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吐真言/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龙庭越是和我这么说话,我越觉的不对劲,这些天来,从我从曦皇的位置下来了之后,我们的生活,安静普通的像是正常人家一样,仿佛这个世界所有的事情,都与我们已经无关了一样。品書網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呢?如果他们杀我真的只是因为我是曦皇,那不会在洛神任后,而不动洛神一丝一毫,这很明显的摆着,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我知道柳龙庭可能不想告诉我的原因是怕我担心,但是他这些事情不告诉我,让我更加担心,可是柳龙庭的脾气我又不是不知道,他要是不想说,我再怎么用也没用,于是这件事情,也这么不了了之。

这几天我确实也按照幽君说的,没敢出门半步,连娇儿喊我陪他们一起去别的仙家里玩,我也没去,也不准她们去,毕竟对过了好日子的人来说,生命可贵,我还不想在我日子最好的时候,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所以哪怕算是幽君这是骗我的话,我也把他话当真的听一次,起码这样对我也没什么坏处。

只不过这几天的时间里,柳龙庭外出的次数倒是很平凡,经常也不在家,说是跟虚出去处理一些事情,具体是什么事情也没和我说。

娇儿和龙腾倒是不怎么在意,天天玩他们的,反正也还小,大人的事情管不着,但是柳龙庭可是我女儿的爸爸,要是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这保不准以后都要跟幽君过了。

现在我身边知道所有事情的,除了柳龙庭,只有虚和幽君,虚他和柳龙庭是一起的,并且一般柳龙庭出门的话,他也跟着柳龙庭一起出门,家里是我看着,只要柳龙庭不说,虚肯定也不会跟我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可能会告诉我整件事情的,可能是幽君。

虽然我几次都很想去找幽君问个明白,但始终没去,一来是怕他像是次那样不要脸,二来是怕他欺瞒我,害我误了柳龙庭的事。

但是今天早柳龙庭出门都没给我打一声招呼,走了,这让我心里更加的担心了起来,于是想从幽君口套出点话来,于是趁着娇儿和龙腾陪着月儿在幽君的房里玩耍的时候,我自己看着食谱做了盘点心,又沏了一壶好茶,向着幽君房里端了进去,权当是慰问慰问幽君,感谢他帮我照顾了三年的月儿,也让月儿看到我对幽君是真心的,让她放心,顺便,我也想知道,幽君所知道的事情,与我和柳龙庭有没有半点的关系。毕竟幽君最大的弱点也是月儿,我不相信他敢当着月儿的面,对我做出些不耻的事情来,再或者说,要是他真的敢对我不敬,我正好借着这个光明正大的机会,杀了他也可以。

我端着点心和茶在幽君门口敲了敲门,看见幽君这会正坐在桌边的椅子看着月儿和娇儿他们在玩,于是向着幽君走了过去,跟他说刚才我做了些点心,想给他尝尝,他来柳家这么久,我也没给他做点什么,说起来还真是有些惭愧,毕竟他帮我把月儿带大,我还没什么东西感谢他。

幽君侧眼看向我,听着我说这话知道是假的,随口跟我说了一句柳家愿意收留他,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恩惠了,不用这么客气了,说着抬眼示意了一下他对面的位置,跟我说了一句,叫我坐吧。

月儿一见我主动的进来看幽君,便是高兴坏了,赶紧的向着我跑过来,拉着我的裙摆,和我一起向着幽君走过去,然后一把滚进幽君的怀里。

我给幽君倒了杯茶,递给他,然后又给他拿了块糕点,说叫他尝尝看,看看好不好吃?

我做着这些的时候,真的发现我简直是个十足的戏精,在幽君面前演起戏来,简直是信手拈来,一点都看不出破绽。

见我端着吃的进来了,娇儿和龙腾顿时从榻爬了起来,下榻赶紧的向着我和幽君走过来,伸手想拿糕点盘子里的糕点吃,不过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做的来讨好幽君套话的,怎么可能让这几个小毛孩搅了我这片新意,于是赶紧的用手臂挡住了他们,说他们不能吃,这是我特意做给他们姐夫吃的。

“噫……,小白姐姐一趁着我三哥不在,跟我姐夫搞暧昧,你真是个坏女人。”娇儿见我不给她吃,顿时开始说起风凉话。

这死孩子,真是白对他这么好了,于是我叫她们说走开走开,明天在给他们做,让他们去玩吧。

见我执意不肯给,娇儿这嘴扁的跟鸭子似的,幽怨的看着我,不给不走,而龙腾也虎头虎脑的站在桌子边,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高点盘看,我看着他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给孩子吃吧。”幽君伸手从我手里结果我给他的糕点,犹豫了一下,给了娇儿,然后再从盘子里拿了两个,一个给龙腾,还有一个给了月儿,叫他们去玩吧,吃完了在来拿。

娇儿和龙腾拿到了吃的,顿时各种对幽君说姐夫真好,然后还得意的朝着我扬着糕点,像是显摆似的,吃给看,咬了好几口,这才又带着娇儿去贵妃榻那边玩游戏去了。

我给幽君端着茶的手都有些酸了,见幽君不接,于是我便放在幽君的身边,对着他说:

“以前我不知道带孩子辛苦,现在带了月儿,我才知道之前真的是辛苦你了,以后你在这柳家,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和我们说,虽然把你囚禁这这有点委屈了你,但是也没办法。”

见我说的这么客套,幽君也并没有接我这种虚伪的话,眉色一挑,看都没看我,直接揭穿我说:“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

他这么直接的,都让我把准备的一大套虚情假意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不过既然他开口了,我也坦言了。

“我问了月儿,月儿说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见过你跟两个蓝色的珠子说话,并且在一个多月前,你似乎还被这蓝色的球打伤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之前秦广王刺杀我那一次,你们之间,肯定是相互串通的吧。”

幽君听我说这话后,好一会没有说话,然后转头看向我,他的眼睛,此时深幽的很,但是又很平静:“是又怎么样,你现在能杀我吗?”

毕竟这会我也是在跟幽君好好谈,想从他的话里得到什么消息,换做是他平时这么跟我说话,我早骂他了,但是现在月儿也在,我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跟他说:“我说了我是来感谢你的,不想杀你,我只是想知道,能让你和秦广王和谋起来的人究竟是谁?”

见我这会也不跟他计较这些打打杀杀,幽君的神色倒是也和缓了下来,转头继续看向娇儿,跟我说:“算是我告诉你了,你也不能怎么样,你和柳龙庭都对付不了他,你们该经历的事情,不管怎么样,都要经历,无法避免。”

“什么意思?”我问了一句,这三界里,还有我和柳龙庭不能对付的人?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在告诉你结局,其实我之所以会带着月儿来长白山找你和柳龙庭,也只是为了让月儿有个安全的地方成长,她不能再跟着我在外面受苦,并且,并且我也保护不了她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