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欺骗洞神/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幽君答应了洞神替我去死,所以现在当剩下我和幽君的时候,我一时间竟然有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向他说谢谢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瞬间我们之间的气氛有点尬。品-书-网 . .

见我没有说话,幽君变主动的跟我说:“我们去柳龙庭之前的神宫,将圣泉先拿回来吧。”

我不清楚现在幽君知不知道前世的事情,知不知道前世是柳龙庭夺了他的帝位,如果他知道的话,那他现在还愿意为了让我去救柳龙庭,而牺牲他自己吗?

尽管这时候我跟他说起前世的事情并不好,但是我也不想欺骗他,于是问幽君说:“你知道你前世发生了什么吗?”

“当然知道,不然怎么会放心的让你进来。”

“那既然知道,你不恨柳龙庭吗?”我又问了一句幽君。

幽君沉默了一口气,跟我说:“当然恨。”

“那你为什么要救他?”

我说完这话之后,幽君转头看了我一眼,回答我说:“爱与恨没有关联,你爱他,所以你要救他,我爱你,所以我救得是你。”

忽然之间说这情话,反倒让我不自在,不过此时幽君看见我不自在的表情,估计是怕我想多,于是又对我说:“你别把这件事情放到心里去,我爱你是我的事情,与你没有关系,你当是被一只疯狗追着跑过,而这只疯狗死在追逐的途,是命运导致,与你无关。”

听着答幽君说着这些话,我心里无的不是滋味,我心里根本也不在乎幽君的生死,可是当我想着不在乎的时候,又觉得欠他的,心里有过意不去。

不过既然幽君已经这么说了,我也无话可说,转了话题,问他说:“只是虽然洞神答应了我,让我们去取圣泉,但是从我们进来到现在,洞的时间已经过了成千万年,洞里一天,外面一年,如果我现在回去,外面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恐怕柳龙庭的尸体,都不知道还能不能保存。”

见我转了话题,幽君也微微放松了他的语气,回答我说:“不会的,这个洞之妙,不止能返往古今,并且在返往古今的时候,在古时候的时间,他的时间是静止的,也是说,在洞一个静止的时间内,你回到了过去,而你回到过去所经历的那些时间,对于洞的时间来说是停止不动了,只有等我们出了这个时空,时间才会流动。”

当我听到幽君说这些的时候,这才把心放了下来,只要时间没有过去那么久,我还有机会救柳龙庭。

在去皇宫的路还有很长,哪怕是我们现在乘着神辇,看距离也还有十来分钟的路程,在这十来分钟里,我根本找不到想要问幽君的话,在我沉默了一会后,去问他说:“这个洞是不是能探清楚我们脑袋里想的是什么?然后根据我们的想法,给我们制作出相对应的选择?”

“没错,这个洞的精妙之处,是它能读懂我们每个进洞人的心所想,只要在我们脑海闪现出来过的念头,都逃不出他的察觉,不过这个洞虽然有那么大神的力量,但是也有弊端,因为洞洞太黑暗,导致他只能通过进来的人心所想,而得知一切,却无法看见进洞人的所做之事,不过世间万物,都以思想为源,看不看得见都无所谓。”

我是想着要与我分开了。所以幽君现在跟我说话,似乎有的没得全说了。

但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只知道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但是在这个想法萌芽的时候,我便把这个想法给浇灭了下去。然后再问幽君。

“那等会我们是拿了圣水,我们回到了我们现实世界吗?而你也是在我拿到了圣水之后,死在这个世界吗?”

居然这么光明正大的问幽君他不是要死在这个世界有点伤感情,不过幽君师傅也早已经做好了这个打算,点了点头,也没有介意我说这话,回答我说对,要以血肉祭祀,我才能拿到圣泉。

他这么一说这话,我便直接拉起幽君的手,尽量的让我脑子里不想着这件事情,学之前月儿在我手心里写字给我传达她想对我说的话的方式。伸手在幽君的手掌心里写道:“你先什么不要想,我在你手心里写的任何话都不要传入你大脑。”

虽然这个很难做到,大脑于身体所接触的任何一切都是相关联的,但是毕竟我们是修炼过几千万年的神,对于这点,对我们来说也不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当我在幽君的手写这些字的时候,幽君抬头看向了我,这个洞里,四处一年黑暗,我除了能看见幽君之外,什么都看不见,而他除了也能看见我之外,什么也都看不见。

“等会你把你的精魄,移进我的身体里,用你的躯壳去祭祀圣泉,等你出去之后,我再给你重新做一个身体。”

因为我们没有将我们此时做的任何一切,传进大脑里,所有做说所做的,都只能按照常识反应而做出回答,

幽君也接过我的手,对我说:“这样太危险了,我们坚持不了多久。”

“我要救你,算是再困难,我也不能把你丢在这里让你死了。”

幽君感应到我在他手掌心里写这话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他一愣,不过立马又回过了神来,他也没我这么墨迹,我说什么是什么,这点似乎还是和从前一样,在我们到柳龙庭的皇宫圣泉之前的时候,幽君将他的精魄,如数飞向着的的身体里飞进来,而我也直接屏蔽了我身所有的气息,在神辇下降的时候,我看见我们前面也是一片黑暗,只有我们要找的圣泉,出现在我的面前。

当我用法将幽君的躯体抱出神辇之外的时候,在他的身体做了一些法术,让他看起来跟活人也没什么两样,并且精气充足,我不知道这样能不能瞒过洞神,不过在我走出去的时候,幽君的身体直接腾空而起,一把火焰,瞬间在他的身体燃烧了起来。

这时,一阵开怀的笑声顿时笑了起来,像是得到了幽君为祭品,他很是开心,这是那洞神的声音又对我说:“去把,祭品收到,你去取你的救命泉水,不过可不能贪心,你进来一次,不管取多少泉水,那也只能救柳龙庭一次。”

既然只能救一次,我拿出了我从家里带出来的几个大大小小的壶,挑了一个半大的,迅速的装好了水,回到神辇,准备逃离这个华胥洞。

当在我再次回到轿撵里驱动神辇的时候,我们周围这种压抑到死的黑忽然不见了,紧随着,是一片轻薄的黑雾,浮现在我们身边,这种薄雾是在我们刚进洞的时候有的,现在我们已经回到了正常的现实世界了!

我心一阵惊喜,赶紧的驾车前行,恨不得想一瞬间逃离这个山洞,因为这洞神对幽君的死这么感兴趣,他一定会知道这个身体里,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具身体,并没有精魂,他一定会追出来的。

只是此时我们现在出洞的路,似乎无的漫长,我驾着在这洞里转了好一会,像是进入了一个迷宫一样,一直都转不出去,而这时,估计是洞神已经发现了幽君的身体只是衣服躯壳,他咆哮的声音从我们后面传了过来:“你们竟然敢骗我,我要杀了你们!”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