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做个了断/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洞神既然都已经出来了,我干脆破罐子破摔,问幽君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出去?

幽君在我身体里,也知道我们被发现了,如今我们不管怎么样,做了欺骗洞神的事情,那只有死路一条了,于是幽君也不再顾忌什么,直接对我说这个洞是个迷宫,靠着我们自己出去是很难找到出口,之前我和柳龙庭不是拿回来一张这洞府里的地图吗?让我先想想那张地图到底画的是什么结构,让我再根据这个结构代入我们现在所在的场景,出去的路只有一条,找到这条路,我们已经能出去了。

这真是讨厌,这幽君早不提醒我那地图对现在有用,不然我现在哪会一直都在这洞里像是无头的苍蝇似的乱转。

“那你怎么出来的时候不告诉我那张地图可以用啊!?”

我怪罪的问了一句幽君。

“因为我在出门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替你去死的准备,所以若是你一个人出来,根本不用地图。”

我真是气的一时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而在我们疯狂的往外逃的时候,洞神的声音离着我们越来越近,并且随着我们飞过的每一个地方,我们身后地洞全都在轰然倒塌,洞神似乎打算将我和幽君,一齐埋在这洞里,并且他不断的作乱,将一大块大块土块大石不断的向着我们的神撵砸过来,似乎要把我们的神辇给砸坏。

这个老东西,怎么心眼这么小,我一边按照记忆,疯狂的想象着之前我看见的那张地图是什么样的,一将手伸到我的唇边念动咒语,布置了一个结界,围住了我们的神辇不受到洞神的攻击,要是我们神辇坏了,这真的逃不出去了!

我的法力并没有用完,在我躲着洞神的时候,洞神也知道我脑子里在想着那张地图的构造,顿时怒了,威胁我们一定逃不出去的,一直在重复我们偏了他,我们会死无葬身之地!

可能我和幽君确实是命不该绝,在我在洞里转了这么多圈之后,一边按照着模糊的记忆,终于将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想了起来,并且我还知道我们的出口在哪里,于是也不再继续跟着洞神纠缠下去,在我知道了洞的出口后,不断的往外面飞,而我身后的洞神越追越近,他口呼出来的腥风,差点都要把我熏吐。

但是洞神也别想把我当弱者,此时我身体里的法力也不浅,并且随着他这追随了我一路,我发现他也并没有什么很大的本事,除了会控制整个洞口的塌陷,却也做不到什么,然后是会知道各种人的大脑,在想着些什么,然后给我们制造幻境。

不过可能此时洞神追我们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又会有时间和精力来布置幻境困住我们,当我看见我们前面已经露出了洞口的一点亮色的白光之后,我对幽君说我们快要出去了,然后便是驾着神辇,迅速的向着洞口飞了出去。

可能洞神已经知道了他再这么追逐我们也没用,于是停下了追我的速度,在我们的神辇冲出洞外出现在一片亮光里的时候,洞传出来一阵怒吼的声音:“女曦,今后我要与你势不两立!”

说着停顿了一下,忽然又阴沉的笑着对我说:“对了,有个东西,我送给你了!”

说着的时候,从洞飞出来一股十分庞大的黑气,而根本不等我看清楚这个黑气是什么,这团黑气,顿时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里。

这是什么东西?

不过现在我已经出洞了,正感受着蓝天白云之下的森林,还有呼吸着带着阳光的空气,想到我马要回去见柳龙庭了,心里异常的开心,也并没有把这团巨大的黑气放在心,并且我看这黑气已经走了,也没有再管,直接向着长白山飞回去。

跟幽说的是一样的,我们在华胥洞里呆的时间,其实没过多久,因为我看见在我出来的时候,我看见长白山那些含苞待放的花树,现在正好是一片芳华,开得十分艳丽,如果时间没错的话,这世界的时间,应该是已经过半个月左右。

我也没有直接回柳家,而是向着黄三娘的家里过去了,黄三娘家门口依旧是有两只小黄书狼在守门,这两只黄鼠狼一见着我,顿时朝我扬起了他们手的兵器对着我,问我是谁?

我特么都在这山里住了这么久了,这两只小黄鼠狼还不认识我,我特么要不是看他们长得还较萌的份,我肯定是……。

不过还没等我想完,可能是屋里的黄三娘已经感觉到我回来了,赶紧的从门内出来,随手将两只小黄鼠狼手里的兵器给抽掉了,赶紧的问我说生泉水找到了没?

我点了点头,摇了摇我手的壶,然后黄三娘赶紧的请我进屋,带着我在她家东走西窜的,走了老大一会,这才在一间看起来较气派的小庭院面前停了下来,然后他推开了庭院的门,门里也有好些年轻的黄鼠狼在守着,柳烈云看见了他们,叫他们赶紧的去把娇儿和月儿他们叫回来。

说着然后转头对我说:“这几个丫头来了之后,跟我孙儿们在一起玩了,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也没让她们不开心。”

我在想娇儿这丫头本来没心没肺的,又不是虚出事了,柳龙庭出事了她才不管,而月儿因为幽君醒过来了,她也不是很在乎柳龙庭,这看来这么多人里面,也只有我和黄三娘两个老女人,才会关心柳龙庭的生死了。

我到了柳龙庭的房间之后,看见柳龙庭此时躺在床,可能是每天都有精气保养的缘故,算是他已经死了十多天了,但是身体一点都没有发出腐烂的味道,并且面色光泽白皙,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死人,反而像是睡着了一样。

我端着从壶倒出来的圣泉,走向柳龙庭,让黄三娘帮我把柳龙庭扶起来,然后我便坐在柳龙庭的身前,将我杯子里端着的生泉水,一点点的喂进柳龙庭的口,并且因为喂不进去,我便找来一个吸管,将圣泉含在我口,然后再向着柳龙庭喉喂进去,并且让黄三娘将多余的圣水拿过来,我一点点的洒在柳龙庭的身,希望他能好的快一点。

在柳龙庭喝了三杯圣水之后,我逐渐的听见了柳龙庭的心跳的声音,这圣泉水不仅能复活柳龙庭,还能修复他破碎的心脏,当我听见柳龙庭心跳的声音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柳龙庭能活过来,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不过柳龙庭活过来了,幽君还在我的身体里,于是我问黄三娘说她能不能去给我准备一个人形的草人,尽量按着幽君的外貌特征去做。

当我说到这些的时候,黄三娘这才想起来,幽君没跟我回来,于是问了我一句说幽君他去哪里了?

“他为了救我,他的身躯没了,我要给他做一个躯体,让他活过来。”

当黄三娘听到我说这话的时候,看了眼在床躺着的柳龙庭,微微叹了一口气,跟我说:“能断的该断了,不管柳龙庭前世是谁,但是今生他也是动物仙修炼成精,这不管是什么动物仙,心胸都狭隘,你若是把幽君治好了,跟他做个了断吧,不然如果再怎么下去,你一定会被感动,到时候对你们谁都不好。”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