后,我脱了衣服躺在床,心里想着也不知道明天娇儿会算出月儿在哪里?

只不过现在我失去了曦皇的位置,倒是让我自己轻松了很多,起码我现在能安心的去做一件事情,不用再担心这三界会对我照成什么影响。

睡觉的时候,柳龙庭也没有纠缠我做两性之间的事情,只是伸手将我搂进他怀里,也有可能是做腻了,毕竟我天天跟他在一起,加我最近也懒得去研究新的姿势去讨柳龙庭开心,所以我们之间相互没有兴趣也是很正常。

“睡觉吧,别多想了,明天我们能去找月儿了。”

柳龙庭催我睡觉,现在我也啥好想的,只要娇儿出了结果,找月儿已经是我唯一的一件事情。

不过正当我准备闭眼睛睡觉的时候,窗外的一阵清风吹了进来,这风吹的我有点冷,于是我从被子里起来,打算去关个窗户。

因为也是下床一会的原因,我身只穿了一件绸锻的睡衣衣,我也懒得穿裤子,于是直接坐在床边穿鞋子。床有点高,鞋子刚才被我踢得有点远,我弯腰去捡鞋,将光洁大腿和臀抬起来了一些,柳龙庭躺在床侧脸看着我,当我把鞋拿起来后想套在脚时,柳龙庭忽然从我身后坐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我的腰,侧头吻过我,手指也向着我身铭感之处抚过去。

“你干嘛呢!”我手里拿着的鞋都被柳龙庭抢了过去丢在了地,我的话一问完,他便直接拖着我往被子里压,回答我说:“我想要你想的厉害。”

……。

我顿时无语,又不是很久没再见面,柳龙庭还和我说这种话,加我兴致也不是很高,于是在柳龙庭准备进来的时候,我跟他说:“那你不觉的腻吗?”

腹一鼓,耳边传来柳龙庭一阵十分舒适的嗯咛:“怎么会觉的腻?如果可以,我想和你未来的某个百年里,我们光做这一件事情,做一百年。”

听着柳龙庭说这话,真是淫蛇荡夫,我心里庆幸还好我自己是个女人,倘若是我是个男人,娶到柳龙庭这种女人的话,我怀疑我都喂不饱她,每天头顶一片青的出门。

结束后,夜已经很深了,我从柳龙庭身下来之后,倒头睡,我好累,因为算是柳龙庭是个男人,我也怕我喂不起他,每次都是我精疲力尽之后他才罢休,见我没了力气,柳龙庭也不再纠缠我,给我盖好被子,把我抱在他的怀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于劳累的原因,我晚连个梦都没有做,是在清早的时候,我的耳边,总是传来一阵阴沉沉的笑声。

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这笑声是我的幻听,但是当这笑声笑到十几句的时候,我意识到可能这不是我的梦境,于是猛地睁开了眼睛。

外面的微微晨光从窗户里透进来,我眼前什么都没有,并且在我睁开了眼睛之后,我又侧耳聆听了好一会,也再也没有听见什么笑声。

难道这是我的幻听?

在我想着这话时,我伸手想捋顺我的头发,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把手扬起来,出现在我眼前的视线里的时候,我竟然发现我的手,缠绕了一缕漆黑的头发。

这头发让我看的顿时一阵心惊胆颤,因为这头发的颜色还有这柔顺到可怕手感,让我脑子里立马想起一个人来,是幽君!

幽君怎么可能会在屋子里!我的手里怎么可能会缠幽君的头发!

我吓得差点想推我身边的柳龙庭,可当我转身往柳龙庭身推过去的时候,缠在我手掌心里的头发,在这个时候,忽然恢复了像是平常我们正常人的头发的模样,一圈圈的缠在我的手心里,我提起手顺着头发的源头一看,这头发是柳龙庭的。

柳龙庭在回到长白山之后,一直是以长发的身姿出现在我们所有人面前,只有我们去人间的时候,他才恢复他短发的模样,现在我看着我手里缠着的是柳龙庭的头发,想起我昨晚在忘乎自我的时候,确实将手插入柳龙庭的长发里,可是刚才那一下我看见我手卷着的是幽君的头发,这是怎么回事?昨晚娇儿说晚妖气过甚,难道是外面有什么妖气进来了,导致我产生了什么错觉吗?

估计是感觉到了我动弹的声响,柳龙庭也醒了过来,睁开眼睛见我拿着他的头发半起身的靠在他边,于是问了我一句:“你怎么这么早醒了?”

“刚才我做了个梦,忽然被吓醒了。”

我没敢在柳龙庭的面前说出全部的事实,因为我和他在一起之后,他一向是很反感我提到幽君的名字,特别是在这种我们刚完事后的时间里。

不过现在我算是对柳龙庭说我做了个梦,柳龙庭也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若是在以前他肯定问我做了什么梦,但是他现在也不问我,而是对我说:“梦不过是梦而已,都是假的,你不要太相信了。”

我都还没和柳龙庭说呢,他跟我说梦是假的,我心里都想要吐槽他了,他该不会是怀疑我做的梦是和辈子有关系,所以才会制止我去回想吧,因为从平常柳龙庭对我隐瞒的秘密里,他似乎并不想让我知道辈子的什么事情,并且似乎他没和我说的话,也和我辈子有关系,这让我越来越觉得,可能辈子我和柳龙庭的关心,真的不止是下级的关系,很有可能是像是伏羲所喊我的一样,可能我们已经结过婚了。

这种问题,算是我问柳龙庭,他也不会回答我,所以我干脆不问,加我又感应了一下我们屋子里的气息,虽然外面妖气重,但是我们屋子里,也只有我和柳龙庭的气息,可能刚才那一下,确实是我的幻觉。

现在还早,柳龙庭又拉着我在床躺了一会,才起床。

我们收拾好出门去大厅的时候,原本以为娇儿她们已经算完了回去休息了,但是当我和柳龙庭走向大厅的时候,看见娇儿和虚还在转动罗盘的司仪。

我知道这罗盘有着很强大的力量,从前我们数百万天兵一齐寻找月儿,都没有结果,原因是月儿能隐去任何人的气息,现在我让娇儿帮我算这么难算的事情,我心里都感觉有点过意不去,好在虚一直都培在娇儿身边,一直给娇儿指点。

“小白姐姐,你再等一下,马要出结果了。”娇儿看见我起来了,抬头跟我说了一句,然后她自己又念动了几句咒语,再用手在罗盘的几个方位都点了一下,才又最后一次的转动司南。

因为月儿是我和柳龙庭的女儿,所以昨天我们让娇儿帮我找月儿的时候,用的是我和柳龙庭的气息,毕竟我和柳龙庭,是月儿的父母,为了更加方便,我们顺便还取了幽君的气息。

当最后司南逐渐的停了下来的时候,娇儿盯着司南看,好一会,这才回答我说:“月儿还有幽君,在长白山!”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