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无病的病/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三十一章:无病的病

这琴响了!

一时间,我和柳龙庭,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而当听到这琴声的时候,月儿她自己,也是一脸懵逼,而最惊讶的是娇儿,娇儿她觉得她自己学了琴,肯定能把这琴弹响,没想到她自己没弹响,反而月儿什么都不会,而把这琴给弹响了,为了证明我们刚才听见的不是幻听,娇儿又试着用月儿的手去拨动另外一根琴弦,只见当月儿的手指触碰到另外一根琴弦的时候,又是一阵十分美妙的脆响,从另外的一根琴弦传了出来!

月儿她果然能弹响这伏羲琴。!

我叫娇儿将月儿的手放开,再跟月儿说,叫她一个人再试试。

可能是月儿也没有想到她会弹响琴,我们都没弹响,她一个人弹响了,她有点害怕,转头看向我,有点不确定的再将手向着琴弦捏过去,一拉,又是一阵华光从我们每个人身流窜而过,并且在这华光向着我们身扫过去的时候,一阵十分又纯净的空气从这华光闪过我们身的地方,向着我们全身浸透进来,仿佛像是将我们整个人内内外外的都清洗了一遍那般舒适。

这伏羲琴,本身是净化人心的,能操控对方的意识,不过现在我只感觉到了这琴光流向我身体里时的那种洁净,并没有感到我的意思被操控。

而月儿在弹响了这琴之后,也觉得有些好玩儿,于是伸着另外一只手,抚摸着这琴,当月儿的两只手都抚摸这琴的时候,这琴叮叮咚咚的传出来的一阵声响,十分悦耳动听,并且在娇儿弹着的时候,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屋子的窗外,忽然攀着好些山里动物的小脑袋,这些小动物全都是来听这琴音的,并且一只,两只,无数只五彩斑斓的蝴蝶,从窗户里飞了进来,围绕着月儿和我们,翩翩起舞。

开始的时候,娇儿看见月儿能弹动这琴,有些惊讶,但是看着满屋子里都飞满了色彩斑斓的蝴蝶之后,顿时开心的跟着这些小蝴蝶一起跳舞,一边挥舞着双手,一边笑嘻嘻的跟着柳龙庭说:“看吧,月儿能弹动伏羲琴,月儿可是我的好姐妹,要是月儿能弹这么厉害的琴了,以后等我长大了,更没人敢欺负我了!”

月儿能弹动这伏羲琴,我这一下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因为娇儿现在还是个孩子,根本还不懂什么大爱不大爱,她能弹动这伏羲琴,也实在是让我感到十分意外,见娇儿说的这么开心得意,柳龙庭对着娇儿说了一句:“说的好像是现在月儿不会弹这琴,谁能欺负你一样,你不欺负别人,别人已经是祖烧香拜菩萨了,看龙腾每天被你欺负成什么样子。”

娇儿听见柳龙庭骂他,顿时对着柳龙庭做了个鬼脸,说龙腾那是自愿的。

当娇儿的话音刚落下,门外响起了一阵老人的声音:“这屋里弹得是什么琴?怎么这么妙曼,都把我这老骨头都吸引过来了。”

说这话的,是白仙。

白仙听见了琴音,被这琴音吸引过来了。

而月儿看见白仙终于从幽君的房里出来了,赶紧的停了她手里摸着琴弦的手,飞快的向着白仙跑过去,刚才还开心的小眼神,现在立马变得可怜兮兮,哀求的看着白仙。

白仙刚才看见弹琴的是月儿,这会见月儿这么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一张美丽的小脸蛋又开始挂着泪,这白仙老头也有点心疼了,笑盈盈的弯下腰,在月儿的脑袋摸了一下,跟着月儿说:“快去看看你爹爹吧,他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一听白仙说到幽君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月儿顿时欣喜了起来,她也没有一个人向着幽君房里跑进去,而是转过身来,拉住了我的手,要我和她一起去看幽君。

这幽君的伤本身是我打的,他只要不死行了,至于好不好,我根本不在乎,只是月儿这会强行的拉着我去看幽君,我有点为难的从椅子起来,原本柳龙庭也是不打算去看幽君的,但是我起来了,他也只好跟着我一起起来,跟我们说:“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说着将琴收了起来,我们几个人一起去看幽君。

走到幽君房前时,房间里的药味盖住了原本屋里的那股暗暗的香气,而这会幽君也能下床了,弯着腰,用手支撑着桌子,下来自己倒水喝。

月儿一看见幽君,立马向着幽君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幽君,而幽君看见月儿来了,也将他还没喝的水放回到桌子,想伸手抱起月儿,但是毕竟他现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完全,还不能动,把月儿抱到一半,没有再能报起来,只能慢慢的坐在椅子,问月儿这几天过的还好吗?

月儿使劲的摇头,看见月儿摇头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点伤感的,我们一家人都费尽了心思哄月儿开心,而幽君一日不好,月儿一天不开心,而我们几个人的努力,像是白费了一样。

估计是感觉到了我心里不好受,柳龙庭向着我的肩膀搂过来,按了按,叫我别放在心。

月儿是我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不放在心?看着月儿和此时的幽君,像是亲生的妇女一般,让我有点嫉妒。

不过月儿在检查完了幽君浑身下,确实是没有了一点伤口的时候,这才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赶紧的从幽君的身下来,拉着和柳龙庭,还有娇儿龙腾的手,将我们拉向幽君的身边,然后跟幽君划着说都是我们救了幽君,怕我们看不懂,月儿还在她的小画板写了,说这几天我们都在尽力的照顾她,哄她开心,是柳龙庭请来医仙,给幽君治病的,然后又站在幽君的身边,让幽君和她,一起跟我和柳龙庭说谢谢。

月儿这么郑重的说谢谢,让我既心疼又有点无奈,走过去跟着月儿说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然后再问她:“那现在你爹爹的伤已经治好了,那你的嗓子,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啊?”

之前月儿跟我们赌气,我们不给幽君治病,她不看嗓子,现在月儿可能是想到前几天她拒绝我时的坚决,现在说到嗓子,有点不好意思,又在她的小画板跟我道歉,说她只是想能医好她爹爹,如果给我们带来什么麻烦的话,希望我能原谅她。

月儿还是跟我们有点生分,不过我也没想过在这几天的时间里,让月儿对我们完全的熟悉起来,毕竟在我带月儿回来之前,我们是从来都没见过月儿的,她对我们客气,也是自然。

“好啦好啦,你这么可爱,谁舍得怪你,现在你让白仙爷爷看看你的嗓子好不好?”我哄月儿。

月儿抬头看了眼白仙,点了点头,然后乖乖的坐在了椅子。

白仙见月儿这会肯让他检查了,于是向着月儿身前走过去,月儿见白仙站着,她立马站了起来,让白仙坐着,她站在白仙面前,让白仙给她看嗓子。

这一举动,也没谁教月儿啊,白仙顿时对月儿的好感度爆增,一边给月儿摸嗓子,一边对我和柳龙庭说我们真是生了个好女儿!真是我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我现在可没心思听着白仙说这话,想知道月儿的嗓子怎么了。

只见白仙一会又是给月儿把把脉,一会又是叫月儿张口,过了好一会,这才跟我们说:“这月儿的嗓子,并没有坏,浑身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跟我们正常人的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是我们在场所站的任何人,体质都要好。”

“既然没坏,那怎么说不出话来?”我问白仙。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