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大怪物/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自然是知道我长时间和幽君纠缠下去不好,但是我自己又何尝不想和他撇清任何一切的关系,但是月儿舍不得他,如果不是他的话,恐怕我现在都不能活着回来再见柳龙庭,我该怎么办?

“好,到时候我试试。!”我回答黄三娘。

我救了幽君一命之后,我跟他把话说清楚,免得我们今后还会陷入这种不清不楚的纠缠。

黄三娘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出门去了。

在黄三娘出去之后,我重新走到柳龙庭的床边,看着柳龙庭还没醒过来,但是已经有了脉搏和生命特征的模样,我的内心像是一片不断在水漂晃的浮萍,在看见他的时候,我扎下了根,只要看着他,我感觉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一处可以安全停靠的地方,只是想起他前世对我所做的一切,我心里有点来气,这怪不得他一直都不肯跟我提及他的前世,若不是他这次死亡了,我对他生命的关心起我对他的怨恨来的重要的多,指不定他一跟我说完,我翻脸了。

等他醒来了,我一定要问问他前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在我抱着柳龙庭的手报到一半的时候,虚和龙腾娇儿月儿她们,从屋外走了进来,一看见我,便问我说柳龙庭好了吗?醒过来了吗?

看着娇儿和龙腾玩的满头大汗的样子,这两个死孩子,我还以为柳龙庭生死不明,他们一定会很伤心,没想到一个一个玩的嗨,不过倒是月儿,月儿看见我回来了,像是已经想念了我很久似的,一把向着我的怀里扑进来,抱住了我,两只眼睛都红了,然后从我怀里起来,在我的手掌心里写下:“怎么没有看见爹爹?”

我现在肯定不能跟月儿说幽君的身体已经被毁了,她要是知道了,肯定又得很伤心,于是我对月儿说,爹爹他半路去处理一些事情了,一两天后回来,在我回来之前,她爹爹还特意的嘱咐我,说一定要我把这件事情和她说清楚了,怕月儿她担心。

月儿听了我的话,有些不信,又有些信,思考了好一会,才全信了我说的话,看着余额而发这么一副依赖幽君的模样,我心里都在发愁,我到底怎么才能让幽君离开,而不让月儿伤心?

月儿在担心幽君,而娇儿看见我回来了,又看见柳龙庭有了脉搏和呼吸,她也放心了,拉住了月儿的手,对月儿说她们再去玩吧,早知道三娘家里的孙子这么好玩,她应该早点和他们做朋友。

娇儿这傻妮子,真的是活的谁都自在,真是没心没肺,不过我倒很是羡慕她这样,要是我活的跟她一样没心没肺,我现在的烦恼,也不会有这么多。

我见月儿一直都呆在我身边,有些舍不得我,想到等会我还要去救幽君,于是对月儿说出去玩吧,等会有事我会喊她的。

见我发话,月儿这才点了点头,跟着娇儿她们出去玩了。

看着几个孩子这么开心,我心里也有些欣慰,想到黄三娘应该也快把草人给准备好了,于是我要虚照看一下柳龙庭,我先有事情要出去一下。

虚点了点头,以他的法力,并不难看出幽君在我的身体里,于是坐在了我刚在坐的椅子,守着柳龙庭,跟我说让我放心吧,柳龙庭要是醒过来了,他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的。

我去找黄三娘的时候,黄三娘正好手里拿着一个已经折好了稻草人,向着我走了过来找我。

我将这个稻草人拿进了一个较偏僻的房间里,然后叫黄三娘先去忙吧。

黄三娘也知道我想干什么,她们都吃了由我的血做成的面点之后,法力都提高了不止一星半点,加她之前的修为,所以算是我不说,她也知道我在干什么,于是对我嗯了一声,点了下头,让我自己注意一下身体。

在黄三娘出去了之后,我伸手将我体内的幽君的精魄拿了出来,跟他说:“你先附身在那个稻草人吧。”

此时幽君的精魄躺在我的臂弯里,虽然他这么大一个人,但是精魄是没有重量的,幽君抬脸盯着我的脸看,对我说了一声好之后,我便将他的整个身体,都向着这个稻草人放去。

这要让幽君恢复他本来的身体,光给一个稻草人是还不够的,毕竟从前他是肉身,我要是真的拿一个稻草人给敷衍了事,也太显得我小气自私,毕竟幽君也是为我卖过命,我得给他最好的,然后劝他离开我,从此之后我们互不相欠。

当幽君已经全部附身在稻草人身的时候,我伸手往这稻草人渡出了一些精气,让幽君的五官都显示在了稻草人的头,然后我开将我身的外套脱掉,然后拉下我的衣襟,倾身在幽君头边,跟他说:“你吃我的肉还有血,我的筋肉能让你重新长出肉身。”

幽君听了我的话,目光一直都盯着我洁白胸口看,然后问我说:“你不怕痛吗?”

“废话,当然怕痛了,等会你咬的时候,最好下嘴快一点,要是我被痛死了,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只是我在临走之前,已经将大部分的血都分给大家吃了,此时支撑着我能继续行走的,是我身体里的幽君给我的法力,现在我的法力也用的差不多了,如果幽君再吸食我血气的话,恐怕我这次一躺下,都没有两三年的恢复时间,都不会再好。

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也愿意将我的血肉给幽君吃,因为我不想欠他的,他吃了我的肉,喝了我的血,我好赶他走。

只是在我说完了之后,幽君却一直都不动手,本来我全身都因为失血过多瘦的连肉都没有多少了,趁着胸口还有点肉,我已经是极为勉强自己了,看幽君一直都不吃,我有点生气的说:“你到底吃不吃啊,你要吃不吃,我怎么才能跟你说叫你走,月儿迟早都会认我和柳龙庭的,你迟早都要走。”

我真是气的把所有的真话和我心里话,都和幽君说了,不过幽君此时也不介意,在听我说完这话之后,向着我身抬脸来,我以为他是要啃我了,都不忍心看,吓得闭了眼睛,毕竟看着别人吃自己的肉,喝自己的血的那种恐怖感,难以言喻。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在幽君的唇瓣贴向我胸前的锁骨下方时,只是亲了一下,然后再便跟我说:“我喜欢看你为了我奋不顾身的模样,你做给我看了,所以我也没有了什么需求,原本跟你打算进洞,已经抱了必死的心理,只是你又把我救回来了,我很是感激,你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如果我再吃你的血肉,恐怕你这辈子都再难调理好,你给了我身躯,我已经很满意了,不过,也请你放心,这次,我会离开的。”

这是幽君第一次跟我说他会主动离开,这话说的,都让我有点不信,他这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之前让他怎么走,他都不走,打他都不走,而现在说走走,然道他舍得下月儿了吗?

见我有些不信,幽君也没有继续跟我解释他要走的原因,而是跟我说:“日后,你别再跟幽冥大帝有来往了,追杀我和月儿的人,是他,并且月儿和你所说的,看见我和蓝色珠子说话的,那蓝色的珠子是他的眼睛,他是个大怪物。”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