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跟他一起死/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二十八章:跟他一起死

当娇儿和月儿她们走了之后,我低头看向靠在我怀里的幽君,看着他被我打成的这幅凄惨的模样,我心里油然而生出了一复仇的快感,冷哼了一声,对着幽君说道:“后悔吗?你现在这幅狼狈的模样,让我看见反胃。品書網 ”

我对幽君说话,向来是什么最难听捡什么说,而幽君也像是平常一样,根本不把我骂他讽刺他的的话听进耳朵里,哪怕是他现在满脸都是血,也直视着我我的眼睛,沾满了猩红鲜血的唇角抿了一下,笑着对我说:“可你现在不还正抱着我吗?”

幽君这话,顿时将我说的哑口无言,立马对着幽君抬手,凝固了一股法力在指尖,既然我说不过幽君,那我总打得过他!

不过在当我想再打幽君的时候,看着他虚弱成这气若游丝的模样,我又真的害怕这一掌下去,把他给打死了,如果我算的没错的话,他应该还有两条命,怕我这一掌下去把他这两条命都k了,月儿等会进来,我根本没办法再和月儿交代。

想到这,我不爽的将举起来的手放了下来,也不想再跟幽君计较什么,我这么容忍他,也只是为了月儿。

而幽君在看见我将手放下来并不打算攻击他之后,他唇的笑,一直都扬在脸,眼睛微微的眯着看着我,纤细粘满了血迹的睫毛根根帖在眼睑,看起来真是可怜又恶心。

月儿和娇儿把水端进来之后,我幽君横抱了起来,放在屋里的贵妃榻,现在以我的法力,抱起他一个男人的体重也是丝毫的不费力气,只是这种场面很尴尬,我一个女人以这样的姿势抱着他一个男人,美女救英雄?

不过幽君也不是什么英雄,狗熊还差不多,在我将幽君放在榻之后,伸手接过月儿给我浸过温水的毛巾,在月儿急切的注视着我的眼神下,我把毛巾拧干,安慰月儿说不要担心,妈妈现在给幽君处理伤口。

说着我向着幽君俯下身去,用毛巾细细的擦干净他脸的血迹。

幽君在我擦着他的脸的时候,明明我都能感觉到他体内已经没有多少法力支撑着他还能睁开眼睛,但是他此时是不闭,一直都盯着我的脸看,他的目光像是一张巨大的,都恨不得把我进他的世界里一般。

这眼神让我看的十分别扭,本来给他擦干净血已经是妆模作样的装给月儿看了,不让月儿误以为我对幽君不好,而影响到我和月儿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感情,现在幽君又以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忍住了想把毛巾往他脸摔下去的冲动,把涌我喉咙的那一句要是他不想死的话,给我老实的把那双狗眼给闭的话,换成语气温和的跟他说叫他先把眼睛闭,不然我怕把血水滴到他的眼睛里去,这样会更难受。

幽君听了我这话之后,微微笑了一下,也很听话的把眼睛给闭了。

月儿在我给幽君擦着伤口和血的时候,一直都紧紧的贴着幽君,生怕幽君会因此一命呜呼,我当着月儿的面也不好对幽君做出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情,能让月儿感受到我对幽君的关心,尽量的让月儿认为我对幽君并无恶意,娇儿和龙腾也在我身边,龙腾这个小呆瓜,看见我对幽君这么心细体贴,站在我身边来了一句:“小白姐姐真是好人,不仅对我和娇儿好,对姐夫这么细心体贴,要是我三哥能把小白姐姐娶了好了。”

娇儿听见龙腾这么说,顿时白了一眼龙腾:“小白姐姐早是三哥的人了,不然月儿是怎么出来的?你这个大傻逼。”

我听见娇儿和龙腾说这话,一时间也赶紧的给月儿灌输她是我和柳龙庭的女儿,幽君只不过是带着她长大的,希望月儿能早点对我和柳龙庭投入感情,到时候我可以早点甩了幽君。

但是月儿此时在听我和娇儿和龙腾说的这些话之后,根本没有一点开心的模样,反而是向着幽君靠的更近,也不知道是因为看见幽君受伤而哭,还是因为我们说的话而哭,反正眼泪是止不住,哭的两只眼睛都肿的像是核桃似的。在我用法力堵住了幽君出血的伤口,并且给他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的时候,月儿一直都趴在幽君的脑袋边,握着幽君的手,我们谁叫她都不理,饭也不吃,这么一直都守着幽君,不肯挪开一步。

月儿这死孩子,也不知道幽君是给她灌了什么毒,让她如此在乎幽君,我猜想是不是我刚才和月儿的话说的过急了,让月儿以为幽君只是一个多余的人,加幽君受了重伤,所以月儿才会这么伤心。

现在柳龙庭还没回来,长白山里的医仙也只能勉强的给幽君封住精气扩散的出口,毕竟幽君现在没有多大的法力,我刚才对他下的手太重,真的差点把他杀了。

想到快杀了幽君,我心里涌出一阵爽感,但是爽感之后,见月儿对幽君的感情,我又有些庆幸还留了幽君一条命,在柳龙庭和医仙没有回来之前,我尽心尽力的对幽君,又是煮药又是喂水,今天可能是我这辈子对幽君最好的一天。

在下午三四点左右的时候,我终于嗅到了柳龙庭的气息,除了他的气息之外,也还有白仙的。

他们两个可算是回来了!

他们要是再不回来的话,我都怀疑月儿的眼睛都要哭瞎!

我赶紧的出门迎接柳龙庭还有白仙进屋,柳龙庭果真是只要他一出马,没有办不了的事情,算起来我和白仙也很久都没再见面了,现在再见他,和从前倒也没什么两样,只是更加的仙风道骨了。

也来不及寒暄,我赶紧的请白仙进屋,白仙一进柳家之后,鼻子轻轻嗅了嗅:“小白你家里,血腥味很重啊,是有人要死了吗?”

真不愧是白仙,都没见到人已经猜出来了是什么病,柳龙庭站在我身边,也感受到了屋里的血腥味很重,问我说家里怎么了?

“幽君他受伤了。”我跟柳龙庭解释了一句,然后请白仙进屋,跟白仙说还请他先帮我治个伤。

白仙倒是没什么在意的,跟我说了句好,我有什么尽管吩咐他好了,说着跟我一起进幽君的房里。

月儿看见柳龙庭带着医仙来了,赶紧的从床爬下来,向着白仙跑过去,拖着白仙,让白仙看看幽君怎么样了?

而白仙看了一眼月儿,便很快的认出来月儿的身份,于是笑盈盈的逗着月儿说:“你父亲请我来,是为了给你看病的,可不是给闲杂人等瞧病的。”

月儿一听白仙说这话,刚刚好了点的眼泪,现在又汹涌了下来,转头看了我和柳龙庭一眼,然后像是生气了,转身去床拿了她的小画板,将小画板面写着很多问幽君什么时候醒过来,她好担心幽君的字给清掉了,表情忽然严肃认真了起来,然后在用笔写说:“不先看好我爹爹的病,我也不看,要是我爹爹死了,我陪着他一起死。”

月儿来柳家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么严肃的神情,可能我真的低谷了幽君在月儿心里的分量,如果幽君死了,月儿会不会真的跟着幽君一起去死?

当我想起来的时候,都感觉到有点后怕,赶紧的跟白仙说先看看幽君吧。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