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黑气/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前我对混沌钟只是知其物而从来都没有见过,现在柳龙庭好不容易展示了他的宝贝,我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刨根问底的机会,并且据说这混沌钟是柳龙庭出生之时的所抱之物,这跟红楼梦里的贾宝玉似的,生来带着块宝玉,命根子,所以我忍不住的问柳龙庭说:“龙庭,你这混沌钟,之前怎么都没见你用过啊?是真的能满足愿望吗?”

这世间的法宝千千万万种,有防火喷水造物的,这能满足心愿的,却是听的少。

见我现在对他的钟有了兴趣,柳龙庭对着我一笑,此时他的头枕在枕头,垂着眼睛看我的时候,满眼都是迷醉的神色。

看着柳龙庭这样,我还以为他正准备跟我说,没想到柳龙庭张开口的时候,竟然反问了我一句:“这么想知道吗?”

“当然啊,我自己男人的宝贝,难道我不应该了解了解吗?”

混沌钟的法力我是见过的,这么大的法力,也真是庆幸之前柳龙庭在人神和妖神大战的时候,他没有将这么巨大的法力使用出来,不然现在到底是谁的天下,都有点难说。

“那我偏偏不告诉你,让你好死。”

柳龙庭说完这话的时候,腰肢一用力,向我贴了过来,我此时像是被电击了一般,赶紧捂住嘴,向着他面前俯下身去,使劲的打了他一下,跟他说他过分了,现在家里这么多人呢,要是被听见了,明天都没脸出门了。

虽然在我说完这话之后,柳龙庭并没有回答我的话,但是他却也将握着我双手手腕的手掌,移到我的肩背后去,抱住了我,然后抚我的头发,我的头发都盖在柳龙庭的脸,柳龙庭在我发里侧脸跟我说:“白静,我爱你。”

我侧过脸看着柳龙庭,他此时的眼睛里,像是藏着星星。

“我也爱你啊,你快和我说说,咱们的混沌钟能不能许愿啊?要是能的话,你能借我用用呗。”

现在月儿的嗓子都没好,我的身体也不行,以前我能和柳龙庭一晚,现在不行了,主导权都在了柳龙庭的手里。要是能满足心愿,我要许愿让月儿的嗓子赶紧的好起来,然后是我的身体也能好起来,以后遇到了什么危险,我也能和柳龙庭一起面对。

不过柳龙庭听完我说这话后,翻身将我侧身抱进了他的怀里,并不急着巅峰。有时候我感觉他跟我做夫妻之事,似乎并不是为了体验极致的那种快乐,更像是一种拥有欲,或者是他较在乎那种两人相融的感觉。

虽然我很想要他,但是总不能每次都能表现出一副要吃了他的模样,并且他动身了会把我喂饱,所以我也由着他。

“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种东西是平白无故得来的,索取了某种东西,得付出另外一种东西,这愿望也一样,满足了愿望,要付出同等代价的东西作为交换。”

柳龙庭这话说的,像是我去华胥洞,去替他找圣泉的时候,跟那个洞神说的话一模一样,我看柳龙庭说的这么严肃,我心想如果真的混沌钟这么好的东西柳龙庭却一直不用,这会不会也是因为有什么他驾驭不住,或者是他无法掌握的力量?

我也不是个死缠烂打的人,既然柳龙庭解释了,我也不再多为难他,想到在地府的时候,扶阳问柳龙庭说他是不是已经向着混沌钟许愿了,而当时柳龙庭的回答像是已经认同了,如果柳龙庭他自己都没办法完成的事情,向着混沌钟许下祈愿,那混沌钟向着柳龙庭又索要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那你对混沌钟许过祈愿吗?不准骗我,也不准不回答。”

这些事情,柳龙庭一直都不曾说过,我所知道,也是从别人的嘴里所知道,我问柳龙庭的时候,先堵住了他不想说的退路。

柳龙庭的眼睛看着我好一会,像是在犹豫,不过当他的神色温和下来之后,回答我说:“许过。”

“那是什么愿望?”

柳龙庭算是不用混沌钟祈愿,光他拿着混沌钟能镇压天下万物,他还有什么心愿不能完成的?

“你傻啊,你过生日的时候许愿都不能让别人知道,知道了不灵了。”

见柳龙庭又在忽悠我,我顿时说了他一句可拉倒吧,不过我又好的问了一下他:“那你的愿望实现了吗?”

“实现了。”

我特么在柳龙庭说实现了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无的羡慕他的,如果真的能满足自己所想要的,哪怕是付出再多,换做是我我也心甘情愿,只是现在我似乎也没有什么很大的期待,柳龙庭在我身边,凤齐天月儿也都回来了,可能除了不知何时的死亡之外,似乎别的对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威胁。

第二天早起来,我去厨房给凤齐天做吃的,在我忙活的时候,凤齐天叫厨房里请来帮忙的厨娘叫了下去,然后笑盈盈的从我身后贴了过来,将脸搭在我的肩,问我做什么好吃的。

昨晚柳龙庭跟我说了要跟凤齐天保持点距离,我伸手推开了一些凤齐天,叫他别老这么没正形,现在我们都住在柳龙庭家里呢,等会柳龙庭看见他这么粘我,又要把我教育一顿了。

凤齐天听我说完这话,扁了下嘴,哼了一句:“看见了又能怎么样,只要你不答应,他不能把我赶走。”

“哟哟哟,看把你给理直气壮的,看你这副鸠占鹊巢的模样,快去给我端盆水来,别啰里啰嗦了。”

我赶着凤齐天走,不过昨天凤齐天说到他之前会去华胥洞,是有一道黑气不明的出现在了昆仑山之,他们是追着那道黑气才进了华胥洞,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了那次我和幽君从华胥洞里出来的时候,一道黑气,也跟着我们出来了,这两道黑气,是不是同一个东西?

在凤齐天给我端着水过来的时候,我问他说:“齐天,你昨天说的你和元始天尊去追的那道黑气,是怎么回事?”

说起这个,凤齐天收了他刚才那副孩子气的表情,一边给我倒水,一边说:“那黑气,在你离开后不久,来到了昆仑山,一直围绕着昆仑山盘旋,它身的气十分污秽,把昆仑山的灵气都污染了,我也不知道这黑气是什么来头,连原始天尊都有些难以猜测,不过我见那老头对那黑气挺在乎的,他根本没有吩咐人去调查那道黑气,而是自己亲自去追查,所以我们才追到了华胥洞,要不是你说,洞一天外面一年,我还被蒙在鼓里,是可惜了月儿,都是我没照顾好她,才让该死的幽君有机可乘……。”

是原始天尊硬拉着凤齐天进洞的,这件事情也不怪凤齐天,并且月儿现在已经安全的回到了我的身边,我也不想再追究这件事情,对凤齐天说他可别自责了,又不是他的错,再说幽君已经将月儿好好的带到这么大,我对他已经很感谢了。

“现在我担心的是那道黑气,昨天在我们回来的时候,元始天尊叫我十日之后去找他,我隐隐的觉得,原始天尊找我肯定也是说这黑气的事情,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说十日之后我要不要去见原始天尊?”

“那你想去吗?”凤齐天问我。

我摇了摇头。

我怕这一去,然后又会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太累了,我想将一切都放下。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