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远走高飞/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二十六章:远走高飞

虽然从前幽君做过很多害我和柳龙庭的事情,但是现在只要月儿好好的,我也不想再记恨他,只想以后还能平静的过日子。!

幽君听见我对他致谢,唇角扬了起来,倒是没有谦虚,也没有说他这样做,只是因为他也爱月儿,而是直接转了话题,问了我一句:“柳龙庭他去天庭了?”

我好不容易才因为月儿才对幽君减轻了一点厌恶,但是这减轻了一点,也不至于让我对他可以随便的聊天,特别是当他主动的问道柳龙庭的时候,让我总有一种我自己家的东西被坏人惦记的赶脚,于是也不想再跟幽君聊除了月儿外的其他任何话题,于是也回答幽君说月儿还在等我,他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完我直接转身,想向着屋外出去。

不过在我转身向着屋外走出去的时候,房门忽然自己一合,一双大手顿时从我身后向着我的肩膀抱了过来,禁锢了我的双手,一股灼热的气息向着我耳边吹了过来:“这么不想见我?!”

说着,我的耳朵立马被牙齿咬住,然后是埋在我耳畔的疯狂亲吻和啃咬,随着一阵牙齿陷入皮肉里的疼痛从我的耳垂向着我全身传过来的时候,一股血腥味,顿时在空气迷漫。

我知道,我根本不能对幽君有任何同情或者是抱有任何一丝感恩的心,因为他是一条恶狗,一条永远也不会变好的豺狼虎豹!

“你快放开我!你这王八蛋,你真是一条狗,一条恶心的狗!”我使劲的推开我从我身后抱住我的幽君,疯狂的骂他,对他的厌恶又急剧的升到了极点,现在幽君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也懒得在用我凡夫俗子的力量对付他,直接用法力,一道道的向着幽君的体内打进去。

在我每一道法力向着幽君身体里打进去的时候,幽君的身体也在抖动,我知道他的身体也正在结结实实的承受着我打进他身体里的法力,可他对我是不松开困住我的手,并且直接抱住我整个双肩胸口,向着身后拖过去,直接往他的床一翻身,向着我身压了下来。

我手里拿着月儿的衣服和小马全都掉在了地,这让我腾出手来更好的对付幽君,我一边使劲的推开幽君,不让他亲我,一边将另外一只手伸到唇边,嘴里念着咒语,准备汇聚法力,直接给幽君致命的攻击,如果在这个时候我把他杀了,我是自卫,算是月儿知道是我杀了幽君,她也不会怪罪我。

幽君此时的力气极大,他压在我身的时候,他满头柔顺的头发全都向着我的脸倾泻下来,见我一直都费劲全力的推开他,幽君这会也根本不怕死,根本不管我身此时已经溢出多少灵气,他直接蛮横的将我念着咒语的手从我唇边掰开,抓住了我的双手,向着我头顶压了过去,隔着他贴在我唇的薄薄的一层头发,向着我的唇狠狠的含咬了一口,然后垂着眼睛看着我说:“怎么了?跟了柳龙庭,一点都不想我了?!”

“你做梦去吧,你要是不想死最好是放开我,要不然我喊月儿进来,让月儿看看你是个什么禽兽不如的东西!”

我真是气急了,幽君压制着我,让我没办法很顺利凝聚灵气,只能断断续续的拼凑。

“那你叫啊,你本来是我的妻子,让月儿看见了岂不更好,我们一家人以后都能一直在一起了。”

幽君这话说的猖狂,侧过脸,将他盖在我脸的头发全都拿开了之后,想继续亲我唇,在他的脸快向着我脸压下来的时候,我一把将脸转了过去,对着他怒骂道:“滚开,你别恶心我了!”

“恶心?”幽君听见这话,顿时哼笑了一声:“那从前我们一起做的时候,你怎么不觉的恶心?现在不想让我碰了?那你记不记得,我们从前颠鸾倒凤,做了十几天的时候,你抬腿让我吃你琼浆玉酿的时候,你怎么不恶心了?要不要我现在一点点的说出来给你听,让你再重温一下从前你享受过的妙曼感觉?”

幽君此时一说到这话,仿佛是让我同时吞下了无数只苍蝇这般难受痛苦,从前我根本没有想过会继续和柳龙庭在一起,当时只想和幽君一起同归于尽,哪怕是赔我所有的一切,我都心甘情愿,但是现在我已经和柳龙庭在一起了,并且我的女儿也这么乖巧听话的在我身边,而幽君的出现,像是长在我身的一颗黑色又巨大的毒瘤,让我痛苦不堪,无的想甩掉他!

“怎么了?现在知道难过了?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我之间也不止一日夫妻了,却一日恩情都没有,既然我们已经走到了这地步,那还不如让结局更惨烈一点,既然活着不能跟你在一起,那死了,我也要和你埋葬在一起!让柳龙庭回来再看看我们再干什么?!”

幽君在说着这话的时候,直接用牙齿拉开我的衣领,不过在他向着我胸口亲下来的时候,在他刚才和我说话的那段时间,我已经将法力汇聚完成了,幽君抓住了我的手,但是我现在根本不需要用手,一大道金光从体内向着幽君的身刺进去,一道道金光,如同一把把利剑,一道道的从幽君的身体里穿过,再从他的背后穿透出来!

幽君现在身穿着一件银灰色里衣,在他被我攻击后,身的血都还没来的及溢出他的衣服,我害怕他的血弄脏了我身的衣服,直接猛地从床一起身,带着幽君整个人站在了地,一把把幽君弹开,幽君的身体顿时被我身的气息攻击的向着不远处的桌子和椅子撞去,整个桌子和椅子轰塌,幽君也随着这桌椅摔在了地,鲜血浸透了他的衣服,溢到了地面,乌黑的乱发,散了一地。

此时我看着幽君,再也没有半丝同情,仰起头整理了一下我身的衣服,还有头发,捡起了地刚才我被幽君拖着时而掉落下去的衣服还有小马,向着幽君走了过去,提起一些我的裙子,直接抬脚向着幽君的头踩去,看着他冷笑了一声:“想清楚你现在在哪里?今天我看在月儿份,饶你一条狗命,下次要是你再敢这么对我不敬,你将会四五葬生之地,你听见了吗?!”

我对幽君,真的是一丝感情都没有,我的鞋底踩在他满头柔顺乌丝的头的时候,我心里一点愧疚或者是不忍心都没有,并且只想更用力,直接将幽君的脑袋踩扁,让他以这种屈辱的姿势,死在我的脚下。

但是幽君此时一点都没有因为我踩住了他的头而滋生出羞辱感,他身流了这么多的血,像是不知道痛似的,脸被我的脚压在地板不能动弹,但是他现在却还是能笑出来,跟我说:“你以为我怕死吗?怕死我还会来找你吗?我只不过是想看看你和柳龙庭是怎么恩爱的,想看看你这幅被我玩烂了的身体,是怎么去取悦柳龙庭的,我告诉你,你以为柳龙庭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吗?你真的以为他是一心一意对你好吗?你忘了你的皇位是怎么没了吗?跟他在一起这么累,不如跟我在一起,我们一起带着月儿远走高飞,去一个谁都找不到我们的地方,一起生活。”

幽君说着这话时,又阴冷的哼笑了起来。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