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惋惜/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七十四章:惋惜

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这东西的具体情况,要是我一直都在为这件事情烦心,柳龙庭恐怕也会受到我心情的影响,于是我跟柳龙庭说不想了,本来还想像是平常一样,亲昵一下柳龙庭再睡的,不过当我向着柳龙庭靠过去的时候,想到月儿还在我的身后,我总不能当着孩子的面跟着柳龙庭好,于是我平躺过身,看着床顶的流苏穗子。

有些想躲开的事情,不管怎么样,都躲不了,可能这是命,我们每个人,都是在遵循着命运的安排,一步步的走下去。

月儿蜷缩在我的身边,见我本想去亲柳龙庭,然后可能也是知道我因为她在我身边的原因,没跟柳龙庭好,于是从我身边爬了起来,在我手写着:“娘亲和爹爹把我当做是透明人好啦,你们不用管我,想做什么做什么,我不会打扰爹爹和娘亲的。”

月儿这话说的,顿时让我心里一阵尴尬,这孩子往哪里想去了?本来我和柳龙庭也没打算做什么,但是被她这么一说,像是我们两人要做什么事情似的,于是我转身跟月儿说她在想什么呢,赶紧的睡觉吧。

估计是柳龙庭听见月儿说的这话,觉的有趣,在我给月儿掖着被子的时候,跟我说:“月儿这孩子,跟你简直是一模一样。”

可拉倒吧,我心里顿时骂了一句柳龙庭,要是他觉得月儿跟我一模一样,那为什么不喜欢月儿,把月儿看的像是别人的种似的,这真是,怪不得人和妖怪到最后还是人成为了这世界的主宰,这妖是妖,不管怎么修炼,有些时候脑子是一根筋,不懂变通。

不过当然这话我是不敢跟柳龙庭说了,要是说了的话,他非得会生我的气。

这几天的时间里,因为还么到赴约的时间,我们一直都在家里等着,这几天我和月儿都没有感觉到那个东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倒是让我安心了不少,在十日之期到了,本来还想带着凤齐天一起去昆仑山,现在我知道他还好好的活着,并且活的还很好,对他的关心和照顾自然是没他前几天刚来柳家时照顾的好,让他去跟元始天尊学些本事,对他也还是不错,不过凤齐天这会死活都不肯去昆仑山了,生怕原始天尊不让他回来。

见凤齐天这样我也没办法了,只好叫他在家里照顾月儿和龙腾娇儿他们,我们应该也很快回来。

凤齐天见我答应他不去了,顿时十分神气了起来,跟我说叫我去吧去吧,家里放心的交代给他和虚了。

说实话,在去昆仑山的路,我是十分紧张的,也不知道元始天尊约我要跟我说什么,虽然我和元始天尊都是盘古精灵所化,但是我和他要是说起来面对面的相见,还是他救扶阳那次,之前我求他让他帮我照顾月儿的时候,他都不屑于露出他的真面目来见我的。

这老头,还真的跟凤齐天说的一样,怪的很,喜怒无常,想干嘛干嘛,想见谁,什么时候见,什么时候见,一点都不按照套路来。

我和柳龙庭再次到玉虚宫门前的时候,还没等我们神辇停稳,听见在玉虚宫门口一个扫地小童的声音向我传了过来:“凤凰呢?怎么没见那兔崽子跟你们一块来?”

这小童稚嫩的声音,来骂凤齐天是兔崽子,我顿时回了一句这小童真是胆子大的很,也不怕我把凤齐天叫过来,来揍他一顿。

柳龙庭看了一眼这扫地小童,向我侧过身来跟我说了一句:“这是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

这么一个孩子?并且身也没有一点仙家的气息,要不是柳龙庭跟我说这孩子是元始天尊,我差点想说看来元始天尊这几天整理的不错啊,都没几天的时间,招到了给他玉虚宫扫地的小童,毕竟他之前走的时候,这宫里里里外外的仙童,都被幽君和柳烈云杀了。

元始天尊看见了柳龙庭微微对我侧了下头,顿时不服气的说了一句:“还说我是你是同根生的,你连我这个老哥哥都认不出来,还不如你男人呢。”

听着元始天尊竟然这么说我,我顿时想跟他争论我现在生病呢,哪有这么多闲情猜他是谁?不过想到我来找元始天尊,也不是来跟他吵架的,于是我正经了下来,问元始天尊说:“十天前仙尊约我过来,是为了让我来猜您身份的吗?”

见我忽然正经,而元始天尊这小童的模样确实也不够逼格够档次,可能是他觉得气势没有压过我,于是立马变回了他原本的模样,满头鹤发,仙风道骨,手里换了一根新的佛尘,跟我说:“当然不是,随我进宫谈吧。”

当我和柳龙庭正打算跟着元始天尊进他的玉虚宫,不过在这时,元始天尊忽然又转过了身来,对着柳龙庭说了一句:“你在这宫外候着吧,今天我找女曦来,是为了和她谈家室的,你现在还不算是女曦的什么人,等我们谈完了,女曦自然会出来找你。”

虽然元始天尊从前和我也没有过任何的交集,但是他却能清楚的知道我和柳龙庭的关系,而柳龙庭在元始天尊说完这话后,神色有点僵硬,这元始天尊的意思无非是我和柳龙庭还有实无名,根本不算是夫妻,所以将柳龙庭排斥在外了。

这柳龙庭愿不愿意娶我,我倒不是太在意了,娶又怎么样,不娶又怎么样,日子还是一样的过,不过这会我怕柳龙庭尴尬,跟他说先回去吧,我说完了事情,马回来。

柳龙庭转头看了我一眼,神色有些像是刻意压抑住的平淡,跟我说他在这等我,等会我和他一起回去。

想当初,柳龙庭称为东皇神的时候,再怎么也轮不到元始天尊说这话,算是见原始天尊一面,都是看的起他,今生失去了势力,过了平凡的生活,几乎活的没什么尊严了,也不知道柳龙庭是怎么接受的了这种差落感。

元始天尊叫柳龙庭在外面等着,我自然是对他有点不满,在我跟他进去的时候,抱怨了一句他该不是现在故意趁着柳龙庭没有了势力,来打压他吧。

宫里现在也没有一个人,听我这么说,元始天尊顿时转头对我嘿嘿笑了一下,向着我身边走过来,跟我说:“我好歹也是一堂堂天尊,怎么可能会为难别人,不过说起来,柳龙庭的性格,和他前世,简直是相差了十万八千倍,怎么改变的?你是怎么调教他的?”

“哪有什么调不调教,可能是长大了懂事了吧,毕竟以前的时候还小,年少轻狂,总会做一些热血冲动的事情。”

我说的无所谓。

“只是可惜了……。”元始天尊接过我的话,不过没有再说下去。

“可惜了什么?”我反问元始天尊。

但是元始天尊这会不详细说了,跟我说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这老道是老道,种念叨着些神神乎乎的,我也没缠着他问,于是转了话题,然后再问元始天尊:“前几天,我发现有一股黑气跟踪我,我听凤齐天说,天尊你也看见了那股黑气,并且是随着这股黑气追到了华胥洞,这股黑气,只有我和我的女儿才能看的见,除了我们两人之外,也只有您,您能告诉我这东西是什么吗?”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