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围杀/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我从华胥洞回来之后,这些天我们过的也很太平,虽然我现在身体也还没好,但是也不能一直都在床躺着。手机端 今天艳阳高照,窗户外都透进丝丝阳光,看着这阳光,我心里都温暖了起来,这阳光,可能是这个世界,最美丽的东西。

月儿和娇儿走进我房里来,跟我说想去外面和她们一起玩吗?黄三娘家里可好玩了,这么多的子子子孙孙,也不知道是怎么生出来的。

外面阳光正好,我也想出去晒晒太阳,于是叫娇儿去把柳龙庭叫过来,叫他把我扶下床,我想出去走走。

见我想出去,娇儿顿时开心了起来,开心的跑出去了,而月儿见娇儿出去了之后,向着我走过来,很乖的给我拿衣服,现在幽君走了,月儿将她所有的体贴都放在了我一个人的身,恨不得每天都跟我在一起,有时候睡到半夜都醒了过来,跑到我房间来要和我一起睡,生怕我也会像是幽君一样,忽然的走了。

看着娇儿这样,我自然是无的心疼,但是又没有任何的办法,她跟幽君在一起,也是委屈她,她跟我在一起,也是委屈她。

柳龙庭听娇儿说我想出门走走,于是也很快的赶过来了,我现在在月儿的帮助下,已经穿好了衣服,柳龙庭走到我床边的时候,我向他伸出了手,叫他扶我起来,不过柳龙庭此时看着我,并没有牵过我的手,而是对我笑了一下,直接一个弯腰,将我横抱了起来,转了个身,跟我说:“有我在,你还需要走吗?”

现在柳龙庭真的是一点都不介意前几天他怀疑我是不是对幽君动了感情的话,跟没事人似的,抱着我往外走,然后将我放在院子里的一棵花树下的躺椅,让我好好躺着,他去给我做一些点心和果茶来,说着叫娇儿和月儿陪我玩。

娇儿见柳龙庭命令她,顿时冲着柳龙庭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嘴里哼哼唧唧道:“我三哥真不要脸,真是小白姐姐一回来,把我们这群弟妹女儿当下人使唤了。”

说着看向我,脸气呼呼的表情也给平静下来了,然后对着我说了一句:“虽然我也很喜欢小白姐姐。”

说着帮着月儿拿了一层薄毯过来,盖在我的身,然后开始跟我碎碎念:“小白姐姐,你说我师父怎么没有像是三哥对你那样宠着我啊,我师父对我可严厉了,我一亲近他,他跟我说我没长大,不能这么对他这么放肆,我都六十多岁的老太婆了,要是我是人的话,我都是个老女人了。”

听着娇儿这么吐槽虚,我骂了她一句傻瓜,真是身在福不知福,如果我和柳龙庭的感情像是她和虚这么单纯毫无牵绊,我愿意减少我的寿命的一半。

“每段感情,都不可能有十全十美,只要我们去包容,深入去了解对方,多为对方考虑,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啊,你师父也是为你好啊,你年纪还这么小,他若是碰了你,那是禽兽了。”

虽然是娇儿主动跟我吐槽虚的,但是我说到禽兽两个字的时候,娇儿还纠正了我一句,说她师父才不是禽兽,说着,看了一眼趴在我腿和我一起晒太阳的月儿,问月儿说:“月儿,等你以后有了喜欢的人,你会和我一样整天想这个那个的吗?”

月儿跟着娇儿玩了这么久,也能区分爱情是什么东西,但是月儿听见娇儿说这话的时候,双手抱住了我的双腿,将脸埋在我的头更紧,回答娇儿说:“我不会有喜欢的人,我这辈子只想和爹爹娘亲在一起一辈子。”

之前幽君在的时候,月儿对柳龙庭还有些刻意的讨好,现在幽君走了之后,娇儿每天都想念幽君,跟本没了想跟柳龙庭好的心情,而柳龙庭也不会去刻意的讨月儿的欢心。

这让我心里无的发愁。

“你们三个女人,聊得可真开心。”一阵尖细类似鸟叫的声音,从我头顶的树传了下来,正当我抬眼往树看,一坨白花花湿乎乎的东西,瞬间从书朝着我的脸掉了下来,我伸手一摸,竟然是鸟粪。

……。

我特么。

“姑获你赶紧给我下来!”

我顿时朝着树大喊,这会说话的鸟,我只见过一只,是姑获鸟。

当姑获鸟在树听见我喊他的声音的时候,扭过一只有小又黑的脑袋,往我脸一看,那双贼溜溜转的眼睛,顿时睁大了起来,赶紧的从树枝飞了下来,站在我头边的椅子,跟我道歉说:“啊,对不起啊,拉错地方了,本来想拉泡屎再飞下来见你,没想到没看准,拉你脸了,对不起啊,对不起啊。”说着赶紧抬头看向娇儿和月儿,跟两孩子训到:“快去拿毛巾啊,还站在这干啥呢,我曦儿脸粘鸟屎了,快去啊,不然干了擦不动了,亲柳龙庭一嘴屎。”

……。

我对姑获鸟,一直都处于无语的状态,叫他别凶我女儿还有娇儿,说着对娇儿和月儿说让她们去帮我拿块湿毛巾来。

娇儿刚想和姑获鸟发火,但是听我这么跟她说了,点了点头,拉月儿,叫月儿别理这只破鸟,然后手牵手的走了。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我没好气的问了一句姑获。

姑获见我问他,顿时跳到我的身来,回答我说:“我听见有人说你已经病倒了,想看来看看我的主人,怎么了,还不能看啊。”

说着在我身蹦来蹦去,查看我的身体,一边蹦着还一边对我说:“其实啊,我刚才算是探听不到你的心,但是我也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是不是在愁柳龙庭和月儿的关心?我告诉你,放弃吧,柳龙庭和你女儿,他们能不能好,只能看天意,你女儿毕竟是幽君带大的,又早熟,自然是忘不了幽君对她的关怀,而柳龙庭,他其实将所有的爱都给了你,已经没有多余的空间再给其他的人,连当初他想跟你生孩子,也无非是让你有个东西,能牵绊你留在他身边,更何况这月儿是幽君带大的,所以月儿对他来说,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至于对月儿好,也是因为你的关系,若是有一天你不想要月儿了,他丝毫都不反对,他一个冷血动物,你还指望着他啥呢。”

我自然是知道柳龙庭对月儿没有多少感情,现在姑获又在我的耳边提醒我一次,这让我有点烦,叫他从哪里来滚到哪里去吧,别来烦我了。

“哼,你真的是一点都不想我,亏我在外面每天都挂念着你,四处打听有没有关于你的不利消息,真是让我白为你做了这么多,你这死女曦,跟柳龙庭一个德性,一点都不记得别人的好。”

见姑获鸟跟我说这话,我反问它:“那好啊,既然你在外面打听我,那我问你,你打听到哪些关于我的事情啊?”

“说起来可多了。”姑获鸟不屑的对我说了一句,但是说着的时候,它忽然蹦到我的面前来,跟我说:“好的没多少,但是我说坏的,你也一定要挺住。”

“你说吧,还有什么是我挺不住的。”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都觉的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我所怕的事情。

“那我说了,不知道是谁走漏了你的血肉能迅速增长修为和法力,能一步成仙的消息,现在外面大大小小的妖魔,已经在到处结盟找你,想将你吃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