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一家人/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二十一章:一家人

当柳龙庭来了之后,我心里顿时安心了一些,只是虽然柳龙庭来了,也不能让月儿不再害怕我们,但他在我身边,好歹我做什么事情,都很有底气了。品書網

“好久不见。”

幽君看见柳龙庭来了,丝毫都没有露出一点害怕的意思,反而是对着柳龙庭一笑,像是在欢迎柳龙庭。

而我此时也从幽君身前走开,向着柳龙庭的身边走过去。

柳龙庭此时淡定,看见月儿趴在幽君的身的时候,脸也么露出什么情绪,眉色一挑,也没接过幽君的话,而是直接扬起下巴,看着幽君,问他说:“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毕竟幽君带着月儿一个人进入了长白山,对我和柳龙庭来说,都认为幽君是在找死。

“正好相反,我不但不会死,你们都还得客客气气的对我。”幽君迎着柳龙庭的目光,神色立马又变得又坏又恶,与刚才和我说话的那模样,简直是若判两人。

“来人,将他抓起来。”

柳龙庭也不说废话,直接唤人抓住幽君。

而当着无数的仙家向着幽君围过去的时候,我看见月儿浑身都紧张了起来,也不再躲在幽君的怀里,而是十分警惕的直起身,向着我们周围看过来,当她看向柳龙庭的时候,神色在柳龙庭脸停留了几秒,我正想趁着这个时间跟月儿解释清楚,说柳龙庭是她父亲的时候,只见月儿看随即看着柳龙庭的眼神立马变得有些敌意了起来,手臂紧紧的绕在幽君的脖子里,像是只要柳龙庭敢动幽君,月儿要和我们拼命一般。

“等一下。”我赶紧的下令命令向着幽君围过去的仙家。

看着月儿的这眼神,我不知道这一切能怪谁?怪月儿不懂事,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了,还是怪幽君在月儿刚出生的时候抱走了她,还是怪我从前,不应该将月儿生下来,或者又是怪当初柳龙庭一句解释的话都不跟我说,而让我这么含恨的跟了幽君?

一切仿佛是天注定的命运,让我无法躲过。

柳龙庭在听见我说了一句等一下之后,转过头来看我。

此时我真的是要疯,一边是我可爱的女儿,一边是我爱的人,我该怎么选择?

本来我想制止住这些仙家动幽君,因为如果我们当着月儿的面给幽君带来了什么伤害,可能月儿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和柳龙庭,我不想我们之间母女情谊,因为这么一个恶毒的男人而结束,孩子不是我们当事人,无法理解我们一代的恩怨情仇,孩子都很单纯,谁天天在她身边照顾她,她会对谁产生情感,但是如果我一旦制止,那么我们被幽君,彻底的操控了。

可能是见我一直都犹豫着没有说话,柳龙庭也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看了一眼那些向着幽君围过去的仙家,对着他们挥了下手,让他们退下。

我知道他确实对月儿不怎么来电,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我想做,他便陪着我。幽君说的没错,月儿是我和他污秽的见证,从之前柳龙庭救了我却从未提起月儿,我应该知道,柳龙庭对这个孩子,并不是很心,他把所有的原谅容纳全都给了我一个人,给到了极致,所以导致他根本没办法再包容一个孩子,哪怕是他的亲骨肉。

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子啊柳龙庭让着这些仙家退下去的时候,柳龙庭忽然对着幽君笑了一下,跟他说:“说起来,你照顾了我的女儿三四年,这次来长白山,我应该款待你,感谢你这么几年来,对月儿的悉心照顾,这样吧,今日我柳家大摆宴席,给你和月儿接风,你也不要再去外面漂泊不定,为了能给月儿一个完整的家,以后住在我柳家吧。”

当柳龙庭说出这话来的时候,我简直感觉真是不可思议,柳龙庭竟然把幽君请到家里去住!

不过把幽君请到家里去,恐怕是现在最好的解决方法,柳龙庭他不瞎,他不是没有看出来月儿看见我们动幽君的时候,她眼里透露出来的对我们的敌视,月儿离不开幽君,所以直接把幽君软禁在柳家,不仅我们能和月儿培养感情,并且也有利于幽君不再找机会逃跑,不然我们以后杀他,可要废好大的一番力气,只是这么做的话,柳龙庭他心里不会难受吗?

我顿时很是心疼柳龙庭,幽在柳龙庭说出这话来的时候,也没感到惊讶,而是大大方方的答应了下来:“既然是你亲口请我了,我要是不答应,岂不是不给你堂堂东皇神的面子?”说着幽君低头,看了一眼他怀里的月儿,十分恶心说了一句:“月儿,我们回家了。”

月儿看着幽君的眼神,迷茫又不解,不过在外面过的三四年的艰苦生活,让月儿无乖巧体贴,对着幽君点了点头,然后幽君向着我和柳龙庭走过来,跟我们说:“那带路吧。”

我和柳龙庭相视了一眼,柳龙庭走在了我的前面,带着我们一大队人马,向着柳家走回去。

一路我和柳龙庭一句话都没说,或者是他现在根本不想说话,我和幽君的过往,像是一支耻辱的烙印,烙在了我的脸,烙在了柳龙庭的心,让我在所有的仙家面前,根本没办法抬起头来,让柳龙庭根本不想提起这件事情。

在到柳家的时候,龙腾起来了在看家,看着我和柳龙庭带了这么一堆仙家们回来了,便十分好的站在门口,当他看见幽君的时候,傻傻的叫了一句幽君姐夫。

幽君见龙腾喊他,唇角一挑,反问龙腾说:“你姐姐没回家吗?”

龙腾摇了摇头:“没有,她不要我们了。”说着又看了眼幽君怀里的月儿,问我说:“小白姐姐,这是月儿吗?和你长得真像,都一样好看。”

龙腾奶声奶气的声音,让一直都紧张兮兮的月儿放松了些警惕,好的盯着龙腾看,转身看向幽君,在幽君的手掌心里写字,问幽君这是谁?

幽君看了一会月儿,又看了一会龙腾,然后看向我,问我说:“我应该跟月儿说龙腾是她的小叔叔呢,还是应该跟月儿说小舅舅呢?”

幽君这话说的十分挑衅,我差点想怼幽君,不过柳龙庭随口说了一句:“随便叫什么吧。”说着叫龙腾去清理两个房间出来,让幽君和月儿住,以后月儿可以在这个家里自由走动,幽君的话,只能呆在房里,没有他的允许,不能踏出房门一步,若是违背,那不要怪他手下无情了。

柳龙庭说完这话的时候,转身进屋了。

和我所想的确实没错,柳龙庭是想幽禁幽君,而幽君一点都不在意,柳龙庭转身进屋之后,他便侧头看了我一眼,嘴角浮现出一抹淡笑,跟我说了一句:“我们又能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

我嫌恶的看了一眼幽君,叫他进屋,帮他们准备房间。

这一整天的时间,除了在幽君进屋之后,我看见柳龙庭在幽君所住的房间布置阵法封住幽君之外,也没怎么见到他的人。

我知道把幽君请回到家里住,柳龙庭是十分不愿意的,但是我又真的不想把月儿这么拱手让给了幽君,所以在晚睡觉的时候,柳龙庭床时,我也很主动,柳龙庭没有拒绝我,只是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刚才我看见你和幽君和月儿在一起的时候,真是像极了一家人。”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