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摄魂印/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龙庭听了元始天尊的话之后,也不像是次那样元始天尊说什么是什么,于是笑了一声,向我走了过来:“我和女曦,已经不是什么外人了,你说给她听,是说给我听,现在为何却又不让我跟她进去?”

看着柳龙庭这无端挑事的样子,元始天尊伸手捋了捋他那银白色的胡须,笑呵呵的跟柳龙庭说:“既然你想进来的话,那问问女曦答不答应,若是她答应了,你进来。 !”

本来我是想我找元始天尊救月儿的事情并不想让柳龙庭知道,但是既然现在柳龙庭这么想知道我和元始天尊谈论的事情,我又没叫他救月儿,他总不能也阻止元始天尊救月儿吧。

“好啊,既然你要进来,那进来吧。”

我对柳龙庭说着。

柳龙庭他从前是从来都不是这么无赖的,现在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地痞流氓。元始天尊估计是没想到我答应了,有点惊讶,眉头皱了皱,但是也很快的恢复了他怡然自得的表情,跟我和柳龙庭做了个请的姿势,对我们说:“还请两位宫里请。”

我和柳龙庭随着元始天尊想着他的宫里走进去,元始天尊领着我们进了他的正殿里,叫我和柳龙庭坐在左边的宴席台边,而他则坐在与我们相对的右边的主人席,招了一下手,他身边站着的几个仙童,端着些水果糕点美酒,想着我们走了过来,依次摆在我们身前的桌。

“想必我这次来,天尊已经猜测到我来找您所为何事了吧。”我问了一句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听我说这话,顿时笑了起来,将他手里的佛尘收了起来,放在他的身边童子端着的一个托盘,然后开口对我说:“我倒是愿意再听你讲一遍。”

我转头看了眼我身边坐着的柳龙庭,然后毫无顾忌的跟元始天尊说:“今日我来,是想找天尊帮个忙,我的女儿柳月,被幽冥大帝所关押,想到之前幽冥大帝还欠仙尊一个人情,想请天尊用这个人情,去与幽冥大帝换回我女儿。”

元始天尊听我说完这话,笑眯眯的端起桌的酒,眯了一口,看了眼我身旁的柳龙庭,问我说:”这件事情我听说过了,不过幽冥大帝不是要柳龙庭的混沌钟来换吗?怎么,柳龙庭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愿意救?“

这句话顿时让柳龙庭黑了脸,我感觉元始天尊这句话,是在嘲讽柳龙庭,果然真是一物降一物,柳龙庭对我和凤齐天这么猖狂,但是却对元始天尊却是不说任何的一句话,只是眼神略微有些冰冷的看着元始天尊,丝毫都不在乎他说的是什么话。

我也没有回答元始天尊这个问题,毕竟在外人面前,不揭自家人的短,于是再问了一句元始天尊:“天尊心肠慈善,并且月儿生下来是人形,身毫无妖气,并且也是在天尊的玉虚宫所降生,还请天尊救救月儿,今后天尊要是有什么地方需要我效劳的,我定尽全力的协助天尊。”

我已经很陈恳了,不过元始天尊听我说这话后,并没有很快的答应我,而是跟我说:“若是我帮你救了柳月这个可怜的孩子,你真的以后愿意听我的?”

我说的只是协助,但是元始天尊说的竟然是让我听他的话,这个世界,除了柳龙庭从前操纵我之外,我还没有屈服过在谁的命令之下,元始天尊这么一说,让我感觉有点不爽,不过现在危及到月儿的性命,我对元始天尊说:“只要天尊下令,今后天尊若是有什么指示,尽量安排我。”

柳龙庭此时见我向着元始天尊示弱,转头看了我一眼,不过他此时的关注点却不在我的身,看了我一眼之后,又看向元始天尊,像是在监视元始天尊一样。

尽管我现在答应了元始天尊只要他帮我救月儿,我以后任他差谴,但是元始天尊似乎也并不相信我口头说的话,站起身来沉思了一下,跟我说:“你这么说,我确实是有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忙,但这件事情危险有点大,若是我帮你救了月儿,你不肯帮我了怎么办?”

想到元始天尊也是一尊老神了,没想到他还会担心这种事情,一点都没有古神明的风范。不过此时我毕竟还是救月儿要紧,于是对元始天尊说:“那天尊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

元始天尊向我走了过来,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柳龙庭,像是有些顾忌着柳龙庭的存在,不过顾忌归顾忌,元始天尊向着我的面前凑了过来,一扬他的佛尘,跟我说:“让我相信你并不难,我有块印,这块印类似于契约印,你答应我帮我办到某件事情,只要在这个印按了你的手指印,你便将会遵守这个诺言,你看我把这印拿出来,你看行不行?”

元始天尊将这话说的有点难以理解,但是细细一听,也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无非是只要我在他的一个宝物将我的手印按去,他不怕我失信。

虽然现在我现在并不知道元始天尊要我去做什么,但是月儿只有三日的的期限,如果在这三日期限里,我没有去救她,扶阳一心想要混沌钟,恐怕真的会撕票。

“我答应你。”我回答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见我答应了之后,将他手里的佛尘向着空扬起,空顿时出现了一个闪着幽绿色光芒的太极印,元始天尊将这太极印给拿下来,将这太极印拧开,放在了我的身前,这太极印里面装的类似一些朱砂似的东西,元始天尊跟我说:“只要你把手印按去,我们的协议达成了。”

“那天尊是否能透入一些关于想让我帮您什么忙的事情?”

毕竟这么不明不白的跟元始天尊结下契约,我心里还是有点慌。

“这天机不可泄露,我乃人神至尊,你我又是同一具身体理所孕育出来的精气所化,我自然是不会让你去做丧尽天良的事情。”

也是,元始天尊,跟我一样,他的职责也是保护人族,如果算是让我去对抗妖族,即使是付出生命的代价,我算是死,也是难以逃脱的命运。

在我听完元始天尊的话之后,伸出手,想往元始天尊手里拿着的那个太极印里印过去,不过当我的手快要接近元始天尊手里的太极印的时候,柳龙庭忽然站了起来,忽然用力的抓住了我的手腕,转头看向我,跟我说:“这个印,并不只是达成契约这么简单。”

柳龙庭他又不去救月儿,现在我自己想让元始天尊帮我救月儿,他却又从作梗,我使劲的想扭开他的手,问他说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他不救月儿,别管我。

想到柳龙庭自己明明有本事去把月儿救出来,可他偏偏是不救,我真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前辈子月儿欠了他什么,才导致他这么排斥月儿。

“这个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摄魂印,如果你按了这个手印,你的魂魄会从你肉体里抽出去,到时候你死了!”

柳龙庭此时严厉的看着我,而元始天尊见柳龙庭认出了这个印,忽然笑了一下,拿起他手里的印,向着我的手掌心里快速的贴了过来,只不过此时柳龙庭瞬间将我的手反向一转,让我离开了这摄魂印,而他自己的手背,却被这印给印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