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月儿有救了/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九十二章:月儿有救了

这么快?刚孙清说完说有人来给我送信,这没过多久真的有人送过来了。手机端

我向着龙腾走过去了一些,从龙腾的手里接过一封用牛皮纸包起来的信。

当这信触到我手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气息从这信向我传了过来,这股力量要强大于我,并且还是一股十分陌生的气息。

我所有过交集并且力量强大的人,除了柳龙庭是元始天尊还有扶阳,但是现在这封信给我传来的感觉,法力并不元始天尊的要弱,我十分好,将信封一拆开,只见信封里并没有纸张,而是直接在信封的内侧,写了两个字:“请将吾身救赎。”

请将吾身救赎?是让我去救那个信封的主人吗?但是这信封并没有写这信是从哪里寄来的,于是我问龙腾说:“龙腾,那个送信的人还在吗?”

龙腾晃了晃他的小脑袋,回答我说:“他把信送过来之后,身形消散了。”

“那你还记得他是什么打扮吗?”

我又问龙腾。

“披着件花花绿绿的,闪闪发光的披风,白头发,长胡子,看起来像是神仙。”

龙腾看过的神仙,都是我们这些妖神,他所说的,应该是人神,这人神也是分等级的,花花绿绿闪闪发光的披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五彩霞披,一般只有天皇或者是更高等的人神,才有资格穿,洛神现在是天帝,不过他身为妖神,衣着打扮,不兴这种,那么在掌管人神洛神还要厉害的,那只有三清。

三清分别是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和道德天尊,他们和我,都是由盘古精气所化。而这道德天尊,也是太老君,在我小时候看的西游记里,他是玉帝的手下,但是西游记本身是捧兴佛教贬低道教,把身为人神至尊的太老君,安排成玉帝的一个臣子。这三清里面,我除了最近和元始天尊有过一些往来,其他的不曾打过交道,并且,按照现在的情形,这封信也不可能是元始天尊送过来的,这除了元始天尊,难不成这信,是其他的两位天尊送来的?

一时间我也难以分辨,这封信,既然是孙清叫我收下的,恐怕他已经对这封信已经有了了解,这与其我自己瞎猜,还不如等孙清将柳龙庭的魂全都收回来了,我再好问问他。

孙清在屋内做法的时候,我叫娇儿去安排厨娘去准备饭菜,这孙清虽然是天梯守将,但却还是个凡人,应该也是要吃饭,喝酒吃菜的。

在等待柳龙庭归来魂魄归来的时间是很漫长的,一秒都如一年,当我在外面等了将近有两三个小时的时候,屋里的结界这才逐渐的消了下去,而虚过来开门,看见我还在外面,跟我说:“魂都回来了。”

当听到虚说这话,我顿时赶紧的向着屋里走进去,只见此时孙清已经收了法术,而柳龙庭现在还躺在床,不过此时确是已经睁开了眼睛,看见了我进来了,眉眼里荡漾开来一点笑。

我看着柳龙庭这个样子,还好意思笑,于是一边往着他的床边坐去查看他的手,一边跟他说别笑了,他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他。

在孙清帮柳龙庭将魂魄招回来之后,柳龙庭手背的红印子,确实是没了,我看见柳龙庭手的红印没了之后,也不知心里是劫后余生,还是心疼,一把扑在了柳龙庭的怀里,等我沉下心之后,正想起身谢孙清,不过孙清此时看见我和柳龙庭抱在一起,于是从椅子起身,跟我说:“我现在不打搅你们两人了,现在柳龙庭身体里的魂魄还在融合,等融合好了,你们来客厅找我吧。”

我满怀感激的对着孙清点了下头,然后转头看过柳龙庭,屋里剩下我们两人,我盯着柳龙庭这张脸看,真的是又想骂他心里又疼惜他,于是怪罪的对着柳龙庭说了一句:“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每次我们吵架或者有情绪的时候,你总干这样的事情,你要是下次再这么不拿你自己的命当命的话,我们不要在一起了!”

毕竟柳龙庭的命,也是我的命。

“那我现在不是醒来了吗?”柳龙庭回答我,说着向我伸手过来,抱住了我,想着他的身压去。此时柳龙庭的脸在我的面前,他一直都盯着我看,我的整张脸都印在他的眼睛里。

“我好想你。”

“想个啥呢,你都睡了才不到一天。”

“我是在梦里想你。”

当柳龙庭说完这话的时候,转身向着我身压了过来,唇瓣向着我唇贴了来,滑嫩的舌尖撬开我牙齿探入我口,给我唇齿之间,带进来一片他的湿腻。

在柳龙庭亲到我胸口的时候,本来我以为柳龙庭这会想要我,正想劝他现在他的魂魄还没有完全融合他的身体,不过在我刚开口,柳龙庭抬起脸来,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今晚给我。”

我……。

我顿时脸有点烫,原本以为我跟柳龙庭这么久了,我们之间说什么话都已经没有了啥激情,但是他提前跟我说要我今晚给他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忍不住的一阵激荡,并且滋生了现在想要他的念头,但是此时柳龙庭说完话后,已经帮我整理好了衣服,从我的身起来,这让我想说要他又有点不好意思,这柳龙庭他真的不愧是个妖怪,连蛊惑人心的本领,都是跟妖怪一样的,害的我恐怕是一个下午,心里都会念念不忘的惦记他结实又有力的身体。

现在柳龙庭的身体也完全好的差不多了,我和他一起去大厅找孙清。孙清现在正在厅堂里坐在一株开了的兰花旁边的椅子,喝着茶,看着娇儿和龙腾在他的面前玩乐,柳龙庭也知道是孙清救了他,不过他再看见孙清的时候,也没有弯腰行礼,而是只是垂下眼睛,淡淡的看了一眼孙清,跟他说了句谢谢。

“没什么好谢的,我来只是救天下苍生,不是特意来救你。”

这孙清刚开始我还挺感谢他救了柳龙庭的,但是我们谢他的时候,他却是一点都不领情,不过现在孙清看见我和柳龙庭都出来了,问我说:“刚才你有收到信吧。”

我点了点头,让龙腾把我刚才收到的信拿过来,叫他递给孙清看。

孙清只是简单的看了信一眼,然后抬头看向我,跟我说:“这信,是我们道家老祖的,也是道德天尊送过来的,也是太老君。”

当我听到真的是太老君送过来的时候,顿时惊讶了起来,问孙清说:“我们与太少老君从未有过关联,他怎么忽然叫我们救他。”

“怎么没关联,你是盘古精气转世,他们也是,我们之间,有着不可磨灭的血脉关联,并且你们不觉得,元始天尊,自从从华胥洞出来了之后,像是变了一个人吗?”

现在连孙清都开始怀疑元始天尊是不是变了一个人,我转头看了柳龙庭一眼,然后再问孙清:“何出此言?”

“我想,想必你们也察觉到了,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关联到三界是否还能继续在这个世界生存,不过,在跟你说这件事情之前,我倒是有一件好事要告诉你,是,我能把你们的女儿,月儿,从幽冥大帝的手里,给救出来。”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