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帝俊/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哪里?难不成这里还是迷魂路,我还没从迷魂路走出来吗?

可是看着我周围的场景,我又觉的不像是还被困在了迷魂路里,毕竟我已经破了迷魂路的阵法,并没有被里面的场景所迷惑,而相反是幽君,刚才我从迷魂路里出来的时候,他不见人,并且现在在我眼前呈现出来的景色,倒是像极了从前太荒之前的世界,那个时候,地还没有强大起来的人,也还没有建筑,有山的地方,是一片原始森林,因为不断的战争而荒芜的地面,是一大片的乱土怪石,蓝色天空浮着大朵洁白的云,看起来无纯净,倘若是这一切不是被我亲眼所见,我一定是觉得我在看电影。

不过说起来,我现在还不确定这里是不是我所回到的过去,如果是回到过去的话,为什么我回去到了这么早的年代里,这圣泉水是在我几年前被毁的,只要时空让我回到几年前,不可以了吗?为什么要绕这么大的一个圈?

我现在也不了解具体的事情,于是只能先静观其变,看看幽君怎么忽然变了一身这样的装扮,看看他想干什么。

在幽君的指挥下,两队兵马厮杀,与其说刚才是幽君在统领妖兵,但是在我观战了一会后,发现两个队伍的人,虽然都不是人样,但还是有区别的,幽君统领的,都是人与妖身的结合体,不管怎么样,都有个人的脑袋,动物或者是飞禽的身体,而他们对面的战队,则全部都是长得很是怪的妖怪,身没有一丝人的特征,全都是动物的样貌,看起来应该是不同的物种。

两军交战,厮杀怒吼声回荡在我的耳边,那一阵阵大型妖怪的脚步声咚咚咚的踏在大地,震的整个大地都像是地震了一样,场面十分震撼人心。

不过按照实力来讲,幽君那边的实力明显偏弱了,在妖怪大军的攻击下,他们那边人首兽身的人,在不断的伤亡,这场战役,如果坚持到最后,一定是幽君那边败下去,并且妖兵看起来十分凶狠残暴,如果战败的话,不要说幽君的军队,连他自己也会被撕的个粉碎。

从前在人神大站的时候,我为了镇守人神的天庭,也带过天兵诛杀过妖神,并且大获全胜,巩固了天庭人神的地位,虽然我现在法力大不如从前,但是从前的战术我也还是看的懂,眼下幽君的军队和对方妖兵的情况,都是面对面的硬性作战,大多数妖兵身材庞大,都是兽形,并且他们的头全都向着幽君军队的方向冲,法力也全都集在了前半身,对着幽君的军队发出凶猛的进攻,而他们聚集在身体前段的法力,像是一个个坚硬的护盾,让幽君的军队,想杀他们都难。

幽君的军队,一般都是人首兽身,看起来有点像是我们现在的人,他们的思维很是敏捷,迅速的做出判断并且躲避妖兽的攻击,所以一直都在连连后退,并且法力也实在是不如对面的妖兵,伤亡是难免。如果在这个时候,幽君有个援军,他们拖住那帮妖兵,继续跟他们作战,而援军从妖兵防守最薄弱的后面攻击,妖兵的身体丝毫都没有受到他们的保护,都是顾头不顾尾,如果这时候抓住了机会,幽君能反败为胜。

但是幽君似乎只带了一队军队作战,并且从他现在被攻击的连连败退的情况来看,他也不可能能分出兵马绕去妖军的后方,我在想我要不要去帮助他,只要我做了他的后援,从妖军的后方攻击,乱了他们的阵型,幽君能赢的几率,那是百分之百。

我犹豫了一会,见幽君也一直都在奋勇杀敌,并且也还受到了攻击,几次都差点从天掉下来,我也分不清这是幻境还是我已经来到了古时期,不过幽君是我带进这个洞里来的,不管是幻境还是真实,起码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我虽然不喜欢他,但是一码事归一码事,我先助他反败为胜再说。

现在我的人身太小了,我直接驾着神辇向着妖军的后面飞过去,当我在们后正方找准了位置之后,做法再让我的神辇飞远,然后我迅速变回了我的兽形,一只凶猛庞大的巨龙,虽然我此时的法力也不是很多的,但是从这些妖军的弱点处攻击他们,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朝天一吼,将我体内大部分法力全都凝聚了起来,然后从口喷出阵阵腥黄的焰火,这些焰火法力强大,碰啥烧啥,直烧到所粘之物,化为灰烬为止。

我直接从这些妖怪的后面窜进去,用我喷出来的烈火燃烧他们,被我的烈火烧着的妖军,因为他们身后没有法力的保护,沾到我焰火的,顿时从他们的后身直接燃烧至整个头部,大多数妖怪,在受到我的攻击之后,一命呜呼,并且因为我的出现,整片团结一致向前的妖军,瞬间栾城了一锅粥,飞快的转过身想护住他们自己,但是在他们对面的幽君也在趁着这些妖军慌乱时候,顿时扬起手的兵器,朝天一扬,猛然向着前方指过来,命令他的军队进攻!

瞬间,幽君的兵马向着我们这边已经乱成一锅粥的妖兵攻击过来,此时我身边的这些妖军,已经好如一盘散沙,被幽君的军队这么一攻击,顿时溃不成军,幽君的军队根本没有用多少时间,将他们全部都击败了,剩下没死的,纷纷都表示愿意投降,前膝屈服在幽君的身前,向着幽君顶礼膜拜。

我帮助幽君打了场胜仗,现在一切都太平了起来,我也便恢复了我本来的面貌,而幽君刚才知道是我在后面帮助了他,在他的战将们在打扫战场的时候,他从天向着我飞了下来,并且收了他的羽翼,变成和我一样同等大小的模样,站在我的面前,打量着我的脸和我身穿着的衣服,然后便开口问我说:“请问神尊是从何地方而来?今日一战,神尊帮我渡过了难关,救了我整个军队的性命,这份恩情我帝俊感激不尽,若是神尊愿意,恳请神尊随我回巫界,我定让手下为神君大设宴席,将神尊尊为我巫界神。”

幽君说着这话的时候,目光一直都停留在我的脸,我看着他这副说的像是真的似的表情,顿时是好气又好笑,他还帝俊呢,要是他是帝俊,我还是鸿钧老祖呢。

于是问幽君说:“你别演戏了,我们进来已经很久了,得赶快找到圣泉。”

不过当我对着幽君说着这话的时候,幽君的眉头一皱,他此时的模样,倒是起从前要阳刚很多,虽然是同样的五官,但是却给人一种和之前不同的感觉,头发也都扎了起来,冠在他头顶那光彩夺目的发冠里,看起来爽朗又精神,丝毫都不像是从前那整日都是一副阴霾的模样。

“神尊说此话,是什么意思?其实我还有个不求之请,恕我直言,神君相貌惊世,刚又救了我的大军,帝俊见神尊那一眼起,心便是神君的,若神尊不嫌弃,我要娶神尊为妻,昭告天下,让天下为我们祝福。”

我听着幽君这话,说的搞笑又像是在做梦,可是看着他认真的神情,还有他身后那一片听他命令的军队,我心里想起他刚才说他是帝俊,顿时,心里瞬间涌起一阵熟悉感。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