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他很爱你/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三十三章:他很爱你

“月儿?”

我很是惊讶,平日里月儿虽然每天都和我们在一起,但是我和柳龙庭之间,她更较粘我,而柳龙庭在的时候,她有时候都不敢和娇儿嬉闹,也从没跟柳龙庭单独的说过话,现在竟然会给柳龙庭香囊,并且我看这这香囊的针脚,也不是很整齐,想起前几天娇儿在教月儿绣花玩儿,这该不会是月儿亲手做的送给柳龙庭的吧。!

“那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很自然的解开我衣服的扣子,向我亲了过来,回答我说:“没有,给了我之后,跑了,估计是想感谢我带来白仙,救了幽君”

“月儿她真懂事。”我感叹了一句,这叹息里,也带着心疼,一般人家的孩子,像是月儿这么大,哪里懂得这么多,像是娇儿和龙腾,他们两个懂事,也是从柳龙阳死了和柳烈云走了之后,才稍微懂一点事的,除此之外,他们一直都有家人保护着,生活在这长白山,要什么有什么,根本不需要去讨好别人,也不用去考虑别人的想法,想干嘛干嘛,想说什么说什么,而月儿却不一样,事事都为别人着想,对帮助过她的人,都充满了感激之情,做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这得是在外面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才会有这么惹人疼爱的性格。

“今晚你一个人睡吧,我要去陪月儿睡。”我推开柳龙庭埋在我胸口的脸,整理好衣服,从床起来。

柳龙庭床来的时候,澡都洗好了,并且还擦了香露,现在见我忽然说想去跟月儿睡,顿时伸手拉住了我的手,顿时变了一副女孩子撒娇的神色,跟我说:“人家都准备这么久了,你明天去嘛好不好?”

我看着柳龙庭拉着我赖在床的模样,心里顿时骂了他一句神经病吧!他忽然这么大的反差,都感觉让我跟了两个男人似的。

“别逗了你,快睡觉吧,明天你还要陪着白仙去天庭呢,我想去陪着月儿说说话,明天等你回来,你想要什么姿势,我都满足你,好不好啊。”

我跟着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对着他挑了挑眉,叫他好好听话。

柳龙庭见我去意已决,丝毫都不为他留恋,只好也从床起来,跟我说:“那我陪着你吧,幽君的房间在月儿房间旁边,我去他们对面的书房睡一晚,帮你看着幽君。”

看着柳龙庭站起来穿衣服的模样,我忍不住向着他的那段结实的细腰抱了过去,跟他说:“你给幽君的房间下了这么厉害的结界,难不成你还怕他从房间里出来不成?”

“不管,我是不放心。”柳龙庭说着的时候,顺手从一架拿起我的衣服,披在我的肩,送我去月儿的房间。

现在也不算晚,按照我对月儿作息的时间了解,她应该也没有这么快的睡,在我敲门进去的时候,月儿穿着一身兔子睡衣,正想从床下来,我赶紧的叫月儿别动,不用下床了,然后向着月儿走过去,问她说:“月儿,今晚娘亲陪你睡好吗?”

可能是月儿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要陪她睡觉,顿时睁大了眼睛看我。

我看着月儿这眼神,以为是她不愿意,也不好为难她,于是又对她说:“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娘亲会回去,你好好睡觉。”

我说着,转身向着门口退出去,柳龙庭在门口看着我,看着我碰一鼻子的灰。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转身的时候,只听见我后面传来了脚步身,我一回头,月儿已经跑到了我的身前,一把抱住了我的脚,然后牵着我的手,向着她的床走过去。

我转头看了眼柳龙庭,得意的冲着他挑了一下眉,跟他挥了挥手,叫他把门关吧,然后我跟着月儿,躺进被窝里。

月儿睡在床里面,我想着她侧过身去,摸了摸月儿的小脸蛋,问她说:“娘亲跟你睡觉,会不会打扰你啊?”

当我问到月儿这话的时候,月儿赶紧的摇头,想找她的小画板跟我解释,不过我赶紧的拉住了月儿,跟她说写在我的手吧,我能看见她写的什么字,说着我伸手给了月儿。

月儿见我把手伸向了她,愣了一下,然后便是整个身体都向着我靠近来了一些,在我手写道:“不会,没人陪月儿这么睡过觉。”

这倒是让我有些意想不到,于是问月儿说:“你爹爹呢,他不陪你睡吗?”

月儿摇了摇头,在我手心里写着:“爹爹只是在我旁边看着我,更多的时候,爹爹都是把我藏起来,他去给我找吃的。”

如果当初我知道,我为了寻找月儿而给月儿带来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恐怕在几年前,我已经放弃了对月儿的寻找。

“那你会害怕吗?”我又问月儿。

月儿这会没写字了,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向着我的怀里缩了进来。

我还是第一次抱着一个孩子睡觉,这个孩子是我的女儿,从她几个月的时候,我将她放在莲花里,而她出生之后,我又不能陪着她,让她跟着幽君在外面颠肺流离。

在我紧紧的抱着月儿的时候,我眼眶一热,眼泪流了下来,不过现在月儿已经回来了,我不想在月儿面前哭,赶紧的把眼泪擦了,然后再问月儿说:“那你爹爹有没有跟你说过,都是娘亲在追你们,才把你害成这样了吗?”

在我说完这话后,月儿睁大着她的眼睛看向我,我还怕是我说错话了,还想赶紧的跟月儿解释,不过月儿又在我手写道:“爹爹说是他对不起我,是他把我害的没能和柳爹爹还有娘亲团聚,他还经常跟我说娘亲你长得什么样子,说你是这个世界最好看的女人,是他的妻子,只不过从前的时候,好像爹爹经常跟柳阿姨吵架,柳阿姨走的时候,还把爹爹给刺伤了,后来柳阿姨再也没有来找过我和我爹爹了。”

柳烈云走,还是月儿两岁多的时候吧,于是我跟月儿说:“怎么你的记忆力这么好?两岁的时候的事情都记得,要是娘亲有你的记忆力好了,也不会很多事情都忘了。”

月儿见我说到我记忆力不好的时候,伸着小手向着的脸颊摸过来,在我手写着:“要是可以的话,月儿愿意把记忆力都给娘亲,这样娘亲能记住很多美好的事情了。”

看着月儿这么懂事的样子,我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跟她说:“这从前的事情,哪还有什么美好的事情,过去的都过去了。想不起来也没什么关系了。”

月儿看着我,一双眼睛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好看,她的五官,有六分像我,四分像柳龙庭,秀气的鼻尖和唇瓣,简直是柳龙庭的缩小版,看着我和柳龙庭的女儿也长得这么大,我心里也也算是有了安慰。

在我抱着月儿的时候,月儿忽然推了一下我,像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拿起了我手,但是在她正想往着我手写字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没有下笔。

我看着月儿这犹豫的模样,跟她说有什么想说的,全都对我说吧,我可是她娘亲呢,只要我能做到的,都答应她。

听我说到这话,月儿这才小心翼翼的在我的手下手,在我手写:“娘请,你能跟我和爹爹一起走吗?他很爱你,我也很爱娘亲和爹爹。”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