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如影随形/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龙庭说的这句话,我竟然无力反驳。

此时我也根本再也不想说爱是付出,爱是成全,这些对柳龙庭来说,都是没用了,我爱他,他成全了我,让我跟他在一起,我恨他,他也成全了我,让我离开他,我好是柳龙庭掌握的一个宠物,或是一盘盆景,限制我发育壮大,只为了我能一直都处于弱者的身份,好寻求他的照顾和帮助,对他喜欢,和他在一起。

“对,你说的什么都对。”

我也懒得跟柳龙庭再争论下去,没用的,他决定想做的事情,在我没有能力去扭转他的想法的时候,我说任何话都没有用。

尽管我此时的语气很是敷衍颓废,但是柳龙庭根本不在乎,低头在我脸亲了一下,对我说:“这样才是最好的。”

我们出后院门的时候,正好碰见了凤齐天从后院进来,当凤齐天看见柳龙庭抱着我的时候,脸顿时有些微怒冲了来,不过毕竟他现在也住在柳家,也不好对着柳龙庭大声质问着什么,于是问我说昨晚我去哪里了?怎么他来找我,没看见我的人?

现在我已经被柳龙庭气的是一句话都难以说出来,加我这样被柳龙庭只裹了一件衣服抱着,有点尴尬,于是我没有回答凤齐天,而柳龙庭见我没回答,于是对凤齐天笑了一下,跟他说:“昨天你主人想我了,来书房找我,和我一起睡书房了,怎么了?你主人想和我云雨一番,也要先和你说吗?”

……。

我不知道柳龙庭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原本已经改了很多刁钻痞气的性格,现在又回来了,我直接骂了一句柳龙庭是不是有病啊,说起来想从他身下来,但是柳龙庭双手这么紧紧的扣住了我,不让我动弹,挑衅又傲气的看着凤齐天,叫他让开,然后这才大步流星的从凤齐天的生变走了过去。

“柳龙庭我告诉你,我喜欢你是没错,但是你最好是不要作天作地,除了月儿,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介意,但是请你也不要总来试探我对你的底线。”

我真的是发飙了,对柳龙庭说出我的警告,不过柳龙庭却只是低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什么任何多余的表情,仅此而已。

既然他不想跟我说话,也不想去救月儿,他不去我自己去,难道柳龙庭他真的以为我这么的想活着吗?哪怕我真的是不死不灭,那又有什么意思,失去了最亲爱的人,活这么久又有什么意思?

在我跟柳龙庭说了要混沌钟以后,柳龙庭似乎已经猜到了我可能会独自的去找扶阳,把月儿要回来,所以他可能是向着虚安排了下去,只要我有想外出的念头,虚都会来问问我这会去哪里,然后跟我解释说现在外面怎么怎么样,或者是给我找事情做,拖住我不让我出去。

柳龙庭还真是老奸巨猾,我在想什么,他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些天我派去打探月儿消息的仙家,也都纷纷回来向我禀告,并且带回来扶阳的口令,说若是我们再不拿出混沌钟去跟他交换,三日之后,是月儿的死期。

当我听到这话之后,急的像是热锅的蚂蚁,我该怎么办?柳龙庭别说是给我混沌钟,连混沌钟在哪里他都不告诉我,并且现在都不让我出门,生怕我去找扶阳?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不仅法力强大,并且,还可能会帮我,而这个人,是元始天尊。

原始天尊,也是古大神,并且柳龙庭出来的年份都要早,如果算起来,柳龙庭和我,都算是他的小辈,虽然看起来,他一点古神的气质都没有,但是确实又是每次都是料事如神,两次说我一定会去找他,并且这两次,全都说了。

并且最重要的事情是,柳龙庭虽然是对元始天尊没有任何的好感和畏惧,但是他会看在我的份,他也不会杀元始天尊,元始天尊,对他说什么,他也不会反驳,毕竟严格说起来,这元始天尊,也算的是我的哥哥。

如果元始天尊出面,之前他救过扶阳一命,若是他要扶阳放了月儿,扶阳为了报答元始天尊的恩情,应该也会同意。

想到这里,我便又热腾了起来,既然柳龙庭指望不,那我靠自己,去救回月儿。

我叫了凤齐天和我一起出门去昆仑,这次虚见我出门,问我说去哪里?

我这两天真是被虚给烦透了,但是他是娇儿的师父,我而已没跟他撕破脸,回答了他一句:“去昆仑山,找我哥哥不行吗?”

还没等虚说话,一阵冷哼顿时从我身后传了过来:“哼,还哥哥,你哪里来的哥哥?”

这声音是柳龙庭的,当他的声音向我传过来的时候,我心里顿时不爽了起来,加被他揭穿乱认亲,我脸顿时有些挂不住了,转头看了他一眼,跟他说我有没有哥哥关他什么事情?

“对啊,主人本是盘古精气转世,这元始天尊也是,怎么不算是哥哥了?”

凤齐天接过我的话,质问了柳龙庭一句。

不过柳龙庭此时丝毫都不在乎凤齐天说什么,直接向着走身边走了过来,侧头跟凤齐天说:“我陪女曦去吧,你在家里和虚照顾娇儿和龙腾。”

凤齐天一听说柳龙庭不让他去,顿时急了,问柳龙庭凭什么?

“凭你没我厉害,保护不了女曦。”

柳龙庭他不仅对我说话越来越过分,连对凤齐天也是,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看不起我和凤齐天住在柳家?!

这种垃圾男人,我真是无力吐槽,不过算是他跟我去,也没什么关系,只要是元始天尊答应我去救月儿,他便什么都管不着了。

“齐天你在家里吧,等我回来。”

凤齐天虽然是不爽柳龙庭,但是此时他对柳龙庭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也不想让我为难,对我点了下头,转身走了。

当柳龙庭唤来神辇我和他一起坐去的时候,我问柳龙庭他如果想说我随便让他说什么,但是以后不能说凤齐天,既然他这么不喜欢我身边的人,那最好是把我也一起赶走,如果他以后再这样,不要怪我对娇儿和龙腾翻脸无情。

说起来也真是搞笑,我这么在乎柳龙庭的家人,而柳龙庭不管是对自己的女儿还是凤齐天,只要是我在乎的,他全都根本不在意一点对方的任何心情。

不过柳龙庭现在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跟我说了一句:“那你现在一定很恨我吧。”

听着柳龙庭说这话,我瞬间是又好气又好笑,哼了一句,跟他随口说:“我恨你干什么,你能保我性命,要不是你我早死了,我爱你都来不及。”

柳龙庭听的出来我说的这话是反话,但是也没再接我的话茬,将我送往昆仑山的玉虚宫门口的时候,元始天尊已经站在了门口,像是已经等了我很久,跟我说:“你终于来了,可把老道我等苦了。”

虽然我之前对元始天尊的印象不是很好,但是现在知道他有可能能把我的月儿救出来,我对他的好感也升了不少,跟他客套了两句,在我跟他进屋的时候,元始天尊依旧是像是次那样,对柳龙庭说:“我跟女曦,有别的事情要谈,不关于你的事,你别跟着她了,我一介老神,又不会害她。”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