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都怪你!/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我还能对幽君说出这么平静的话来,已经是压制住了我所有的怒火,要不是怕吓着月儿,现在我就恨不得直接向着幽君跑过去,直接将月儿抢回来。

听我说这话,幽君的眉毛一挑,看了眼他手里抱着的月儿,又看了一眼我,回答我说:“这次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说月儿的事情的。”

“说月儿的事情,你该不会是善念大发,想把月儿还给我了吧。”我嘴上虽然是对幽君这么说,但是我心里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若是幽君想把月儿还给我了,他看着我的眼神,也不至于这么邪魅,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这次来,一定是想拿月儿,和我做什么交易的。

“恰巧和你想的相反,我是来跟你提条件,让你把念儿交给我。”

幽君话里,带着嘲弄我的意思,我一听他这话,顿时就冷笑了一声,果然就和我所料的一样,幽君根本就不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把月儿还给我。

“你觉得你身就在长白山,身边到处都是仙家,你认为你进来了,没有我和柳龙庭的同意,你别说让我把月儿交给你,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你还能不能走出这长白山。”

我在对着幽君说这些让他认清楚现实的话,但是幽似乎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而是继续他刚才的话,跟我说:“我能把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让你恢复从前的记忆,但是你恢复了记忆之后,就得答应我,以后不再纠缠念儿,我一个人辛辛苦苦的把念儿带大,她只认我一个父亲。”说到这里的时候,幽君的语气忽然就阴沉了下去,抬起下巴冷傲的看了我一眼:“再说,念儿本该就我的孩子,一切都是你自己自食恶果,若是我没说错的话,你我现在还是夫妻关系,而你却背叛了我,又和柳龙庭在一起了,这笔账,我都还没找你算干净。”

这简直就是我从小到大听到的一个最大的笑话,果然是恶人总是有一大堆颠倒黑白的恶言恶语,什么叫月儿本该是他的,什么叫我背叛了他,他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得到爱。

可能是听见幽君的语气冷了下去,月儿坐在幽君的怀里,小脸上涌出了一抹害怕的神色,转头看了看我,当我看见月儿有些惊慌的小眼神看到我的时候,我的心都快要急坏了,而在月儿看了我之后,又转头看向幽君,张着嘴,似乎是想对幽君说话,但是口一开,却是几声啊,咿,啊啊咿呀的声音,然后又伸手抓住了幽君的手,用手指在幽君的手掌上比比划划,像是在写着什么字。

当我听见从月儿的嘴里吐出就像是小儿学话似的从嘴里吐出那些咿咿呀呀的话的时候,心里此时也不想再跟幽君纠缠这些我们根本就谈不拢的话题,而是向着幽君走了几步过去,尽量不让幽君再一次的又抱着月儿在我的面前消失,然后质问幽君:“你还说月儿是你一个人辛辛苦苦带大的,月儿现在都三四岁了,怎么连话都不会说?!”

此时月儿就在我的面前,我很想过去抱抱她,哪怕是摸摸她那张可爱的小脸也好。

“怎么,念儿不会说话,你是不是心疼了?要是我说念儿哑了,是个哑巴,你是不是想杀了我?!”

当幽君对我说完这话的时候,我眼睛都睁大了,几乎就是控制不住我的手,直接向着幽君的衣服领上抓了过去,狠狠的将他往我面前一拽,然后怒问他说:“你说什么,月儿她哑了?”

我说着这话的时候,转头看向此时正坐在幽君手臂上的月儿。

可能是月儿没想到我会忽然过来抓住幽君的衣领,或者是我这个动作,让她看的稀奇,单纯的就又冲着我笑了起来,唇边两个梨涡,可爱又分外惹人娇怜。

“月儿?”我轻轻的喊了一句月儿。

“月儿,我是你的妈妈,你知道吗,我是你妈妈?”

当我看着月儿的小脸蛋说出这话来的时候,眼眶一红,眼睛顿时就被眼泪浸湿,眼前一片模糊。

月儿十分的天真可爱,可能是跟着幽君,也没接触过外人,看着我的眼睛,好奇又可爱,似乎很喜欢我,伸着手来摸我的脸,小嘴一张,咿咿呀呀的对我说了几句我并听不懂的话,然后再转头看向幽君。

幽君此时就像是成为了月儿的翻译似的,尽管他这时被我死死的扯住了衣领,一副倾身向我压下来的别扭姿势,但是在月儿看了他一眼之后,他还是跟我解释:“我跟她说了,你是她母亲,今天我带她来见你,她要我跟你说妈妈好漂亮。”

可能是幽君跟我说的话的语气比较死,月儿听了,觉的不好,又伸手抓起了我的手,在我手心里,一笔一划的写着:“妈妈好漂亮,念儿一直都在想你。”

写完后,月儿便拿着我的手,往她的脸上贴,整张小脸都靠在了我的手心里。

当我看见月儿稚嫩的小手在我手里比划着的时候,我眼泪瞬间崩溃,控制不住的就汹涌了出来,手掌不停的揉着月儿娇柔的脸蛋,回答她说我也一直在想她,每时每刻都在想,是妈妈不好,让她跟着幽君吃了这么多苦。

尽管我现在心里无比的疼爱月儿,但是月儿哑了的事实,就摆在我的面前,我的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被幽君抢走,这么多年来一路风餐露宿,还成了一个哑巴,这笔账,我一定要跟幽君算清楚。

我本想将月儿从幽君的手里抽出来,但是幽君的手一直都紧紧的抱着月儿,将月儿向着他的胸口按进去,像是十分疼惜月儿,而他这样,也让我没办法下手,于是就只能使劲的忍住眼泪,一副十分凶戾的模样的质问幽君:“月儿的嗓子怎么哑了?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你有什么后果,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没敢当着月儿的面说杀了幽君,但是幽君并不蠢,他听出了我这话里是什么意思,见我连哭带骂的质问他,不但没表现出一副担心或者是忧愁的模样,反而是冷眼看着我,哼了一声:“你还有脸问我,若不是你,念儿怎么又会哑?都是你和柳龙庭害的。”

“我?”我这么爱月儿,怎么可能会把月儿害哑。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我又问了一遍幽君。

幽君看了我一眼,然后转头再看了一眼他怀里抱着的月儿,月儿看见幽君在看着他,顿时就冲着幽君甜甜一笑,十分乖巧懂事。

幽君的眼神顿时就柔和了下来,对我说话的语气也平静了下去,回答我说:“当初为了躲避你的天兵,有次月儿发烧了,我和柳烈云用尽了法力,也没能给念儿退烧,你和柳龙庭已经撒下了天罗地网来围捕我们,我们根本就不能出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月儿的嗓子被烧坏,却无能为力。”

当我听完幽君说这些话的时候,一下就愣住了,月儿的嗓子,竟然是因为我大肆的找他,而被烧坏的。

“可是你就不知道把月儿还给我吗?要是你肯把月儿还给我,月儿的嗓子怎么又会坏,都怪你,没有把月儿照顾好!”

我怒骂着幽君,而此时根本就没等幽君接我的话,月儿看见我凶幽君,顿时的就心疼的抱住了幽君,用她小小的身体挡在了幽君的面前,然后用一双哀求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满眼委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