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差点得逞/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做梦吧!我算是去死,也不会跟你在一起。 !”

我踩踏在幽君头的脚,更用力了一些,用脚底撵着他的脸,更多的血,从幽君的脸下,向着地溢下去。

“算是我的皇位没了又怎么样?算是柳龙庭和计洛神把我的皇位抢了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会在乎吗?你以为柳龙庭看的我这小小的曦皇的位置吗?这个世界这么大,他还不至于为了一点名利而伤害我,并且也没有理由。倒是你,幽君,你与其有空看我和柳龙庭怎么秀恩爱,还不如多担心担心你自己,月儿毕竟是我和柳龙庭的孩子,你以为你带了她三个月,她真的把你当父亲了吗?别异想天开了,她对我和柳龙庭注入感情是迟早的事情,而等到那时候,也是你的死期,我奉劝你,要是你真的是为月儿好,你最好是早点自己去死!”

我说的话,恶毒又卑鄙,这这额一瞬间的时候,我甚至心里涌出我现在简直是幽君的翻版,和他一样的歹毒。

但是对于幽君这种人,他根本不会因为我恶毒的话而怎么样,他本身是一个恶毒的人,在听我说这话之后,他还是在我的脚下阴阴的笑,似乎一点都没有把我对他说的话放在心!

这个瞬间,我对幽君的厌恶简直难以用语言形容,我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人还能活在这个世界,还能活在我和柳龙庭的身边,我要杀了他,只要我杀了他,才能泄了我心所有的积怨和愤怒!

我把脚从幽君的头抬了起来,凝聚我身体里的所有力量,正想向着幽君身打去的时候,这时,我们关住的门猛的往屋里一开,一大道亮光,从屋外照射了进来,这道亮光暂停了我向着幽君身打去的法力,我转头往门口一看,只见是娇儿和月儿还有龙腾,他们三个小孩,正被满屋子里的血给惊呆了站在门口。

月儿看见幽君躺在血泊里的时候,首先第一个冲了过来,根本不怕地的血弄脏她的衣服,一把跪在了幽君的脸前,费力的将幽君的身子翻了过来,看见幽君满脸都是血的时候,豆大的眼泪顿时从她的眼睛里流了下来,紧紧的抱着幽君的脑袋,张口痛苦,可是她说不出话,她痛苦的表情凝聚在脸,伤心那张漂亮的五官都扭曲了起来,眼泪汹涌,我在月儿的脸,这才是第一次看到什么叫做泪流成河。

见幽君躺在血水里,龙腾和娇儿也赶紧的从门口跑了进来,一边跑进来,一边问我说:“小白姐姐,这是怎么了?刚才我们在院子里的时候,听见屋里传来一阵响声,你又这么晚还没出来,怕你是弄倒什么东西了,怎么现在姐夫伤成这样了?”

娇儿一问我,月儿也抬起她那张哭的满脸是泪的脸,伤心的已经没心思用她的小画板写字问我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看着月儿这副悲痛欲绝的眼神,也知道月儿也在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法力全都凝聚在我的手,看着月儿这张哭的悲伤的脸,我实在是不敢当着月儿的面下手杀了幽君,于是慢慢的将我手的所有的法力隐了回去,蹲在月儿身边,抱着月儿,眼泪控制不住的从眼里流出来,这是造了什么孽,一个恨不得杀了幽君,而一个却把幽君当成是自己的命,我们母女,为什么会和幽君这个孽障在纠结到一起。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月儿和娇儿他们的问题,看着满地的血,我总不能说我想杀幽君,几个孩子都没看见幽君使坏的时候,如果我在这个时候说是我想杀他,不光是月儿这辈子都无法原谅我,恐怕连娇儿和龙腾,以后也会对我产生隔阂,毕竟在他们眼里,幽君简简单单的,是他们的姐夫。

现在幽君还有一口气,他看见月儿哭的这么伤心的时候,也很是心疼,颤颤巍巍的伸起手,想向着月儿的脸摸去,想为月儿擦眼泪,但是在他的手快碰到月儿的脸的时候,他又看了眼他手满是鲜血的手,又怕他的手弄脏月儿的脸,于是想把手缩回去。

而月儿感觉到了幽君想摸她的脸,见幽君想将手拿开的时候,一把伸出她的小手抓住了幽君的手,张开幽君的手指,自己把她的小脸向着幽君的手掌心里贴进去,一边看着幽君一边哭,啜泣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小白姐姐你说话啊,是不是家里来什么妖怪了?才把姐夫打成这样了?要是有妖怪来了,我把我师父叫回来,不能让姐夫白白受欺负啊!”

娇儿这傻子,说完这话的时候,正想念咒语,喊虚回来。

而在她念咒的时候,幽君赶紧看了一眼娇儿,跟娇儿说了一句:“不用了。”

见月儿也在盯着他,于是将眼神又落在了月儿的脸,满眼里都是对月儿的怜爱,回答月儿说:“刚才你娘亲来找爹爹来拿你的衣服,爹爹给你拿衣服的时候,跟你娘亲说武,结果爹爹不是你娘亲的对手,被你娘亲打的撞在这桌子,爹爹输啦!”

幽君这我话说的的,平静的像是在说一个简单的游戏一般,如果不是看见他满身都是伤,一副根本无法从地起来的模样,我真的差点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小孩子不太懂看伤势,也看不懂幽君被我打的内力尽失的样子,见幽君说的这么开心,真的以为幽君是在和我武输了,于是开始拍着我的马屁,笑嘻嘻的跟着幽君说:“姐夫你可真傻,你找谁武不好,偏偏要找我小白姐姐,我小白姐姐之前是天的曦皇,三界之主,你怎么打的过她?”

月儿听幽君说是他和我武输了,才受的伤,有些不相信,于是抬眼看向我,询问我的意思。

既然幽君都说了是跟我我,他输了才会这样,而不是跟月儿告状说是我想杀了他,才把他打成这样,他先给我辩解了,不让月儿恨我,我也没必要跟我自己过去不去,于是伸手摸了摸月儿的头,跟月儿说刚才娘亲不小心下手重了一点,没想到把幽君打成这样了,然后对月儿说对不起,一个劲儿的给月儿道歉,说我不是故意的,希望月儿原谅我。

我对月儿不错,加幽君也一直都在帮我说话,说事情是他先挑起来的,说着他还叫月儿看我耳朵,我的耳朵也被他抓伤了,还流了很多血。

一场生死,在幽君的口,变成了一场我们开玩笑的游戏闹剧,几个小孩单纯,也很快的骗了过去,娇儿安慰月儿说没事的,她三哥天庭去找最好的医仙了,等会等医仙下来了,我们再让医仙给幽君瞧瞧,什么都好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月儿看着幽君满身都是伤,还是一个劲儿的哭。并且伸着她的袖子,不断的擦着幽君脸的血,想把幽君脸的血都擦干净,可是幽君现在伤势很重,不断的吐血,月儿衣袖红彤彤,全都被血浸透了,如果不是娇儿和月儿她们闯进来,恐怕我现在都已经将幽君杀了。

我不想再看着月儿这么伤心难过下去,于是从月儿的手里接过幽君的头,将幽君半身抱在臂弯里,跟着娇儿还有月儿说叫她们先去打水,我帮幽君处理伤口。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