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谢幽君/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二十五章:谢幽君

说起来,这次幽君回来,是他一个人带着月儿回到长白山的,而我们见柳烈云的最后一面,柳烈云还是跟幽君在一起的,只是因为我对柳烈云的去向并不关心,所以现在幽君月儿他们回来了,我和柳龙庭,也从来都没向着他们问过柳烈云的去向。品書網

不过,现在娇儿问起月儿这个问题,也让我心里涌起一阵好,这柳烈云喜欢幽君喜欢的发狂,这次却不跟幽君一起回来,难不成她还真是觉的没脸见我们了?或者是,这又是幽君的什么阴谋,他先到柳家来,而安排了柳烈云去做别的事情?

“你姐姐,是柳阿姨吗?”月儿在她的小画板写了这几个字。

“对啊,是柳烈云。柳阿姨,你应该叫姑姑。”娇儿纠正月儿的叫法。

如果是按照我和柳龙庭的关系,月儿确实是应该叫柳烈云叫姑姑,但是柳烈云又是的幽君的妻子,月儿喊幽君喊爹,柳烈云又和幽君一起照顾月儿,那怎么也都要称呼柳烈云为一声娘,幽君只想把月儿占为己有,所以他不可能让月儿叫柳烈云为姑姑,他也更不想让月儿承认他和柳烈云的关系,所以只让月儿叫柳烈云这么一个外人的称呼。

虽然我并不喜欢柳烈云,但是想到柳烈云之所以变成这样,也全都是因为幽君,幽君他连自己跟柳烈云的孩子都杀,并且不管柳烈云为他做什么,他丝毫都不敢动,这性格,真是自私自大到了极点。

月儿被娇儿这么一说,一脸茫然的睁大了她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看着娇儿,似乎没有明白过来娇儿说的这是什么意思。我见此,向着月儿身边坐过去,跟月儿说按照辈分来,她确实要叫柳烈云为姑姑。

娇儿见月儿也不知道,于是也不纠结这个问题了,对着月儿摆了摆手,跟月儿说:“叫什么都无所谓啦,之前是我姐姐为了我姐夫,不要我和龙腾了,现在姐夫回来了,她还没回来,我有点担心她。”

月儿见娇儿是在担心柳烈云,微微笑了一下,不过又有一点愁容浮脸颊,把刚才纸板的字去掉,然后在写:“柳阿姨好像是在很久之前跟爹爹吵架了,然后她走了。”

“那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娇儿赶紧的又问了一句。

不过月儿这会她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柳烈云在很久之前走了,我怀疑是不是那次幽君杀了她们的孩子,又把柳烈云一个人抛弃的那一次,柳烈云才走的,毕竟连自己孩子都毫不犹豫的杀的男人,换做是任何女人都不能原谅,不过这也让我微微松了一口气,毕竟排除了柳烈云和幽君串联的假设。

龙腾在一旁听着娇儿和月儿的对话,傻愣愣的,一副什么都不关心的模样,将桌的糖果饼干,全都收拾到果盘里,娇儿见月儿也不知道,叹了口气,有些无奈,不过又问起月儿说:“我听我师父说,你以前和我姐夫,都是飘荡站在外面,也没有个稳定住的地方,我师父要我好好的照顾你,那你和我姐夫以前在外面的时候,吃什么啊?有肉吃吗?”

月儿她现在还小,也和一些小妖怪一样,虽然有了个人形,但也还要吃东西。我也很想知道,之前幽君带着月儿躲在昆仑山下的地狱之门里,那个地方可都是死人去的地方,月儿她需要吃东西,那有什么好吃的呢?

我还真的害怕幽君为了让月儿活命,给月儿吃一些死人肉,或者是不干净的东西。

“不吃肉,吃干粮还有喝动物的奶,都是爹爹给我找回来的,不过爹爹他没有法力的时候,吸老鼠的精气,柳阿姨吃死人的肉。”

当这些字从月儿的小画版浮现出来的时候,我心里一时间真的有些不是滋味,这是混到什么差劲的地步,连老鼠这么肮脏的东西的精气,都不放过,而柳烈云更是,这究竟是饿到了什么程度,连死人肉都吃,怪不得她肚子里的孩子会产生变异,这死人的阴气,都已经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扭曲成了一个怪物,不过好在幽君,也没有让月儿吃这些东西,起码是用正常的东西,把月儿喂大的。

娇儿看完月儿所写的这些之后,虽然有点恶心,但是更多的是心疼柳烈云,不过之前是柳烈云自己选择离开娇儿和龙腾的,娇儿也没说什么话,正好桌子的东西也全都收拾好了,娇儿拉着月儿的手去后院里玩。

刚才我从外面进屋的时候,感觉外面天气有点凉,于是赶紧叫住月儿问她今天穿的外套在哪里,她先穿了外套再出去。

但是娇儿这会想着和月儿玩了,跟我说娇儿的外套在幽君的房里,叫我去帮月儿拿,并且刚才他们三个一起玩的小马也都在幽君的房里,叫我帮月儿拿衣服的时候,顺便把那头小马也给带出来,她们要去后院的亭子里玩过家家的游戏。

都还没等我答应,娇儿拉着月儿还有龙腾去后院了。

我……。

我本身不想和幽君有过多的接触,现在虚出去办事了,柳龙庭也去天庭了,我更不想与幽君有任何往来,平常算是去给幽君送饭菜,也是虚或者是月儿去。

我在厅里好一会都没动,这会娇儿的喊声又从外面喊了进来,叫我快一点。

娇儿这丫头真是的,从姑获鸟走了之后,我都快成为她们三个孩子的保姆似的,被呼来唤去的,在娇儿催我的时候,我也向着幽君的房间的方向走过去,心想幽君都被柳龙庭给幽禁了,困在那一间屋子里出不来,之前我不敢动他是因为月儿在他手,现在月儿不在,幽君法力又弱,我还要担心他什么?

想到这里,我心里也稍微的安静了一些,走到幽君门口的时候,幽君的房门关着,于是我敲了敲门,对着屋里喊了一句:“方便吗?我进来拿月儿的衣服还有匹小马。”

这可能是幽君住进来的这么些天里,除了之前和几个孩子进屋陪月儿玩,这还是我第一次单独的来见幽君,而我最不不喜欢的,是单独的见他。

“有什么方不方便的,进来吧。”幽君在屋里回了我一句。

听着幽君平淡没有半点阴冷的语气,我心里微微的放下了些心来,推门进去,只见幽君此时身穿的单薄,也不知道是他房间方向问题还是因为整个大房间里关着他一个人,所以在我进屋的时候,整个房里,都显得无空旷和阴冷,而唯一让人觉得这是间有人居住的房屋的,是屋里整齐的摆设,还有这空荡的空间里,微微散发着一股幽君身淡淡的那种暗香。

在我进屋的时候,幽君已经将月儿的外套还有娇儿要的那匹小马拿在手,见我走向他,便伸手将他手里的衣服和小马向我递了过来,打算给我。

可能也是有月儿被幽君照顾的这么懂事,而幽君在这么困难的时候,都想着月儿,不让月儿和他们一样堕落下贱,再加此时幽君看我的眼神也是很正常,这让我心里微微对幽君的厌恶少了一些,于是伸手将他手里的衣服和小马拿了过来,犹豫了一下,然后再抬起头看向幽君,跟他说了句谢谢。

“谢谢你,在这么困难的时候,还帮我把月儿照顾的好好的。”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