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五彩大凤凰/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柳龙庭嘴里不断的念动咒语的时候,地府风云大变,原本的地府一片漆黑,但是在柳龙庭念动咒语下,这些黑暗里流动汹涌的气,像是瞬间有了生命一般,不断的向着我和柳龙庭的身边盘旋过来,在我们的身边不断的呼啸、扶摇直!

我从来没有见过柳龙庭使用过混沌钟,没想到却在今生的时候能看见他亲自施展混沌钟的力量,在他呼唤馄饨钟的时候,巨大的电流从包围了我和他的气流劈下来,也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因为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强大,我感觉我的身体都快要融化在这巨大的电流之下,并且从我的胸膛里,似乎像是有什么东西慢慢流溢了出来。

“……混沌之界,塑吾金身,浩瀚宇宙,应汝而出!”

当柳龙庭将这咒语念完之后,我们头顶瞬间被一片金光所照耀,一口散发着太阳光还要强烈的光芒的金色大钟,此时悬挂在地府之,巨大的光芒照耀着整个地府,如一轮夏日烈阳,将原本乌黑的地府照的恍如白昼!

我惊呆了!

我只知道传闻得混沌钟,乃是古十方神器之首,在混沌诞生,法力浩大,可是现在一见,这股力量,简直让我感到震撼,整个地府,仿佛被放置在了强烈的阳光下,数千百万里的泱泱冥界,被这混沌钟的光芒所笼罩,一望无际,都是光芒,一望无际,都是金色!

根本不需要再说抚扶阳召唤而来的阴兵,地府里的阴兵,被这混沌钟散发出来的强烈如日光的光芒照得瞬间灰飞烟灭,而那些被扶阳所操控心智的妖兵,看见这大钟出现在地狱之空,几乎是出于本能的一大片大片的下跪,对着长空高呼:“东皇之尊,太一之皇,唯吾妖族,盛世永昌!”

声势浩大,听我一时间像是回到了过去,回到了过去被柳龙庭所统治的那个朝代,他乃万妖之皇,天下至尊。

在柳龙庭唤出来了这混沌钟之后,在他一挥长袖,刚才围绕着我们旋转的旋风瞬间戛然而止,化作黑烟消失在了我们的身边,而此时站在我们面前不远处的扶阳,在混沌钟出现之后,那耀眼的阳光一道道的刺进他的身体里,像是一把把的光剑,将他的身体刺穿,他脸遮掩住的黑色面纱,经受不住这强烈而巨大的光芒的照耀,开始在他的脸燃烧,烧出了他那一张微翘的下巴和一张精致的唇。

只见此时扶阳见着这么强烈的日光,闭着眼睛,嘴角微微的扬起,整个身体像是被这光芒压得像是往后翻,像是被果实压弯了的麦穗,身的长衣层层叠叠的倾泻在他身后的地,姿势十分古怪,并且此时他嘴里发出了一阵阴沉的笑声:“这是传说的混沌钟吗?果然名不虚传,真不愧是天下至宝,柳龙庭,你要什么,只要你将这种给我,我什么都愿意给你。”

“你没有东西配的起我,今日一战,便是你的死期!”

柳龙庭将手伸至他的唇边,正欲念咒,而此时扶阳转头看了一眼一直都在他肩站着的姑获鸟,像是在示意它什么,在他做完这个小动作之后,再问柳龙庭:“混沌钟有着这毁天灭地的力量,难道你真的没有向着他许过什么期愿?”

扶阳忽然问这个话,柳龙庭双眉一皱,柳龙庭刚才恐怕是在念咒语,没有注意到扶阳和姑获鸟的小动作,在柳龙庭皱眉的时候,我赶紧的对着柳龙庭喊了一句:“等会,龙庭,你什么都不要想!”

但是我说完这话之后,已经晚了,在我们面前的扶阳忽然直起了他的腰来,此时他身的衣服已经全部都被混沌钟的光芒所照的全部都在燃烧,他整个人像是从火堆里出来的似的。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说着,抬头看了一眼正悬浮在柳龙庭空为柳龙庭护法的我,然后再低头跟我说:“这个秘密如果被我说出来,你将会被三界,永世唾弃,沉沦我的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这是什么意思?柳龙庭向这混沌钟提出过要求?

不过此时柳龙庭并不在乎扶阳现在对他说的什么话,而是直接猖狂的扬起他的脸,傲视着扶阳:“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会害怕吗?!算是我要去你的地狱,那你也会死在我的前面!”

说着柳龙庭继续念动咒语,一道金色的气,从随着柳龙庭的咒语,从混沌钟直接迅速的飞了出来,眼见着要向着扶阳身体里贯穿进去,一阵老人的声音,忽然从我们的身后传了出来:“且慢!”

这老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当我向着这声音望过去的时候,只见是一道华光,向着我们飞了过来,并且在这道华光向着我们的眼前飞过来的时候,华光变成了一道白色的道家佛尘,一个白须银发的老者,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并且,随着这老者的出现,一阵凤凰的鸣叫声,瞬间也从我身后飞了过来,根本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脚下,直接掠过一只五彩凤凰,当这只凤凰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简直是惊呆了,一时间都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这是凤齐天?!

“你、你是凤齐天?”

我对着这只五彩的凤凰问了一句。

并且现在柳龙庭的法力也稳了下来,我也收了我的阵法,坐在了这只巨大凤凰的背。

“是我啊,不然还会是谁?曦儿你怎么把我都忘了?”

当凤齐天的声音从这只五彩凤凰口说出来的时候,我终于相信了过来,我太久没有看见他了,我找了他太久,现在他现在这么一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都不敢相信。现在确定是凤齐天,于是我赶紧的跟凤齐天说他这些天都去了哪里?怎么会进去华胥洞,他只不知道他在这个世界消失多久了?!

不过刚才柳龙庭那道正欲杀了扶阳的那道法力,根本没有因为那个老者的话而继续停下动作,那老者似乎很害怕扶阳死了,赶紧的挥出他手的佛尘,为扶阳挡住了柳龙庭的法力,那道光芒撞击在老者的佛尘的时候,佛尘瞬间破碎,两道法力相撞散发出一阵强大的余波向着我们周围扩散开去,像是扩至整个水塘的水波,震动了我们现在所在的整个地府。

老者看见他的佛尘被柳龙庭施展的法力给击碎了,刚才出佛尘的时候,出手那叫一个快,现在佛尘碎了,他那张老脸,一时间有些想哭,又有点过意不去,忍了一会之后,终于着着急急的向着这佛尘破碎的碎片走过去,一边嚎一边心疼的喊:“我的宝贝啊,这可是跟了我数万年的宝贝啊,这么断了,这么断了!我的心肝啊!”说着转头看向柳龙庭,对他说:“我在祖宗哟,你能不能把你那钟给收收,你要是再不收,这地狱的鬼魂,全部要被你这钟给烤死了,要是没了鬼魂,你孩子她娘辛辛苦苦保护下来的人间,那些人要绝种了哟!”

这老道说话,一点正形都没有,我听了他的话,往我们身后的冥界看过去,只见我们身后那些没有来的及躲进阴宅里头的鬼魅,全都死了。现在我们身后,除了那些妖魔,一片空旷,已经完全没有一个鬼魅的影子。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