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因恨拒绝/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龙庭听我这话,眉头轻轻一挑,像是故意玩我似的,跟我说:“那我们要是到家门口了,还没做完这么办?”

之前柳龙庭可不是这样的,又淫又没下限,我这会好不容易对他主动一次,他还扭扭捏捏了起来,担心这个那个,本来我对他的兴致很高,但是他现在一跟我说这话,像是顿时在我的身泼了盆冷水,于是松手放开了他,堵着气想从他身下来,并且对他说:“要是你以后想要,我也不给你了。!”

见我不开心了,想从他腿下来,柳龙庭侧头看着我,抿嘴笑了一下,伸手抱着我的跨,将我向着他的腿更坐进去了一些,然后他的腰躺在了座椅的靠垫,腾出覆下一大片能容我坐下空间,跟我说:“把我束腰和腰带解了。”

看着柳龙庭这样子,那他是同意了?刚才我被他浇灭的火,现在又一下窜了起来,立马向着他的胸口躺下去,伸手将束着柳龙庭那段结实的蛮腰的腰带全都解开,然后一层层拉开他的衣裙,扶着他的腿,向着他身前跪蹲了下去。

没有什么羞不羞耻,我跟柳龙庭在一起也这么多年了,当柳龙庭将我往他身拉起来,并且换姿势问我有没有舒服一点时候,我看着他的脸,想着可能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是跟他在一起吧。

过程激烈又很快,毕竟也快要到家了,在到柳家门前时,我和柳龙庭都已经整理好了衣服头饰,月儿在家感觉到是我回来了,赶紧的出门来接我,在我手写着我问到那个东西是什么了吗?

月儿因为我的原因,也能感觉到那股黑气的存在,我自然是不想让月儿担心害怕,对月儿说那东西是一个顽皮的小鬼,到我们家来捣乱了。

在幽君走后,不管我对月儿说什么话,月儿都是深信不疑,只不过在她问我这话之后,犹豫了一会,又在我手写着说:“那娘亲知道我爹爹在哪里了吗?我好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了,月儿很想他。”

月儿说的,无非是幽君,如果幽君是从前的模样,我倒是愿意跟月儿说幽君怎么样了,只是幽君的心脏现在被扶阳给吃了,并且操控了他的意识,哪怕是现在月儿看见了幽君,幽君恐怕也不会认识月儿。

这点让我十分的头疼,不知道怎么回答月儿,柳龙庭站在我的身边,见我不好回答,于是弯下腰,伸手摸了摸月儿滑嫩的脸蛋,回答她说:“幽君现在过的很好,你不用担心他了,好好的在家里和龙腾娇儿玩好了。”

柳龙庭还是极少对月儿主动说话的,只是最近他对月儿的表现,倒是让我有些满意,这也说明柳龙庭还在乎月儿,只不过月儿看见柳龙庭跟她说话,眼神有些怯怯的,像是一只不敢接受别人好意的小雀,虽然对着柳龙庭点了点头,但却是一直都抱着我的腿。

这丫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种怪脾气,都说女儿跟爹亲,这月儿怎么相反。

现在我也只能用月儿跟柳龙庭还不是太熟的理由来安慰我自己,一个对我来说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一个是我最想保护的人,缺了谁,我心里都不会是滋味。

“对啊,幽君他现在过的很好呢,你不要担心了,只要月儿能健康长大,是娘亲现在唯一的期愿了。”我说完,抱起月儿,向着屋里走了进去,只是现在幽君沦落到被人操控,虽然说我对他没什么男女之间的感情,但是这么长久的生生死死纠缠,还有月儿对他的依恋,我又有点不忍心看着他这么堕落下去,况且他现在站在扶阳那边,扶阳想要柳龙庭的混沌钟,到时候扶阳一定会派的幽君来对付我们,与其这样,倒不如我们先把幽君他们救出来,别让他们和扶阳合谋,这样的话,不管是对我们自己,还是对他们,都是好处。

但是靠我现在一个人的能力,是不可能把幽君和姑获鸟救出来的,而柳龙庭又一直都较厌恶幽君,我又不好怎么跟柳龙庭说这件事情。

但是算是不好说,终究也是要说,柳龙庭有混沌钟,如果他愿意的话,这个世界根本没有谁是他的对手,更不要说是扶阳。

白日里没时间跟柳龙庭说这件事情,因为要救幽君的事情如果是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的话,大家肯定以为我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幽君之前把我们害的这么惨,而我现在却还要救他,简直是不可思议。所以我选了在晚我们床要睡前,再把这件事情跟柳龙庭说,毕竟柳龙庭不会对我有意见。

“龙庭,你打的过扶阳吗?“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见我忽然问这个问题,以为我是在担心扶阳来找我们麻烦,于是对我侧过身转头看向我,对我说:“若是硬战,当然可以,只不过你舍不得他死,他死了,没人还愿意去镇守地狱之门。”

见柳龙庭还没理解我的意思,我又跟他说了一遍:“我不是这个意思,当然现在不能对付扶阳本人了,若是他死了,这地狱之门越来越大,到最后,恐怕会吞噬人间。”

“那你怎么忽然问我这个问题?”柳龙庭眉眼间有些戏弄我的意思,伸手进被窝,抓了我的腿一把,跟我说:“你该不会是同情他了吧,觉的他被埋没在冥界这么多年,连普通人日日都能见到的阳光,他都没办法见到。”

对扶阳的同情我还是有一点的,只是这些都不是重点,在柳龙庭两次误解我意思之后,我也不跟他绕弯子了,直接说:“现在幽君姑获鸟,还有你二姐,如今都已经成为了扶阳手下,我想问你,我们要不要把他们救出来,他们的心脏都被扶阳吞了,我们要是不救的话,未免也有些薄情了。”

当柳龙庭听我说到这话听见幽君的时候,刚才对我嬉笑的神色镇定了下来,看着我的神色像是能把我内心看穿似的,反问我说:“那你觉得,幽君该救吗?当初柳烈云这么害你,那他该救吗?”

“可是柳烈云是你的姐姐啊?怎么不该救?”

“那我之前为了你和她断绝关系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她是我的姐姐,叫我手下留情?”

看见柳龙庭这一谈起幽君和柳烈云有些怒气的模样,我顿时有些生气了,我现在不也是和他商量嘛?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

“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你不要生气好不好,那姑获鸟没做过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情,我们也总可以去救它吧。”

柳龙庭在被我这么一说之后,像是也感觉到了他的语气有点冲,于是平静了下神色,不过语气还是有点冷,转过身平躺着,跟我说:“它不值得我费这么大的力气去救。”

说着这话的时候,柳龙庭侧过脸看了我一眼,根本也不等我多说,直接跟我说:“你让我去救他们,无非是想救幽君吧。”

我顿时被柳龙庭这话怼的哑口无言,可能柳龙庭在我一开始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猜到了我是想救幽君,所以神情变化才会这么大,我也知道柳龙庭身为一个男人,幽君之前对我有过那种事情,柳龙庭巴不得杀了幽君,之前忍着没对幽君下手,也是因为我在乎月儿,而月儿在乎幽君,现在幽君自己去送死,他求之不得,怎么可能又会去救他?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