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给龙庭香囊/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三十二章:给龙庭香囊

白仙思沉了一会,像是在考虑要怎么跟我说,过了一会,才跟我说:“我一下也找不到用什么合适的语言表达解释,说简单点,是月儿体内在酝酿着一股很强大的法力,并且这股法力,是不用修炼,自我生长的法力,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月儿在出身不久一岁刚会说话的时候,嗓子才坏的吧,如果我还没猜错,应该是烧坏的是吗?”

之前我听幽君说过,确实是发烧没及时医治,而烧坏了嗓子,但是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毕竟之前都是幽君在带月儿,这件事情的详细,也只有幽君知道。品書網

幽君也很想知道月儿的嗓子为什么不能说出话来,毕竟他也跟我一样,是把月儿当成是亲女儿带的,在白仙问到这话的时候,幽君向着我们走过来,回答白仙说确实是这样,在一岁的时候,忽然发起的高烧,他耗尽了法力,也没有将月儿的这烧,给退下去。

幽君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有些自责,看来他也一直都很在乎,月儿嗓子的事情。

“那对了。”白仙说着这话的时候,笑了起来。

我看着白仙这说到一半,还没解释清楚,他自己倒是先说起废话了起来,立马跟白仙说什么对了不对了,月儿这嗓子,还能不能治好啊?

见我着急了,白仙这才端起桌的茶,跟我说:“好还是会好的,不过不是他医好,他都没找到症状根源,他可医不好月儿,这要靠月儿自己。”

我见白仙说的越来越玄乎了,柳龙庭也皱了了眉头来,问了白仙一句:“什么意思?”

“简单点来说,是月儿这嗓子哑的这病,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怎么说能,是她身体里的那股气,也跟月儿一样,在自我成长,月儿有你们的保护,但是她体内的那股力量,如果月儿说话的时候,这股力量,会在她说话的时候,跑出来,这股气,在月儿的体内,凝聚不了,而在月儿会说话的时候开始,她的身体产生了自我保护的意识,将喉咙封锁,防止月儿体内气往外扩散,这跟人一样,被割了一刀,为了防止一直流血,自身的皮肤,会自动愈合伤口,而月儿的嗓子,跟这个是一样的。”

当我听到医仙说这些的时候,惊讶的一时间都有点说不出话来,这也太神了,神的让人感觉有点不可置信。

“那有这种体质,是好是坏?”柳龙庭问了一句白仙。

“是啊,是好是坏才要紧。”我赶紧的跟了一句。

“这种体质,从古至今都没谁有过,这好坏也不好分,对这种体质的本人来说,这当然是好的,但是这股力量,会随着成长,也逐渐的变得强大,这个强大,是无止境的,如果被歹人盯,或者是自身有什么邪念,这股力量会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恐怕五十万年前有盘古大神开天辟地,这股力量又能将整个天地,退回到天地未开时混沌时期。”

“这……。”

看着月儿这小小的模样,我简直是难以置信月儿长大以后,竟然会有这种扭转乾坤毁天灭地的强大力量,这不可能啊,我跟柳龙庭算是回到辈子,也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力量啊!

白仙不会是在吹牛逼吧!但是又想都之前白仙说我的血肉很宝贵的时候,我也觉得他是在说假话,可他说的确实真的。

我有些判断,转头看了一眼柳龙庭,柳龙庭也是有些震惊,不过柳龙庭的脸色也很快的回复了平静,冷静了的问了一句白仙:“你说的可都是千真万确?没有造谣?”

“千真万确,老朽不说假话。”

白仙和我们认识也很久了,一直都是个与世无争的医仙,除了对医学感兴趣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什么爱好,所以他也不应该会说一些骗我们的话。

见着我们的表情都沉默了下来,月儿歪着头看着我们,满脸的不解,而娇儿还没听懂白仙说的是什么话,好的问了一句:“小白姐姐,这老医仙说是是什么啊?我怎么没听懂。”

“没什么,是说月儿的嗓子可能一时半会好不了了。”我回答娇儿。

而娇儿听见月儿的嗓子一时半会好不了,顿时有点着急:“那咋办啊,那我们换个医仙,再给月儿看嗓子吧!”

还没等我回答娇儿的问题,柳龙庭忽然站起来说:“今天给月儿看嗓子这件事情,我们在场的谁都不能说出去,明白了吗?也不用再找其他医仙了。”

龙腾估计也是担心月儿的嗓子不能好,看柳龙庭还不准找其他的医仙,原本被娇儿和月儿排挤的已经很少话的龙腾,这会儿嘟着嘴对着柳龙庭说了一句:“为什么啊?三哥你是不喜欢月儿吗?”

龙腾不说话还好,一说说那种无脑的傻话,这句话顿时让我们这一大片人都无话可说了。

好在还是月儿跟我们解围,在她的小画板写:“柳爹爹和娘亲跟爹爹一样喜欢我,白仙爷爷医术这么高超,治好了我爹爹的伤,他要是治不了了,别人也治不好了。”

这么多字,月儿写了好一会,把她的小画板都写满了。

虽然字写的还不是很好看,但是因为夸了白仙,这让白仙心花怒放,伸手摸着月儿的小脸蛋,要认月儿做他的孙女儿。

“现在月儿和娇儿玩的好,你这老头子想认月儿做朋友,那还要问问娇儿答不答应。”我笑着对白仙说,毕竟月儿真是太懂事了,懂事的程度已经超过了娇儿她们,娇儿也好,从前家里只有娇儿一个女孩子,没有对性,现在我们这么多人都喜欢月儿,我怕娇儿觉的自己失宠,把月儿说成是她的,这样也避免了娇儿伤心,毕竟有柳烈云在前,我不想再希望娇儿也会变得跟她一样。

月儿听我说完这话,抿着嘴笑着,挽住了娇儿的手,在她的小画板写着娇儿是她的姑姑,和龙腾,也是她最好的朋友。

不过好在娇儿根本不在乎这些,见白仙一大把年纪了,又还是只刺猬,顿时将手搭在月儿的肩,跟白仙说他那只老刺猬,还想认月儿做孙女,想的美去吧,她第一个不答应。

我怀疑真的是之前姑获鸟带坏了娇儿,姑获鸟也是各种脏话粗话爆出口,还好这只死鸟走的早,不然娇儿还不知道被他带成什么样子了!

白仙听娇儿骂他老刺猬,顿时跟着娇儿你一言我一语的对骂了起来,娇儿本身简直自带一种跟谁说话谁要跟她斗嘴的特性,我们几个看的实在是无语,跟白仙说今天也晚了,明天再让柳龙庭送他去天庭吧,这几天真是辛苦他了,晚让虚带他去泡泡这长白山的温泉,放松一下身体。

白仙现在,一点都不担心他这么些天没天庭,会不会有什么罪,满口答应了下来。

现在我知道了月儿嗓子是怎么回事,心里也微微踏实了一些,但是踏实下面,又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安,力量越大,招来的风雪也越大,以后如果消息不慎走漏,恐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晚睡觉的时候,柳龙庭床来的时候,给我看了一个荷包,跟我说:“你猜猜,这香囊是谁送给我的?”

闻着这气息,确实是柳家的,香囊里装着一些已经干了香花香草,闻起来还挺香的。

“娇儿善心大发给你做的?”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对我笑了一下,向着我身压了下来,跟我说:“是月儿给我的。”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