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惑动/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二十章:惑动

月儿一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让我心肠顿时软了下来,对着幽君凶狠的表情也情不自禁的缓和了下来,轻轻的跟月儿说别怕,我只是生气幽君没有把她照顾好,所以才会语气重了一点。!

我感觉此时像是在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一颗掌名珠,生怕她磕了碰了,而现在不管我怎么跟月儿解释,月儿是紧紧的抱着幽君,两只手攥的死死的,是不肯松开幽君。

看着这模样,我心里此时万分崩溃,我的孩子竟然这么依赖我的仇人,只是很可惜,时间不能逆流倒转,不然我一定要倒转到幽君抢了月儿之前的那段时间去,日日夜夜的看护着月儿,恐怕到现在,月儿已经是我和柳龙庭的乖宝宝了。

“我确实是没有照顾好月儿,才让她跟着我吃了这么多苦,那你呢,你明知道月儿在我的手,你们一追杀我们,跟着我受苦的还是月儿,但是你又是怎么做的?整整两年,摆下的天罗地,你有没有考虑月儿饿了怎么办?月儿生病了怎么办?我是自私,难道你不自私吗?”

幽君反击我的话的时候,手还紧紧的搂着月儿,像是要把月儿跟着他受了这几年的苦,全都用怀抱弥补她一样。

我一直只是觉的,我是月儿的母亲,我的孩子在外面,我要去把她要回来,能给月儿一个完整的家,可是幽君现在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又将责任推在我身,我原本厌恶他,他这样让我更加生气,他此时变得像是一个满口怨言的泼妇,恨不得将所有的不好,全都往我身推。

但是现在我算是跟幽君吵架,也吵不好月儿的嗓子,我看着月儿这张嫩白的脸,越看越伤心,而幽君刚才也对我满脸火气,可也在看在月儿的份,火气逐渐的消了下去,将脸靠在月儿的头,语气也是鲜少的平静温和了下来,跟我说:“这几年来,我为月儿,几乎是付出了我的所有,只要你答应今后不再来纠缠我和月儿,我也不再来纠缠你,我们好歹也还是夫妻一场,你当没生过这个女儿,想要孩子的话,再去跟柳龙庭生一个,还希望你能答应我这个要求。”

幽君跟我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透露着无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月儿的称呼,不再固执的喊念儿,而是随我一起,喊着月儿。

可是我没看见月儿的时候,对月儿牵肠挂肚,现在看见了月儿,看着她生病知道她过的不好,我更加的舍不得她,更是舍不得将月儿这么给了幽君。

“可是月儿是我的孩子,我一个当母亲的,怎么舍得将她给别人,你要是真的想要孩子,这个世界被遗弃的孩子千千万万,你不是和柳烈云在一起吗?你也可以和柳烈云生一个孩子,为什么偏偏要我的月儿,让她跟着你颠肺流离?”

我在说着这话的时候,心里已经暗暗的已经念咒,叫柳龙庭带着诸位仙家过来,不过算我此时不叫他,恐怕柳龙庭也应该察觉到了异样,刚才幽君在让月儿一个人等着我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月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溢出来的灵气,也足够让柳龙庭发现了。

原本幽君脸的神情还是好好的,但是当我说到柳烈云的时候,他的神色忽然僵硬了下来,抬起眼,看着我的眼睛,玩味的笑了一声:“这么久过去,你是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吗?你明知道我和柳烈云根本不可能,还一遍遍的用她来侮辱我,你这是安得什么心?”

“我安什么心,我没有安什么心,我只是想将我的月儿要回来,她不是你的孩子,她是我和柳龙庭的女儿,你不觉的,你这么辛辛苦苦的带着月儿,都只是在为别人养后代吗?”

“起先我之所以会抱走月儿,是因为我只想报复你,报复你对我的不忠,报复你从没有爱过我,在我最落魄悲惨的时候,是你的女儿陪伴了我,是她的出现,让我愿意放下对你无休无止的仇恨,并且她是你的骨肉,也能慰藉我对你想得不到的欲求,如今月儿已经不能离开我,把我当成是她的父亲,我来找你,其实还有一个要求,只是我没对你说出来,因为我觉的你根本不可能答应我。”

“这个要求,能让我跟月儿在一起吗?”我现在心心念念的只想着月儿,想对幽君直接动粗,但是看着月儿那副紧紧抱着幽君楚楚可怜的那副小模样,我又有点狠不下心让她伤心难过。

“可以。”

幽君回答的简单。

“那你说,只要能让我照顾月儿,我什么都答应你。”

“和我一起离开,我想不管是对你还是对我或者是月儿,都是最好的选择。”

当幽君大言不惭的跟我说出这话来的时候,我直接骂了他一句他做梦去吧,我好不容易从他的身边逃脱,怎么可能再回到他的身边?

“我告诉你,算是我死了,我也不会再跟你在一起,把月儿还给我!”

我几乎是没有耐心再和幽君耗下去了,直接从他的手里抱起月儿,月儿见我忽然抱她,整个人更是往幽君身贴,嘴里喊出一阵咿咿呀呀的惊恐声,似乎我的动作已经吓坏他了。

“月儿别怕,我是你的妈妈,我带你去见爸爸,要是你爸看见你这么乖,他一定会喜欢带你的,月儿……。”

我一边跟着月儿解释,一边搂住月儿的腰,想把月儿直接从幽君的手里夺过来。

幽君见月儿都快要吓哭了,赶紧的伸手来推开我,骂我说:“难道柳龙庭对你来说,真的你自己的女儿还重要吗?你以为算是月儿再乖巧听话,柳龙庭他还会喜欢月儿吗?你别忘了,月儿是你和我在一起时历经了我们肮脏的产物,柳龙庭他能接受你是没错,你们好歹也这么多年感情了,但是月儿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这个世界最爱月儿的只有我和你,你要是真的为了月儿好,应该离开柳龙庭,你斗不过他,难不成你还真的以为你从曦皇的位置摔下来,只是单单的因为洛神野心膨胀,把你给挤下来的?”

“不然呢?难不成还是柳龙庭算计着我让我掉下来的?”我反问了一句幽君,月儿现在我一碰她,像是被鬼抓似的,怕的厉害,躲在幽君的怀里掉眼泪。

我看着月儿这样,我的心像是被针刺着般的痛,我原以为只要我找到了月儿,月儿会开开心心的叫我妈妈,然后我们一家三口团聚,可是我没想到,算是让月儿认同我,跟我找她,同样的艰难。

“若不是洛神后面有人撑着,按照洛神的资质和法力,他根本没有这么大的野心和权谋,来抢夺你三界之主的位置,而从前洛神从未与邪祟妖媚勾结,一直在他身后告诉他一切怎么做的,只有柳龙庭,如果这件事情和柳龙庭没关系,柳龙庭也不会在你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却依然不管不顾,能让他这么淡然的对待你这件事情的,是他一定也参与或者是怂恿了洛神抢夺你的位置。”

幽君和我说着这些,让我自己猜到了柳龙庭默认了洛神抢夺我的位置还要来的让人生气,而在我想继续问幽君他是怎么知道的时候,我们身边,齐刷刷的忽然相出现了无数的仙家,柳龙庭的衣袍,从我们头顶方,降落了下来。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