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斩断情愫/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幽君愿意舍身救我,但是他说扶阳是个大怪物之后,我心里一时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觉的幽君是不是在骗我。

但是都现在这种时候了,幽君也没有必要要骗我,再加月儿也不可能骗我,月儿说在她记事开始,只记得幽君和这蓝色的珠子说过话,而在幽君带着月儿逃亡的期间,他确实是与什么东西勾结了,只是我素来与扶阳无恩无怨,相识也是偶然意外,他怎么可能会指使幽君来害我呢?

“如果是扶阳的话,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问幽君,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把话讲开,那干脆全都问个明白。

“据我所知,幽冥大帝在古时期,开始掌管酆都地狱,这一过,是成千万年,期间从不见他参与任何三界活动与纷争,而如今答应你执掌整个幽冥,我想这其的目的,肯定也不简单,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

幽君之前和扶阳打过面照,并且还为扶阳办过事,连他都不清楚扶阳想干什么,我想应该没有多少人知道,而且自从我认识扶阳这么久以来,扶阳也没面对着我做过什么伤害我的事情来,并且还救过我,如果按照幽君这么说的话,那秦广王是不是也是被幽冥大帝所控制了?

我将这个问题问向幽君,而幽君直接回答我说是,从前他失踪两年现身,是为了拖住柳龙庭,让我一个人去地府,好让秦广王袭击我。

“那为什么既然是扶阳的计划,为什么最后在我被杀的时候,他又出来救了我?”

“有两种可能,一是他留着你有用,只是想利用这个意外,拉近你和他的关系,二是你在押往邢台的时候,柳龙庭和洛神已经赶过来了,他干脆做个顺手人情,在计划还没有成功之前,与你们保持不敌对的关系。”

我真的难以想象,平时看起来温尔雅的扶阳,竟然心里藏着这么大的心机,他想害我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因为我和柳龙庭,都是死后要进他地狱的人吗?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完全可以在我们最落魄的时候,将我和柳龙庭一起捉拿,也不用费这么多的波折来救我们,跟我们拉好关系。

这其的事情太让人误解,并且听完幽君说这些话,我想起我去华胥洞之前,幽君叫我这几天尽量别出去,而喊我出去的却是扶阳,所以我出去了,才会出现柳烈云来柳家来灭门的事情,如果我和柳龙庭全都在家,也不会让柳烈云这么猖狂,只是扶阳要是真的惦记起我们来,我们算是躲过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柳烈云来灭门的事情,今天不发生,以后也会发生。

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心里真的是有些难受,难受的有点不想说话,我这么信任的一个人,却对我做出这种事情,这个世界,我还能相信谁?

看着幽君的精魄已经全部都融合在了这个稻草人面,虽然只是个草的身体,但是也还能勉强的走动,他站了起来,在我的面前走动了几步,样子有些僵硬,但他自己也有些满意,现在幽君跟我说他要走了,我心里也没有之前这么讨厌他,于是问他他要是走了,去哪里?

幽君犹豫了一下,没有具体的回答我,而是转过头来,看向我说:“去我该去的地方,做我该做的事情。”

现在幽君要是离开了月儿,真的是一无所有了,并且柳烈云这么恨他,看见了他是一定不会饶过他的,于是我笑问了他一句:“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还能去哪里?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道士可以留在这长白山,长白山这么大,只要你不于我们住在一起可以,到时候要是你有什么危险,我和柳龙庭还能来帮助你。”

这是我对幽君最大的宽容了,起码从从前我巴不得让他死,到现在愿意他活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也愿意去保护他的性命,这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只不过幽君像是已经想通了一般,对我摇了摇头,回答我说:“我这辈子,什么功绩都没有,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千年,沉迷堕落,虽说是为了爱情,但我从没有为我所爱做过任一件付出的事情,尽做些杀生之事,我这辈子没有什么好结局了,只希望在临死之前,能弥补我从前所对你犯的的过错,希望你能原谅我。”

幽君最近的性情,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从他带着月儿回来之后,还有在柳家生活的这段时间里,我感觉他一天天的在改变,我不清楚这是他的阴谋诡计,还是真情流露,不过不管是什么,毕竟我从前已经受过他太多的毒害,他对不对我付出,补不补偿我,我已经觉得无所谓了,毕竟也不好得罪他,于是对他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好再劝你,你自己好好保护自己。”

这种话,听起来像是今后再也不会再见面一般,幽君微微点了下头,他满头虚幻的头发,随着打开的窗户外吹进来的清风飘扬了一下,他的精魄虚幻,长发扬起来的时候,带出一阵缥缈的白光,在一线金色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绝美到窒息。

“能让我去见见月儿吗?”幽君问我。

“可以。”我回答的毫不犹豫,虽然我跟月儿撒谎说幽君要后两天回来,但是我想幽君提前回来了,月儿也一定会开心。

不过看着幽君这副行走都有些僵硬的样子,在幽君转身推开门的时候,我忽然叫住了他:“等一下。”

说着向着幽君走过去,站在他的身前,看了他一眼,跟他说:“你现在这个身体太烂了,我给你些精气吧,免得让月儿看见你这个样子而担心你。”

说着我也不等幽君同意,直接向着幽君身前凑了过去,本想将我体内最后的精气全都凝聚起来,给了幽君,尽量让幽君看起来健康,只不过在华胥洞内,我已经使用了太多的精气,而原本之前我的精气本身是幽君分给我的,现在我体内的精气,少的我都用手凝聚不起来,于是抬头看向幽君,跟他说:“把头低下来,离我近一点,张开嘴。”

幽君低头看了我一眼,虽然一时间有些不明白我为什么叫他这么做,但还是将头向我低了下来,微微张开了嘴,而我向着幽君脸前凑过去,在离他还有十公分左右的时候,张开嘴,从我口吐出我体内最后的灵气,形成一道道白色的雾气,向着幽君的口吐进去。

当我口缥缈的仙气向着幽君口飘进去的时候,我看见幽君的手动了动,似乎想要抱我,但是最后还是将手放了回去,而我在将我体内的精气全都吐完了之后,扶着门,向着一边的门靠了去,整个人一点力气都没有,像是快要死了一般,不过我还是对着幽君说:“去找月儿吧,让月儿别看到你受伤了。”

幽君看我这样,有些担心我,正想向着我走过来扶住我,但是我现在好不容易与他划清了一切的关系,恐怕连他自己,似乎也不想再纠结这段感情,于是我对着他用力的说了一句:“你去找月儿吧,不用管我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我转头向着门外喊了一句:“三娘!”

幽君见我跟他这么见外,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脸看我,跟我说:“那我去找月儿了。”

说着转身出去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