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童谣/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柳龙庭和我说这话的时候,我一时间有些懵逼,以为是柳龙庭在生气或者是对我不爽,毕竟把幽君带回家来住,最难过的是柳龙庭,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神明大王,但好歹也是这整个长白山的领主,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么混乱,现在我又什么身份地位都没有了,闲言碎语,恐怕是止都止不住。!

虽然我很想佯装出把柳龙庭这话当成是开玩笑的话,但是我唇角扯动笑着的时候,却显得无的尴尬,十分牵强的跟着柳龙庭说了一句:“怎、怎么可能呢,月儿是你的女儿,怎么可能会和幽君像是一家人。”

此时已经没有任何语言来形容我复杂的心情,并且在说完话之后,脸的表情也装不下去了,从柳龙庭身下来,躺在床,浑身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咬一般,让我躺着不是,坐着也不是。

“我在想如果我们当初再坚持一下,不把你推给幽君,而是什么都不管,把你抢回来,现在会不会有不同的结局?”

可能是柳龙庭也想到了,造成如今这一切的后果,也是之前我们双方都做错了一个选择,他为了让我活下去而拒绝我,而我因为他的拒绝,让我滋生了堕落,如果我们当初都坚持一下,他带着我逃亡到天涯海角,我再坚守一下我对柳龙庭的感情,恐怕我们今天,也不会再陷入这两难的境地。

“可能会吧,或者,我们现在已经魂飞魄散了也说不定。”

我回答柳龙庭。

没一个选择,都有好有坏,而只不过这好坏的结局,在我们都没有经历之前,我们都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在我说完话后,柳龙庭转过头来看我,我转眼看向他,此时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在懊恼还是在后悔?可能他的心情也和我是一样的,幽君的阴魂不散,对我们两人来说,像是刺进皮肉里的一根难以挑出来的刺,时不时的将我们刺痛的鲜血横流。

“我改变主意了,今后不管怎么样,你只能在我身边,我不会再将你交给谁了。”

柳龙庭这话说的很平淡,但是平淡的语气里,又透露出一股不能改变的坚定,并且在他说完这话之后,转身向着我的身压下来,抱住我,轻声在我耳边问我说:“你哪里被幽君动过?”

这分明是哪壶不开揭哪壶,我心里这会都没反应过来柳龙庭这话里是什么意思。柳龙庭见我没回答他,于是抬脸向着我的脸看过来,手掌心向着我胸口抚摸来,五指一用力,问我说:“这里呢?”

我疼的差点都快喊出来了,只是现在柳龙庭的眼眸浮在我的脸前的时候,我看着他眼睛里冷静又带着些阴怒的神色,柳龙庭他只是在不甘心而已,不甘心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占了。

“嗯。”我回答了一句柳龙庭。

而柳龙庭在听见了我的回答之后,低头便向着我身亲了下来。

第二天早起来的时候,我身已经全部都是一些淤痕,不过也不疼,只是因为亲吻过度而凝聚在一起的血淤,毕竟柳龙庭还不像是幽君这么变态,起码不管怎么样,也没有家庭暴力的倾向。

不过今早柳龙庭的心情,倒是昨天好了一些,他站在我床边穿衣服的时候,跟我说他昨晚已经差人下山去买了些小孩儿穿的衣服来,这会应该也送到了,等会我们去给月儿洗浴一番,如果是衣服不合身的话,娇儿没长大前也还有很多衣服存了下来,要是月儿喜欢的话,给月儿穿也可以。

之前我一直都以为柳龙庭对月儿不怎么心,加他一个大老爷们,估计也是不会怎么照顾孩子,但是现在他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见他想的我都还周到,见他这会也没有了多少阴霾,夸了他一句,没想到他还会想到这个?之前还真是我小瞧了他了。

见我夸他,柳龙庭侧过脸来对我笑了一下,将我从被子拉了起来,跟我说:“你小瞧我的地方还多着呢,毕竟再怎么说,月儿也是我们的孩子,总不能让她住进柳家来,还亏待了她。”

虽然柳龙庭的这话里,没表现出对月儿的万分喜爱,但是他现在的心里还会心心念念的想着月儿,这让我已经很满足了,于是顺势着柳龙庭被他拉起来,心想着连幽君原本想借着月儿来害我,现在都因为月儿而愿意放弃对我的仇恨,月儿这么可爱,我相信柳龙庭一定会喜欢她的。

因为月儿不想和幽君分开的太远,所以月儿的屋子,是挨着幽君的房间的,幽君的房间已经被柳龙庭施了法,幽君根本不能自由出入,不过除了他之外,我们都是可以随意的走动。

当我和柳龙庭收拾好了,准备去找月儿的时候,原本以为月儿的房间已经离幽君这么近了,她心里应该会安心,没想到我和柳龙庭走到月儿房里的时候,发现月儿的床的被子掀开了一个角,月儿她不见了。

我这好不容易才找到月儿,这一会我没在月儿的房间看见月儿,心里顿时有些心慌了起来,紧张的表情都摆在了脸。而柳龙庭倒是我淡定了很多,见我慌里慌张的,顿时骂了我一句真是月儿都他重要了,要是我看见他不在了,肯定都不会放在心。

看着柳龙庭又计较这些有的没的,我伸手顿时往他的胸口打了一下,不过幽君还在柳府,月儿不可能会走,柳龙庭拉我转身,向着幽君的房走进去,只见幽君这会也醒了,身穿着件白色亵衣,靠坐在他自己的床边,一边拍着床微微鼓起来的被子,口还一边轻轻的哼唱着歌:“月儿明,风儿静。树叶儿遮窗棂,蛐蛐儿叫铮铮,好那琴弦声……。”

我认识了幽君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他唱歌,声音磁性清雅,字字之间尾音丝丝相连缠绕,从他唇慢慢溢出来,仿若幽泉细水潺潺从耳边流过,扫走心所有尘埃。一时间,这都简直惊为天音,并且听着幽君他此时低沉的语调,应该是在唱哄孩子睡觉的童谣。

这简直是难以置信,毕竟在我心里,幽君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卑鄙暴戾,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没想到他还会唱歌。

可能是感觉到有人进来了,幽君拍着的被子里动了一下,月儿的小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紧接着一双小眼睛也从被子边沿探出来看向了我和柳龙庭。

看着和柳龙庭和颜悦色的表情,或许是幽君并没有把他被柳龙庭幽禁在这屋子里的事情告诉月儿,现在我和柳龙庭给月儿和幽君提供了一个安稳的住处,月儿此时看着我和柳龙庭的眼神,也不似昨日害怕,反而有些感激,并且在我们进来的时候,使劲的推着幽君,嘴里咿咿呀呀的,然后看向我和柳龙庭,似乎是想让幽君对我和柳龙庭说什么。

幽君在月儿推着他的时候,一边对着月儿盈盈的笑,然后一边转过头来看向我和柳龙庭,长眉一挑,跟我和刘龙庭说:“月儿让我谢谢你们,让我们有了居住的地方。”

虽然这话是幽君说出来的,平时他说出什么话来,都让我觉得恶心,可是他现在说的这话是月儿让他说出来的,我不由得鼻子一酸,侧头向着柳龙庭转了过去。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