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真心流露/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仙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叫我不要和柳龙庭在一起了吗?”

元始天尊说这么多,无非是把我和妖族区分开来,而柳龙庭他执有混沌钟,只要是他想倒戈重振的话,将又会成为妖皇,到时候我们是势不两立。

“不仅不是,正好相反,我倒是希望你能一直都留在柳龙庭的身边,我见你们现在的感情也不错,如果能将这份感情永远的保持下去,你控制住他,那这天下将永世太平。”

本来这话说的也没错,只要柳龙庭和我在一起的话,算是他想重振妖族,也要考虑我的感受,但是现在被元始天尊这么一说,倒像是我和柳龙庭在一起,却变成了另外的一种目的,爱情本身是要纯粹的,两个人在一起也要相互自愿,如果被套了什么枷锁,那变得毫无意义。

“算是你不说,我想柳龙庭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反叛,他执有混沌钟,想反叛的话早反了,也不必等到现在天下太平的时候再反,我和柳龙庭,都是自愿在一起的,你不要老说一些来影响我们之间感情的话来。”

“若是我的话真的能影响你和柳龙庭的感情,那你们的感情也不值钱,我想告诉你的是,你们相爱在一起可以,但是你不能忘记你自己的使命,一切都要防范于未然,不到等到最后的时候,才幡然醒悟,这人世间有很多这种人,你已经不再是普通人,我希望你不要步入从前的后尘,哪怕算是最亲近的人,多个心眼,也总后悔莫及要强。”

原始天尊跟我说这话,像是他有多了解我似的,虽然我从前确实是被柳龙庭这么一招招的算计过,但是他又把他的过错全都弥补了回来,现在元始天尊说的任何一句话,都让我觉得对我都是有弊无益,于是也懒的再听他说下去,起身直接对着元始天尊说:“你若是找我来,是为了说这些话,那我觉得我们也没什么好交谈下去了,我们虽然都是同为盘古精气所化,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一定要听你们的,我以后做什么事情,也自由分寸,还希望仙尊以后不要因为这种事情,而来打扰我。”

我说完这话之后,转身欲走,不过在我转身走的时候,元始天尊在我身后感叹了一句:“终究是柳龙庭把你变成了妖怪,你才这么向着他,不过也没关系,日后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找我。”

拉倒吧,我怎么还会来找他?

我头也不回的走,他刚才说的这些话,让我一个人听见了也算了,若是要柳龙庭听见了,恐怕我以后对柳龙庭好,都会觉的是另有目的。

见我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元始天尊似乎还有什么话要交代我,赶紧的向着我身边飞了过来,跟我一起往外走:“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要提醒你,你可得多注意幽冥大帝,他一心向往自由,若是真的是受到了什么人的唆使,他真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扶阳是什么样的,我自己心里清楚,怎么感觉这元始天尊口里没半句有用的话,我也没搭理他,在他送我出玉虚宫门口的时候,柳龙庭在外面等我,刚才元始天尊还叫我多注意柳龙庭,现在他看见了柳龙庭,又恢复了一副老顽童的模样,笑嘻嘻的给我们送别,叫我们回去的路小心一点。

在回去的路,柳龙庭问我元始天尊跟我说了什么?

我自然是不会把元始天尊让我提防他的事情告诉他,跟柳龙庭说元始天尊叫我们多多提防扶阳,说扶阳后面一定是有什么大东西,不然若不是什么大东西,扶阳他自己本身的法力已经这么高,又怎么可能会对那个东西言听计从呢。

“那你问了他那团黑气是什么吗?”毕竟我和柳龙庭会来这的根本原因,是为了问清楚这团黑气是什么,而我也回答柳龙庭,说这黑气是我脑子里的一股幻觉,可能我们之前都是盘古精气所造的人,所以这个幻觉,是想提示我们什么吧,不过既然是幻觉,那没有了什么杀伤力,以后也不值得在意。

我这话的内容,都是直接按照元始天尊给跟我所说的照搬给柳龙庭听,但是柳龙庭听了我的话后,对我确实微微皱了了他那好看的眉头,有些疑惑的问我说:“但是我种觉的这个东西并不是纯粹的精神意念这么简单,不过元始天尊倒是说对了一句,能穿梭在你和他之间,还有月儿之间的东西,一定是与你们有着一样的共同点,那个东西借着你们身的共同点,所以才会在你们几人之间流传,但是它一定有着些什么很强大的目的,因为这东西身散法出来的邪气非同小可,要么是恶灵复活,要么是有什么厉害的东西,想借着你们的力量,做出什么大事来。”

当我听到柳龙庭这么分析之后,确实觉的柳龙庭所分析的,元始天尊分析的要靠谱了很多,如果是什么恶灵要复活,那么这个东西是与盘古有关,难不成是死去了无数万年的盘古要复活?还是盘古的什么东西也遗留下来了,想通过我们的相同力量,做出什么大事情?

我想到这的时候,心里顿时惊讶了起来,柳龙庭的这个假设,最好是没有,如果有的话,恐怕我们日后的生活,根本很难再恢复太平。

“这个猜想,我觉得可能更实际,但是元始天尊跟我说这个东西没什么用,叫我不要太在意,这东西身散发强大的邪气,也是他自己说的,他没有想到你这个假设吗?”

我有些好的问柳龙庭。

柳龙庭微微低下头,沉思了一下,跟我说他没怎么接触过元始天尊,对这个暂时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元始天尊本应该是个法力无边的古神,以慈悲为怀,并且料事如神,如果这个黑气不怎么重要的话,他怎么可能会让玉虚宫的百位仙童看守着月儿,如果会这么做的话,那一定是,这团黑气,会这个百十来个仙童的性命,更加的重要。

看着柳龙庭认真的对我说教的样子,我转头向着柳龙庭的怀里躺了进去,这一件件的事情,像是被乱缠住的,解不开,道不清,只是我有点害怕,柳龙庭真的会像是元始天尊所说,会为了复兴妖族而与人族做起战争的话,那到时候我该怎么办?我该选择保护人,还是顺应柳龙庭?

这一切,都是我担心的问题,正好现在也还没到家,路也只有我和柳龙庭两个人,于是我试问着探柳龙庭的口风,问他说:“龙庭,你拿着这么厉害的一个造物鼎在手,现在却做着一个无名无分的妖怪,难道你不觉得委屈,不想夺回你从前的光辉和荣耀吗?”

见我忽然对他问这话,柳龙庭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跟我说:“若是我想夺回从前的荣耀,我从前不会将造物鼎给你,既然是从前的事情,那从前的让他过去,只要你不嫌弃我连个仙家都不是,我倒是觉得做一个妖怪更来的自由一些,并且,只要你在我身边,哪怕是做只畜生,我也心肝情愿。”

可拉倒吧,还做畜生,他的原形也是个畜生啊,他以为他是神呢!

不过柳龙庭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确实是让我无的暖心,于是在他说完之后,我忍不住的起来向着他腿坐去,抱着他的脖子在他唇亲了一口,然后看着我眼前柳龙庭这张白皙又精致的过分的脸蛋儿,跟他说:“我想要你。”

“这都快到家了……。”

还没等柳龙庭的话说完,我直接接过他的话:“我不管,我现在想把你生吞活剥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