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要和你一起/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扶阳是当着我们的面,直接把姑获鸟的心脏给吃了!而在扶阳吃了姑获鸟的心脏后,关注姑获鸟的笼子瞬间打开,一只黑色并且长着金翅的小鸟从笼子里飞了出来,这只小鸟是姑获鸟。

此时的姑获鸟,不仅外貌和之前有些不一样,在他的心被扶阳吃了之后,他现在也不再叫唤,而是老老实实的向着扶阳的肩膀站了去,然后面向着我们,平常那双圆溜溜的眼睛里,此时对着我们,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情感,如同现在站在扶阳身边的幽君一般。

柳龙庭见扶阳已经控制了姑获鸟,但是他直直的脸并没有露出一丝惊慌的表情,刚才扶阳说都是因为他不好杀,所以他才会曲曲折折得做那么多事情,于是柳龙庭此时抬眼看向扶阳,跟他说:“既然你是认为我难杀,那么,你现在操控这些东西的心智,你认为好杀我了吗?”

扶阳一笑:“自然是没有这么认为,我只是觉得好玩而已,这杀人的方法有千千万万种,起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去,倒不如让你眼睁睁地看着你身边的人一个个的与你为敌来的痛快。”

这个世界死还要痛苦的是受到感情的牵绊,但是柳龙庭只不过是欠扶阳一条魂魄而已,至于让扶阳用尽这么恶毒的方法对付他吗?

“柳龙庭不过是欠你的一条魂魄而已,他早晚都有一死,你几千年前不急,可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开始着急呢?”

“因为有人告诉我,有一样东西能使我脱离这无边的黑暗,让我回到阳光之下,回到我的故乡去。”

扶阳在说着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散发出一丝迷恋的味道。

之前洛神跟我说过,扶阳的原身,是海鲛人,那日他变成柳龙庭的模样和我一起去人间的时候,他一直都在跟我说自由,还有对阳光的向往,他从前掌管酆都地狱成千万年,黑暗,地狱里的冤魂侵入他的身体,已经将他的身体本质都改变了,让他像是活在地下的鼹鼠,见不得阳光。可是他本身已经是古之神,如果他自己都没办法改变他的体质,又还能有谁能帮助他重回到阳光之下?

“这个人是谁?”我问扶阳。

扶阳在我问完后,他的神色才恢复了正常,不过他此时似乎并不想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跟我说:“这个人是谁,我自然是不会告诉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能让我回到阳间的东西是什么。传闻东皇神降世的时候,是怀抱着鸿钧老祖赠与的混沌钟而降生的,这混沌钟,是天地未开之前,孕育在混沌之法力无极的法宝,能用它做任何的事情,它像是一个心愿瓶,不仅有着巨大的力量,还能预知未来,实现任何人的一个愿望,帮我脱离这无边又黑暗的幽冥。”

柳龙庭此时在我的身边,我回到过去的时候,虽然是能感觉到他能预测未来,那个钟有很大的力量是不假,毕竟之前柳龙庭能做妖皇也是因为有这个混沌钟镇压天下妖神,但也没有扶阳说的这么全能,要是真的能实现愿望,柳龙庭也不至于被我打败,沦落到现在这种田地。

“那你看看柳龙庭,他现在神不神,妖不妖的,那个混沌钟真的有这么大的本事,他怎么不向混沌钟许愿让他过的好一点。”

本来我们现在的气氛已经很紧张了,但是我一这么损柳龙庭,柳龙庭顿看着我的眼神顿时黑了下去,这卖队友的,也没我这么卖的黑,不过说起来,我也只是知道柳龙庭前世有个混沌钟,但是从未见过他那个混沌钟在哪里,并且,算是今生我们过的再怎么艰难,也没听他说起过混沌钟,按照道理来讲这混沌钟是他最得意的法器,他不可能一句都不谈。

“那这个你要自己问问柳龙庭了,每个人的愿望都不一样,每个人要这混沌钟的用处也不一样,前世柳龙庭拿着这钟得到了天下,而我今天要这混沌钟,只想再能看见阳光,前些日子,我已经很多次派兵私下去请柳龙庭,希望能和他交涉,但是,他一次次的拒绝了我,这次你们来了,若是再不说出混沌钟的下落,恐怕这次不好回去了。”

别说是扶阳,连我也没见过柳龙庭的混沌钟是长成什么样子的,今天扶阳的架势,恐怕是不从柳龙庭的嘴里知道东皇钟的下落,他不会善罢甘休。

这我从来没有和扶阳交过手,只知道他的法力,能镇压住这昆仑山下的地狱之门,光凭这个,已经很难有神明做的到,如果他现在真下了狠心,这不管我和柳龙庭输,还是他输,对我们和人间来说,都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我已经说了,这混沌钟早在数千年前已经失踪了,我也不知道它的下落。”

“是吗?”扶阳反问了一句柳龙庭:“看来,这混沌钟对你来说,还是女曦要更重要。我想你应该也都知道了吧,外面那些妖军,正在到处的追杀女曦,想喝她的血,吃她的肉,想一步成仙。我估计,你应该也猜到了,这个谣言,是我放出去的,我一日不拿到混沌钟,我有千千万万种方法对付你们,并且那些妖邪,已经全部都是我的部下了,我把他们的心给全吃了,如今我统领妖鬼两族,你们还有什么本事来对抗我?!”

扶阳说到这里,哈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此时的笑声,让我听的格外的刺耳,从前我以为幽君是这个天底下最坏的人,但是现在看来,只要是人心恶起来,都是一样的。

在扶阳说完这些话之后,我见他将手扬了起来,嘴里在低沉的默念着一些咒语,并且在他念动着咒语的时候,此时阴间的黑暗黑的愈加猖狂,在远处不断的向着我们翻涌过来的乌云里,一阵阵类似野兽的咆哮声,不断的传了过来。

算是我和柳龙庭现在有再大的法力,我们现在在冥界,而扶阳又召唤出了妖军,我们和柳龙庭四手双人,也打不过这么多的妖邪,于是我对柳龙庭说:“龙庭,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要不我们先躲过这段时间吧。”

我知道我这话说的很没出息,但是现在该发生的事情已经都发生了,既然我们一下也没什么办法,那只能等我们找到机会,再来将幽君还有姑获鸟救出来。

不过现在柳龙庭像是已经忍了扶阳很久,在我跟他说我们要不要走的时候,柳龙庭看向扶阳的眼睛微微窄了窄,对我说:“你先回去等我,我一会回来。”

“你要干什么?”我问柳龙庭,柳龙庭此时,他还不会是想和扶阳决一死战吧。

“我要杀了他。”

柳龙庭回答我回答的简单。

“这……。”

我顿时愣住了,现在我们根本不是扶阳的对手,但是柳龙庭现在不走,我自然是不可能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跟着扶阳和他的妖鬼两大军对决,于是也放弃了要回去的念头,跟柳龙庭说:“那我和你一起。”

柳龙庭这下也没有拒绝我,对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叫我给他护法。

我的身体里还有柳龙庭给我的法力,帮他护个法问题不大,在我腾空而起在柳龙庭的身边布起一层结界的时候,柳龙庭嘴里开始念咒,整个地狱之门的飓风疯狂的刮动了起来,而柳龙庭看着扶阳,冷着声音跟他说:“你不是想要混沌钟吗?那我给你看看!”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