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风波暗涌/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三十五章:风波暗涌

我还以为幽君又是跟我说什么不满的话,但是他跟我说叫我这些天别出门的时候,我倒是有些意外,只不过,这好端端的,为啥不能出门?难不成还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怎么?为什么不让出门,该不会是你有什么同党,被你安排在外面,故意来害我的吧。 !”我毫不客气的反驳幽君。

而幽君此时也不跟我纠缠这个话题,沉迷了一下,语气也变的平淡了下去:“随你怎么想,话我也已经说了,信不信由你。”

换做是平时,不管幽君说什么,我有压根不相信他,毕竟他这个人诡计多端,一不小心了他的当,只不过这次他说的轻描淡写,现在他又被关在柳家,如果他真的想害我的话,也不至于把他整个人都奉献了出来,让我和柳龙庭先控制住他,他又安排别人来对付我,这完全没有必要啊,毕竟我最在乎的是月儿,他连月儿都给我送回来了,那他还有什么动机害我?

“那你说,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我转过身,隔着一扇门问幽君。

但是在我对这件事情有点心,想探探幽君的口风问问他到底是什么事情的时候,幽君确不说了,反而是换了一个话题,问我说:“你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柳龙庭不想娶你的原因吗?”

真是好笑,明明在说另外一件事情,幽君却把话题扯到为什么柳龙庭不娶我的事情。

“那这件事情和柳龙庭娶不娶我,有什么关系吗?”

说实在话,我确实是对柳龙庭从前的事情很好,此时若是幽君回答我说有关系的话,指不定我能一点点的寻思着刨根问底刨很久,但是幽君此时却风平浪静的回答我说:“没关系。”

“那既然没关系,无所谓了,你爱说不说。”

我对着幽君说完这话之后,也没再理会幽君,向着大厅进去了。

虽然我嘴说是说不在乎幽君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是心里还是有点惦记着的,和娇儿月儿他们吃完饭之后,我趁着娇儿和龙腾都去玩了,月儿陪着我一起洗碗的当会,问月儿说之前幽君有没有带她去见过什么陌生人?

毕竟幽君之前在逃离我们的追捕,他去哪儿都得带着月儿,不然根本无躲过我们的追杀,我之前一直都怀疑他和秦广王之间,是听从同一个老大的指挥,但是这个幕后人具体是谁,我们一直也都不是很清楚,之前柳龙庭怀疑到地藏的头去,毕竟地府除了扶阳,是地藏为大,但是地藏已经很多年都没现世,并且我之前已经安排守着地府的天兵去调查过地藏,地藏从他进入地狱的那一刻道现在,根本没有与外人交往过的痕迹,所以排除了是他,那除了他,还会是谁?

月儿歪着头想了想,摇了摇头,示意我说没有。

“那有没有见过过什么怪的东西?或者是拿到过什么不是你们的东西。”我又问月儿,之前幽君分身现身这次,正好与秦广王想刺杀我这次的时间完全吻合,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他。

那时候月儿应该也才两岁,可能记忆也不是这么清晰,我再次问她的时候,她又认真的想了想,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的,在我手写着:“看见过怪的东西也算吗?”

月儿这么一说,顿时让我有些兴奋了起来,回答月儿说:“当然算啦,你说说你看见了什么事情?”

“两颗蓝色的大珠子。”月儿在我手写着:“之前有几次,我看见爹爹和两颗蓝色的大珠子在说话,那两个珠子浮在空,一闪一闪的,跟星星一样。”

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两颗蓝色的大珠子,应该是命令幽君做什么事情的东西,毕竟幽君千百年来也没个什么朋友,有什么东西会找他,也是与什么利益有关。

“那你看见这两颗蓝色珠子,看见过几次啊,分别在什么时候?”

月儿在我手写:“我记得好像只有两次,一次是在柳阿姨走前不久,另外一次是爹爹带我来找娘亲的前一个月左右。”

当月儿和我说起这些话来的时候,我整个身体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幽君此次忽然带着月儿来到长白山,说是说要把月儿带走,可他那点本事,他怎么可能能把月儿带走?他不是一个鲁莽的莽夫,做什么事情之前,都已经考虑完了前因后果,他敢这么一个人来,肯定是有什么目的!

我不禁有些害怕了起来,甚至这会都有点怀疑此时站在我面前的月儿是真是假,该不会是幽君带着一个假人来报复我和柳龙庭,想从内部攻破我们吧!

于是我赶紧的洗干净手,蹲下身捏捏月儿的脸,又捏捏月儿的屁股,月儿被我逗的咯咯咯的笑,伸手来推我,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个真人儿,并且月儿身也有我和柳龙庭的气息,那是天生的,不可能有假。

只要是月儿是真的月儿,我心里放心了一大半。

“不过一个多月前,爹爹看到那两颗蓝色的珠子之后,好像是受伤了,每天除了给我去找些吃的回来,然后一直都躺着,躺了一个多月,才带我见娘亲的。”

娇儿又在我的手心里写着。

受伤了?

我有些吃惊,难不成是那个东西攻击了幽君,是幽君违背了那东西的意愿行事,还是幽君没有把事情办好,受到惩罚了,这次又放过他,是想给幽君机会?

我想亲自去问问幽君这些事情,但是又怕被幽君套路进去,于是只能等柳龙庭回来,再和柳龙庭说这件事情。

我给月儿洗干净手之后,跟月儿交代说:这些天你都不要出去玩,也别离开娘亲和爹爹太远,知道吗?”

娇儿倒是很听话,对我点了点头,然后和我一块出门了。

柳龙庭这次把白仙送回天庭,倒是没有之前那次这么费事,很快也下来了,其实幽君跟我说我的皇位是柳龙庭和洛神他们合伙算计着才把我搞下台的,其实我也不是全不信,只是算是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与柳龙庭有关,我也不想怪他,毕竟他不让我当这曦皇了,他还是很好的照顾我和月儿,只要月儿安安全全的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要都可以。

这次柳龙庭从天庭回来,我也没有刻意的问他危不危险,这种事情,我和他之间,可能像是贴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谁捅破了,谁都尴尬,而我是直接把今天我从幽君那听到的话,和月儿跟我说的话告诉了柳龙庭,问柳龙庭我们该怎么办?

原以为柳龙庭会较吃惊,毕竟这些话都是我从月儿口套路出来的,但是柳龙庭听完之后,一副也不是很心,或者是他只是表现出一副不伤心的模样,跟我说不管幽君之前做了什么,他现在已经被我们幽禁了,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再说我现在也已经不是曦皇了,这天底下,也没谁还会纠缠着我不放,来对付我。

“可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柳龙庭便伸手堵住了我的唇,跟我说:“没什么可是了,现在你心心念念的月儿,天天在你的面前转,你喜欢的我,也天天陪着你,你还有什么可是的,这个天下已经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了,除了我们一家人的事情之外,别的你什么都不要去管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