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以命换命/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转头看向我的旁边,黑漆漆的一片,我伸手去抓,但是我旁边,却是什么都没有。

“你是谁?”我问了一下这个声音,我已经是回到了过去,难道一直都有个人,了解我的前世,又了解我的后世?

“我是这个洞的元神,你进了我洞里,想从我身体里得到东西,那必须经过我的考验,带你了解真相,你原本是盘古精魄修炼幻化成的圣尊,从一出生能得到万物敬仰,但你这一生都被你所爱之人给摧毁,你所有经历的一切颠沛流离,这一切的源头都是柳龙庭,尽管如此,你还要救他吗?”

万物有灵,更不要说是这个万年洞,从前在我没有回到这个洞里来,不明白一切,现在我回来了,看见柳龙庭前世对我这样,原先我还以为我和柳龙庭结婚了,我们是相爱的,但是如今发现了原先的真相,如果在我不爱柳龙庭的时候,让我看见了这些,我一定又得和柳龙庭势不两立,只是如今我们孩子都有了,相依为命,离开了他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加我也不想离开他,我对柳龙庭的爱是爱,况且他这辈子对我所做的事情,也并不前世好到哪里去。

“要,我要救他。”

我回答这个苍老的声音,没有一丝犹豫。

“那你不觉的不值得吗?”那声音又问我:“你的宿命,都已经被他更改了,你一点都不恨他吗?”

“说不恨是假的,但是相起恨,我更爱他。”

当我说完这话之后,我的四周,一片寂静,那个老人的声音也静了下来,在我恍惚了一阵时间后,我面前的景象,已经变成了从前我所在的海底归墟里的场景,此时的归墟,还是完好如初,一片太平。

当我想向着归墟里的皇宫里走进去的时候,那个老人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但凡是来我这华胥洞来拿东西的,都要付出相同等的代价,才能将东西拿出去,你想拿圣泉救柳龙庭的性命,那必须要把另一条性命抵押在我的华胥洞里,即使是这样,你也要坚持你想要救柳龙庭的决定吗?

这老人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要我把命抵押在这华胥洞里,才能换来圣泉,拿回去救柳龙庭的性命吗?

那这又有什么意思?我死了柳龙庭照样也会痛苦,我死了跟他死了,对我们两个人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可是若是我把命留在了这里,那我怎么才能把我拿到的圣泉送到柳龙庭的手,救活他呢?”

“那要看你如何舍取了。”老人说着这话的时候,像是在提醒我一样:“其实,你也不一定要拿着你自己的命来抵押,跟你一起进华胥洞的,不是还有幽君吗?如今他现在还被我困在我的幻境里,他沉迷幻境,恐怕也已经是无法出来了,倒不如你把他的命,抵押给我,你带着圣泉水,去救柳龙庭,反正你也从没喜欢过他,这下正好能借着这个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他,岂不是两全其美?”

若是在从前,我肯定愿意这么直接杀了幽君的,但是这次,我经历了我前世的所有事情,也记清楚了所有的事情,而我在想可能这辈子我会和幽君纠缠不清,可能是前世我所答应他的,我没做到,而我和柳龙庭的纠葛,也根本还没有两清。

有些时候,一切看起来的意外,和所有的不思其解,是因为辈子失信于谁,或者与谁纠缠不清,所以才造这一辈子的冤孽。

“不,我想把我的命,留在这里,幽君的执念太深,出不来也是正常,还请老神仙将他放了,让他替我带圣泉水给柳龙庭。”

这是我和柳龙庭的事情,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尽管从前我十分的怨恨幽君,但是他这几年来,对月儿无微不至的呵护,对我也没有再使坏,甚至是愿意陪我一起下来死。

这人心是肉长得,所有的仇恨都不及时间的冲刷和消磨,哪怕算是多大的恨,到最后全都因为感动,而化为虚无。

“既然是你的选择,那……。”

老人的声音还没说完,幽君的声音,忽然从我的后面传了过来:“慢着。”

紧随着,我看见了幽君从我身后,降到我的面前来,朝着我们面前的一团空气,跟那个老人说:“我愿意将我的性命抵押在这华胥洞里,还希望洞神能将圣水交给女曦,让她平安带回去。”

当我听见幽君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顿时想骂他是不是傻了,但是此时我和幽君的关系,似乎也没这么亲切,于是将这话憋了回去,然后跟幽君说了一句:“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还希望你别胡乱的插手。”

我不想欠幽君的任何东西,前世我没有做到遵守我对他的诺言,也是实属无奈,但是今生,不管怎么样,起码到现在,我和他还保持着夫妻的关系,前世我没做到的,在今生,已经完成了,也算是互不相欠了。

其实在我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我前世不是因为柳龙庭的压迫,会不会真的选择了幽君,毕竟一个男人对你什么话都听,并且条件也不差,这样的男人,放在不管是任何朝代,都会是很抢手的男人,赢得任何女人的芳心,也是正常。

不过在没等幽君回答我的话,那阵苍老的声音听见幽君跟他说他来顶替我,顿时笑了一句:“对你来说,幻境可不是你朝思暮想的生活吗?怎么你愿意放弃了这生活,出来了?难道梦里的生活,不是你想要的吗?”

“确实是我所想要的,哪怕是死在了幻境里,我也心甘情愿。”不过幽君在说完这些话之后,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说:“爱一个人,是不忍心看见她受到任何灾祸和委屈,若是我自愿沉沦幻境而至所爱之人的生死不顾,这便只是爱自己,我愿意拿我的性命来做这场交易,还请洞神成全。”

不管是什么幻境,但是能让幽君沉迷的,都是好的幻境,而幽君竟然舍弃了能沉迷在梦里的机会,只是为了来替我去死,我一时间,都惊愣的有点说不出话来。

我不想让幽君为我做这么多,于是对幽君说我根本没有喜欢过他,叫他别自作多情,算是他为我做的再多,我也是不会感动的。

但是此时幽君根本不理会我说的任何话,我现在跟他说这些,也是为他好,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不容易,死了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我的主意已定,还请的洞神成全。”幽君在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直接向着我们前方的地方深深的鞠了个躬,我看着幽君这么不识好歹的份,也干脆懒得管他了,他要是想死让他死吧,今后我也少了一个能纠缠我的人。

在洞身听到幽君的祈求之后,笑了一句,阴森又夹带着一丝像是在弄一场闹剧一样的声音,向着我的耳边传过来:“既然你们已经做好了决定,我便遵循你们的意见,只不过看在你们对待爱的一往情深的份,我并不急着取走幽君的性命,让你们一起去取个圣泉,去的路叙叙旧,在你们即将生离死别的时候,说一些告别的话。”

当这个老人说完这些话之后,我们身边一片寂静,静的只剩下我和幽君,那个老头,已经走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