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月儿原身/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仙凌对我说的这话,咬牙切齿,像是没有了任何办法而对我做出最后的威胁一样。

不过不管怎么样,扶阳给我的第一印象也还不错,看着扶阳现在一副若有所失的模样,我对仙凌说:“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看看你的主人到底怎么了?”

毕竟我病了这么久,久病成医,一般的病症,我也能瞧好。

当仙凌听见我说我愿意给扶阳瞧瞧的时候,瞬间有些心动,犹豫了一下,不过看了眼扶阳之后,又立马转头向我看了过来,怒斥我说:“你要是真的关心我主人,让柳龙庭把混沌钟送过来,只要我主人拿到了混沌钟,什么病都好了。”

仙凌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一边哭着,一边又抹着眼泪,我看着仙凌和扶阳这样,心里又有点不是滋味,不过我知道我此时是圣母心发作了,于是也没再管扶阳怎么样,直接被幽君押下地牢了、

而幽君也除了在天跟我说的那句说他永远爱我的话之外,到了冥界之后,也没有再跟我说过一句好话,并且看着我的眼神也无的冰冷,不再有任何的感情。他的这种表情,都让我有点不敢相信他刚才说的是真还是假,不过不管是真是假,现在我最担心的是柳龙庭会不会真的带着混沌钟过来,还有要是月儿醒了,看见了幽君这副样子,该怎么办?

在地牢里,幽君估计是接到了扶阳或者是仙凌下来的旨意,说是柳龙庭快要来了,最好是先打我一顿,打的我皮开肉绽,等会好带我去见柳龙庭,和他交换。

此时我真的无的恨我自己,为什么我的身体,永远都是这么弱,为什么我的血都是作为贡献品供出去的,难道我从一生下来,是个牺牲品吗?

幽君接到命令之后,也没有犹豫,拿起了鞭子,冷眼看着我,扬起鞭子,立马向着我的身抽打了下来!

整个幽冥宫,我进来也有好久的一会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面,我硬是连一个阴兵都没看见,而现在算是要打我,也是幽君出手。本来我以为很痛,不过当幽君的鞭子抽打在我的身的时候,我只看见了我身的皮肉随着幽君的鞭子抽打,一道道的血肉瞬间向外翻了起来,鲜血四溅,而我竟然一点都感觉不到这种痛苦。

我抬头看起幽君,以为是他帮我做了什么法术,但是当我看向幽君的时候,幽君还是这个老样子,看着我的眼神毫无感情,像是个机器一般,将鞭子不断的往我的身抽打!

虽然我没有痛感,但是随着我身的鲜血流的越来越多,我原本身体里的血没恢复,现在又受到鞭刑,血流的我满身都是,在严重失血的情况下,我的身体虽然被锁链锁吊着吗,但是我感觉我浑身都在发冷,并且身体里的力气,完全都使不来了,好在现在月儿不跟我锁在一起,不然的话,月儿也要跟我一起受这样的苦。

我自己看着我身的血肉横飞,心里不断的在担心要是我再这么被打下去,我真的会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如果我死了月儿和柳龙庭他们会怎么样,我实在是不敢想象我死了之后,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于是在这个时候,我张口求幽君,跟他说:“求你别再打我了,不然我会死的。”

幽君在我对他说着这话的时候,手里的动作微微的停了一下,我以为他这下停了下来,不会再打了,没想到他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说了我一句:“那是你活该。”

说着又扬起他手里的鞭子,向着我的身猛抽了下来,我的衣服全都是血,连脸,也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

可能是被这鞭子抽打在我身的声响给惊醒了,被锁在我身旁不远处的月儿,这时候,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向着声音传过来的地方望过来,当看见我满身是血的被锁了起来,而幽君此时正在打我的时候,月儿的那双小眼睛都瞪圆了,看着幽君,嘴里啊啊啊的发出一阵尖细的声音,像是在叫幽君住手,但是此时幽君算是知道月儿已经醒了过来了,但是也完全的没有在乎月儿是怎么样的,反而听见月儿大哄大叫,转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月儿,对她说:“你再敢吵,我先杀了你!”

月儿从来都没有见过幽君对他的这种态度,顿时被吓坏了,瞪着眼睛看着幽君。眼泪瞬间流了下来,见幽君又开始拿着他手里的鞭子抽我,月儿赶紧的拖着铁链,想要朝我爬过来,但是她身的铁链长度有限,根本爬不到我的身边来,而身的血被幽君打的,都溅到了月儿的身,月儿一边伸手捂着她的脸的血,一边啊啊啊的大叫,像是想阻止幽君,但是见幽君根本不听他的的任何话,也不知道是她太急了,还是内心在受了这么大的冲击之下,整个人的气势也不一样,像是要发怒了一般!

我看着月儿现在有点不太对劲,生怕他会做出什么伤害她自己的事情来,于是我赶紧的安慰着月儿,跟她说我没事,叫她不要担心我。

但是我身体此时伤的实在是太厉害了,我每说一句话,口都会吐出一大口的血,这让月儿看见了,更加的着急,并且在她急到极致的时候,我看见月儿脸的神色,忽然变得僵硬了起来,五官硬在了脸,一股金色的气,从她的头顶猛地冲了出来!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月儿这样,算是我现在都快不行了,但是我看这股气从月儿的头顶冲出来的时候,还是惊呆了,因为跟着月儿脑袋这股金色的气出来的时候,还有一条金色的小龙模样影子,从月儿的头顶冲了出来!

这、这是月儿的元神?

她的元神不像柳龙庭,而是,跟我一模一样,是条龙。

我一直都以为,月儿会随着柳龙庭,但是看见月儿也是龙身的时候,我心里一时间有些惊讶,我是被柳龙庭的妖气所影响,才变异成了妖,但是月儿她身并没有半点妖气,她为什么跟我一样,但是在元神现身的时候,却没有妖气?毕竟他是我和柳龙庭生出来的啊,我们两个可都是妖怪!

在月儿的原身从她的脑袋探出半个金色的龙头之后,锁在她身的链锁自动打开,像是有一股天生的神力,她能控制住所有的东西一般,而幽君这会不管月儿怎么样,他都没看月儿一眼,正打算扬起鞭子又向着我身抽过来的时候,月儿抬眼看着他,眼里满是眼泪,直接扬起手,将幽君的手定在了空,不让幽君动弹,反手一转,幽君手里的鞭子,顿时往地掉了下去。

毕竟幽君是月儿的爹,月儿将幽君手里的鞭子拿下来之后,也没再管幽君,而是向我走了过来,看见我身满身的血,她的怒气也逐渐的消了下去,伸手轻轻的拉着我的衣服,不停的哭,想对我说什么,确是一点都说不出来。

看着月儿这样,我心里真是难受急了,此时我也不好多跟月儿说话,我一说话从我口吐出来的是血,手脚又被锁链锁在了一块巨大的图腾石板,我根本不能动弹,只能颤抖着用脚屈膝着向着玉儿靠过去一点。

“幽君,柳龙庭来了,我们把女曦和他女儿,带出去给他瞧瞧!”仙凌的话,从牢门外传了进来。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