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控制人心/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的神辇飞到昆仑山下的地狱入口的时候,此时的地狱入口,确实被扶阳所掌管的没有任何的扩张的现象,这让我在怀疑扶阳的同时,又有点放心,毕竟他如果真的是想害我的话,那只是害我,并没有心想害这个三界。

之前我们来的时候,扶阳每次都会派遣仙凌在门口接应我们,但是这次,仙凌并没有出现在门口,我和柳龙庭想进地狱大门的时候,顿时有阴兵过来拦住我们,不让我和柳龙庭进去,说是得先想着幽冥大帝汇报了,有了幽冥大帝的准许,我们才能进去。

之前柳龙庭还和他们客气,现在柳龙庭完全不再想跟他们这些阴兵客气说话,见他们一直在啰嗦,直接一扬起袖子,卷起一大片的厉风,这些厉风直接将这些守门的阴兵卷的魂飞魄散。

而当我们正欲进门的时候,一阵华光等我们的面前飘落了下来,柳龙庭在华光降落时,伸手护住了我,而我可是面前的场景如同从前秦广王要烧死我而扶阳从天而降来救我一般。

和之前一样的,是扶阳的打扮,他的脸蒙着一面黑纱,不在对我示以真容,并且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这两个人我十分的熟悉,是柳烈云和幽君!

当我看见幽君在那一刹那,我简直是震惊了,幽君走的时候,跟我说他想痛改前非,做一些不再对不起我的事情,可是现在他竟然和柳烈云一起,跟在了扶阳的身后。

扶阳现在是好是坏我还不想一下确定,但是柳烈云,一定是坏的,她连自己的亲人都杀,简直是灭绝人性,不过,柳烈云现在和扶阳站在了一起,这也从侧面的说明了扶阳他是什么人。

扶阳此时从天降下来,但是并没有站在地面,而是直接悬浮在半空,他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将他穿着的衣袍吹散对如同绚烂展开的繁花,衣裙绸带片片在空飞舞,而他此时头戴的流珠九旒帝冕,缕缕细珠从他额头方垂下来,几乎都覆盖了他那张被一层薄纱覆盖的脸。

“曦皇这次来找我,所为何事?”扶阳居高临下的看了我一眼,他那双蓝色的眼睛,隐藏在黑纱之下,盯着我看。

此时我看着他的脸,心里一时间有点难以相信,在我看见他的第一眼和到现在的间,他到底是以一副什么样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并且他此时对我的称呼也已经变了,恐怕是已经想和我划清界限。

我看着扶阳这样,心里冷笑了一声,这个天下,还真是没有一个能让我一心一意所交往的人。

“我是来找姑获鸟的,据说姑获鸟是被你带走了。”

我目视着扶阳,我倒是要看看他怎么回答我。

我以为扶阳起码也会遮掩一下,但是让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事,但我问问姑获鸟的情况的时候,他竟然毫不隐藏,直接跟我说:“我见这鸟儿对我有所帮助,请他到我的身边,做我的手下,若是你想见他的话,我便让他出来见见你。”

扶阳十分平淡的说出这句话,拍了拍手,像是在令人将姑获鸟带出来。

原本我来找扶阳,只是想问姑获鸟的下落,和认清扶阳的真面目,但是在我跟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眼神不断地看着他身后的幽君,而扶阳似乎也看见了我不断盯着幽君看的眼神,透过他脸被覆盖的薄纱,我看见了他那张猩红的唇扬了一下,问我说:“怎么了?幽君惹曦皇不开心了吗?若是这样的话,我便令人将他拖下去惩罚他,让曦皇开心。”

说完这话之后,扶阳扬起手,真的装出一副正欲叫人的模样,而我此时见他扬手,也生怕他真的会将幽君拉下去处罚,于是对他喊了一声:“慢着。”

幽君此时站在扶阳的身后,见我喊了一句慢着的时候,抬眼看向我,只见他此时的目光冰冷,根本没有了一丝从前的神色,看起起来像是冰一般,而站在他旁边的柳烈云,则看着我和柳龙庭的眼神,像是看见了杀父仇人似的,目光里透露着凶横。

“怎么了?心疼了?你不是爱着柳龙庭吗?怎么又心疼起幽君来,莫非,你是看了前世的记忆,忽然想起了幽君对你的好,移情幽君了?”

扶阳这话说的无的轻松,并且语气里夹杂着一些戏虐的意思,说完了这话之后,又侧眼看向柳龙庭,又是冷冷的一笑。

“你对幽君做了什么?”

既然我们之间的友情已经不再,那我也没必要再对着扶阳说任何客气的话,直接问他,幽君这幅模样,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他自己,反而像是被超控了。

柳龙庭也已经感觉到了幽君的不对劲,不过柳龙庭并未和我解释,倒是扶阳,见我问起幽君怎么回事,他现在心情倒是有点好,从半空降落了下来,向着我们走过来了一些,跟我们说:“我没对他做什么,只是他说他已经厌倦了你们这场无休无止的追逐,他将他的心给了我,以后心肝情愿的听我吩咐,你应该高兴才对,我替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这扶阳后面说的什么,我没有注意听清楚,但是当我听到他说幽君把心给他的时候,我心里简直是不可置信,这心不管是魔还是妖,都是最致命的东西,幽君算是再怎么想死,他自己去死好了,为什么要把心给扶阳,把自己的命运给别人掌控?还有柳烈云,恐怕她也是被扶阳给超控了。

从前幽君是我们的最大对手,现在扶阳的出现,让我再一次感觉到了恐惧的威胁,这个喜欢操控心脏的家伙,利用人心里最柔软的感情,来作为最为攻击力强的武器,用来对付我们。

“你做这么多,难道只是为了对付我和柳龙庭吗?”

我实在是不明白,如果扶阳是想杀我和柳龙庭,他有无数次的机会,但是如果他不是为了杀我和柳龙庭的话,那他又这么费经心思的布置这么多局来让我和柳龙庭陷下去,这又是为了什么?

“那可不是吗?你不知道你身边的柳龙庭,有多难杀,若是他肯这么轻易的让我杀了,你们也不会这么痛苦。”

当扶阳说完这句话,我转头向柳龙庭,虽然我现在已经有了从前的所有记忆,但是柳龙庭,似乎还是有很多东西在瞒着我一般。

“主人,姑获带到。”

仙凌的声音从扶阳的身后传过来,只见仙凌此时的手里拿着一只由青铜筑起来的鸟笼子,这个鸟笼子四四方方,全部都被封住了,但是当这笼子被仙凌提出来之后,里面忽然传出来了姑获鸟的声音:“白静,女曦,你们谁,柳龙庭,你们是不是来了,快救我出去,扶阳这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把我抓了起来,快放我出去!……。”

姑获鸟估计是在这青铜笼子里憋得很痛苦,在他喊得时候,我还能听见他的脑袋撞击青铜而发出来的声响,而这会扶阳似乎很嫌弃此时姑获鸟大吵大闹的声音,眉头一皱,低声骂了句:“吵死了。”

说着伸着手向着笼子方将手伸去,嘴里低声的在念动几句咒语,只见一颗小小类似心脏的东西,从这青铜里飘了出来,而扶阳用手托着这颗心脏,向着他的嘴里,送了进去。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