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想看琴/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二十九章:想看琴

之前白仙在天庭的时候,已经见识了我是如何在乎月儿,现在看着月儿一副誓死追随幽君的模样,也知道他刚才开的玩笑有点过,于是便又笑着对月儿说:“爷爷给你开个玩笑,看把你给吓得,还把你娘亲给吓着了。 ”

说着向着幽君的床边走过去,拿起他的手,为幽君把脉。

我知道,我刚才下手有点重,生怕白仙在这会会把幽君的伤情当着月儿的面全说出来,于是支开了月儿和娇儿她们,叫她们去山里买些酒菜回来,今晚我们要招待医仙。

虽然月儿十分不情愿,握着幽君的手依依不舍,但是也很感激我请来白仙给幽君治病,我安排她的话,他也不好不听,加有娇儿的催促,月儿便松了幽君的手,和娇儿一块出去。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月儿张手抱住了我的腿,哭得眼泪汪汪,抬起头来看我,然后她的小纸板写:“爹爹真的会没事吗?”

看着月儿这副可怜的模样,我心里一阵抽痛,在她的面前蹲下身来,摸了摸月儿的脸,跟她说:“当然不会啦,你爹爹福大命大,加刚才我们只是玩一个游戏,爹爹受得是皮外伤,不碍事的,白仙可是从天庭请下来的神医,医术无边,你放心吧,他一定会治好你爹爹的伤的。”

尽管我说了那么多,月儿出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张望了一眼幽君,才跟着娇儿出去的。

这下我好不容易把几个孩子都支走了,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向着白仙走过去,问白仙说幽君的身体情况怎么样了?

白仙捋了捋他下巴长长的胡须,老头看着我,问我说:“剩两口气,再晚一点来,死了。”说着神色有些感叹了起来,又跟我说:“从前幽君法力无边,现在沦落到这种地步,也是他罪有应得,只不过他现在变得这么弱,倒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幽君变的这么弱,其实也不难理解,他从前死的时候,只剩下三条命,一年前又被我们的天兵,所伤了一条性命。如今他身体里只有两条命,加这几年来,他带着月儿东躲西窜,根本没办法修炼,再加月儿每天都需要吃东西,之前又生了一场大病,他的法力像是钱,每天都需要挥霍,去为月儿找东西吃,所以这几年来,他的法力耗光,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只是他胆子可真大,跟他说的一模一样,他真的不怕死,这么浅薄的法力,还敢长白山,这明摆着是自己来送死。

柳龙庭是天庭请白仙去了,看见幽君忽然受了这么重的伤,幽君躲在柳家,这整个长白山,也只有我有理由这么敢凶残的暴揍幽君,所以幽君现在这会受伤后,柳龙庭根本没有把幽君的伤势放在心,而是接过白仙的话说:“一切都是命,都是幽君自己选择的,看在月儿还小的份,还请仙家,好好的替我们医治幽君。”

柳龙庭此时的大度,让我感到惊讶,柳龙庭和从前起来,可是改变了不止一星半点,这让我都有些怀疑他是真的不在意,还是只是装出来的?

“我之所以能成为天仙,也是因为受了你们二位的恩惠,你们交代我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力做好,只不过幽君伤势太过于严重,恐怕是一两天是不能好的,看吧,我留在柳家在,先为幽君治疗一周,等病情好转了,我再回去。”

这在柳家停留一周,我倒是不介意。怕是天洛神追究起来,到时候又牵连了白仙,害他仙位不保,那得不偿失了。

正当我想问白仙有没有其他法子的时候,柳龙庭顺口答应了白仙,跟他说好,然后再转身看向我,跟我说我们别打扰白仙治伤了,先出去给白仙准备休息的房间吧。

只要幽君还有的救便,什么都好说。我对着白仙叮嘱了几句,然后这才跟着柳龙庭出门,并且把房门关了。

现在整个柳家,几个娃儿不在,虚也还没回来,整个家里安静了不少。

幽君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算是我没有跟柳龙庭说,柳龙庭也知道是我干的,于是告诫我说:“

你呀,太心急了,现在月儿还没完全离开对幽君的依赖,这会儿要是幽君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以后可别想跟着月儿好了。”

见柳龙庭此时还以为是我按耐不住,想杀了幽君,我心里有些不满,转过头回答他说我当然知道,现在还不能让幽君死,只是今天幽君欲要对我做很过分的事情,我才出手的。”

说到这话的时候,我都有些感觉我刚才被幽君咬出血的耳垂都有些隐隐再作痛,那个疯子,简直是变态,他这副鬼样子,也只有柳烈云才会喜欢他。

柳龙庭现在也知道幽君不再是我的对手,他根本打不过我,但是在我说完这话之后,柳龙庭眼里还是涌起一丝愤怒,转身将我向着他怀里拉进去,抱住了我,跟我说:“只要时机成熟了,我一定会替你将他碎尸万段。”

柳龙庭对幽君的憎恨,并不我少,只是他较善于掩藏,看的我远,但是他心里所想,是和我一样的。

因为这几天白仙都在给幽君以日继夜的疗伤,所以耽搁了给月儿看嗓子的时间看着月儿每天勤勤恳恳的进屋去给幽君和白仙送饭菜,而月儿的嗓子孩子哑着的,这让我心里真是后悔,早知道我对幽君下手轻一点,也不至于浪费这么多时间在幽君身,真是当时只图一时爽,却完全都没有考虑到后果。

自从次我回来之后,泷儿回到了南海,老老实实的当着他的南海龙王,也没再天庭,而洛神也没有再追究他投奔我的责任,这倒是让我有点安心,现在泷儿听见月儿嗓子不好之后,还特地的托人寄来很多海底的药材,还有一些给孩子玩的玩具儿,娇儿和泷儿的关系好,在泷儿将这些东西寄过来的时候,娇儿特别的开心,又想到这几天月儿一直都在担心幽君的身体,几天都没再笑一下,为了让月儿开心一点,在我们收下泷儿寄过来的礼物的时候,娇儿特地的去找了月儿一起来,说给她看看海底的希宝贝。

月儿从前一直都跟着幽君躲躲藏藏,哪里见过什么宝贝,当我打开泷儿寄过来的报过的时候,只见包裹里珠光宝气的一片,又是珍珠珊瑚,又是用夜明珠做成的平安扣,华丽的很,还有各式各样包装的很精致的海药,据说是寄过来看看能不能治好月儿嗓子的。

月儿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精美的东西,娇儿挑了个平安扣,给月儿戴,说希望这个平安扣能保护月儿一辈子平平安安,有个稳定的家,说完之后,然后问月儿这个平安扣好看吗?

看着这两个小姑娘兴致勃勃的对话,我一时间只能在旁边充当个拆快递的,完全都不能插进她们的话里。

而月儿从没见过这些闪闪发光的东西,发亮发光五颜六色的东西,总是能吸引到孩子,于是月儿点了点头,在她的小画板写着:“这些肯定都很珍贵吧!”

娇儿点了点头,说当然啦,泷儿是南海小龙王,寄过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不珍贵。

不过说完这话之后,娇儿像是又想到了什么,然后板起一张马要对着月儿吹牛逼的脸色,立马换了一副看不这些珍异宝的眼神,跟娇儿说:“其实这些也不算是什么啦,小白姐姐的伏羲琴,才是可遇不可求最珍贵的东西,你想看吗?想看的话,我们叫小白姐姐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吧,你说好不好?”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