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三章:姑获遇险/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从单一的事情来看,如果当初不是柳龙庭的话,这个世间确实也不会连续发生大战,但是如果反过来一想,算是没有柳龙庭,也会有其他的妖界统治者出现。!

帝俊忽然退位,他能放的下,但是他手里的那些妖军放不下,不然那些妖族大军也不会这么快的投奔了柳龙庭,不管全前世怎么样,该发生的大战还是会发生,妖神退位,人神崛起,这是整个宏观世界已经注定了的命运,不然作为开天地大神的创世盘古,他的精气也不会化为人组我的模样。

这个世界的命运不会因为一两个人而改变,而所改变的,只是微渺的个人而已。

“若是恨你,我不会回来救你了。”

我这话说的坦白,看着柳龙庭的眼睛,问他说:“只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这么爱你。”

当听到我这话之后,柳龙庭感觉微微放下了些心来,躺在我身边,闭眼睛回到我说:“爱我不好吗?难不成你还想去爱谁?”

“我觉得幽君你对我好了很多,不仅听我话,对我也是百依百顺……。”

“但是你爱的还是我,现在也是跟我在一起。”

柳龙庭根本不等我把话说完,直接接了我一句。

我被柳龙庭这么一接话,顿时哑口无言,他还真是长本事了,把我爱他当成他的资本了。

“你可拉倒吧,看你我觉得我是被猪油蒙了心,分不清是非对错。”

我骂了一句柳龙庭,可柳龙庭此时却并不介意,转过头来看向我,跟我说:“既然选择了我,那不管怎么样,我是你的,你想甩都甩不掉。”

“那我好怕哦。”我故作惊吓的回应了柳龙庭一句,和柳龙庭嬉笑了一会,然后闭眼睛,躺在椅子,回想起从前的事情,当时柳龙庭遇见我的时候,我还算是他哥哥的人,他怎么会这么名目张胆的来抢他哥哥的女人?难道是他那时候已经预算到了今后我会和他在一起吗?所以才会对我一见面,一点都不客套了。

从前的事情,一些小细节,我都想问问柳龙庭,想问问他的想法,但是在我继续向着柳龙庭转过头去的时候,柳龙庭此时已经闭了眼睛,两排纤长的睫毛叠合在一起,风一吹来,吹落了几瓣掉在他脸的细小花瓣,花瓣柔软,柳龙庭的面皮洁白细腻,宛如鬼斧神功雕琢出来的一般,他的面容倒是越来越精美了,者掉落在他脸的娇嫩花瓣都被他的脸庞给的暗淡无光,于是我伸手,将他脸的几片殷红佛了开去,正想和他躺在一起,而这时候,却见月儿和娇儿急匆匆的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小白姐姐,大事不好啦,姑获被抓走了!”

娇儿的这一声喊,顿时将我吓了一跳,赶紧的转头看向娇儿,问他说姑获怎么了?

娇儿这会跑着站在了我的面前,喘着气儿跟我说道:“刚才我和月儿是打算算算姑获向着哪个地方飞走了,我们好去找他,我们见他向着西边的方向走了,罗盘感觉到了他的气息,但是当我们还没用法力去通知他叫他回来呢,他忽然不见了,气息也凭空消失了,并且他身边还多出了别的气息,姑获这么大个头,神经又大条,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失踪,他应该是被那阵气息抓走了!”

当娇儿说这话的时候,柳龙庭也睁开了眼睛,柳龙庭听见姑获被抓,眉色顿时也皱了起来,赶忙问了一句娇儿:“那幽君被抓的具体位置在哪里?你能感受到那个抓他的气息向着哪里飞去了吗?那股气息是哪里的?”

之前柳龙庭从来都不关心姑获鸟的事情,现在姑获鸟不见了,他倒是着急了起来,而当娇儿想了一下后,立马回答柳龙庭:“是在出了我们的东北三省的边界,被抓走了,那股气息不是阳间的,是阴间的。”

“阴间的?”

现在整个冥界都是在归扶阳管,阴间怎么可能会有妖邪敢出来作祟,并且姑获鸟他的法力不深不浅,算是阴间有妖邪,也不会看他这身酸鸟肉,根本没有动他的理由。

不过在娇儿说完这话之后,月儿伸手向着我的手拉了过来,在我手写道:“这气息我闻见过,是之前爹爹见过的蓝色的珠子的气息。”

娇儿的罗盘,不仅能够找人,还能传达各种信息,这信息也包括了对方的气息,而前段时间,幽君还跟我说过,之前月儿所看到的蓝色的珠子,其实是扶阳,从前是扶阳安排他做的这一切事情。

当我看完月儿在我手写着这些话后,我惊呆了,这难不成,是扶阳将姑获鸟抓走了?

月儿她还小,不可能会撒谎,而娇儿的算法也不会有错,姑获鸟现在确实是失踪了,在失踪之前,见到了最后一个人,是扶阳。

姑获鸟之前一直都和扶阳的关系还不错,之前扶阳还怕姑获鸟因为有能探知别人内心的法力而将姑获鸟的力量收了回去,可是现在这么想起来,他这收回法力,如果他真的像是幽君所说的那样不是个好人,那他收掉姑获鸟的法力,也并非像是表面说的那么简单。

柳龙庭见月儿在我手写这些字,转头看向我,对我说:“我去找一趟姑获鸟吧。”

说着正欲从我椅子起来,但是我在柳龙庭起身的时候,伸手拉住了他,抬起头看着他,跟他说:“等一下,我陪你一起去。”

我和扶阳之间的感情,是从前他救过我,并且不需要任何回报的帮助过我,幽君跟我说他从前所做的事情都是受到扶阳的安排,我也不能光凭他的一面之词,怀疑扶阳,将所有的责任都往扶阳的身推,正好这次月儿也说着气息是扶阳的,那我想和柳龙庭一起过去看看,我想弄清楚,扶阳他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

“我也跟你一块去!”娇儿顿时向着柳龙庭也喊了一句。

虽然平时姑获鸟一直都欺负龙腾娇儿,但是毕竟也和我们一起生活过,娇儿他也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主,现在姑获鸟出事情了,她也担心。

柳龙庭看了我一眼,跟我说我这身体还没有好,能撑的过去吗?

说着侧脸跟娇儿说叫她在家里,大人们的事情,小孩子插什么手?让她在家里好好的教月儿弹琴。

娇儿一听柳龙庭不让她去,这嘴巴扁的跟鸭子似的,气呼呼的,而我回答柳龙庭说:“你给一些精气给我,我能去了。”

柳龙庭现在也知道我之前和扶阳是什么关系,像是忽然遭到朋友的背叛,这次柳龙庭也没有阻止我去,而是对我点了点头,将我从椅子抱起来,跟我说:“好,我们一起去。”

也不知道柳龙庭是不是怕我受伤,将他大量的法力传给了我,并且在我们去的路,柳龙庭对我说等会我们要是见到了扶阳,不管他说什么话,都是他想迷惑我们的话,等会我不要把这些话放在心好了,若是姑获鸟还有救,我们现在把他救出来,若是没得救的话,我们也不要勉强了。

现在柳龙庭带我去见扶阳的时候,虽然柳龙庭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但是我总感觉他语气里有点儿担心,但是算是他有所顾忌,但却也是什么都不跟我说,我看着他的模样,也不好多问,只好等一切,我们见到了扶阳再说。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