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骂是爱/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是诅咒,难以逃脱,更何况是我现在还爱柳龙庭。

我没有回答孙清的话,直径走了,而月儿被我牵着手,抬着头看向我,眼神里藏着些少许的祈求和疑惑。

“怎么了?”我问月儿。

月儿松开了牵着我的手,然后在我手写道:“孙清刚才说的是真的吗?只有娘亲和爹爹才能对付那个厉害的坏东西吗?”

月儿善良,听不得不好的东西,于是我在月儿面前蹲下身来,跟她说:“怎么了,难不成我月儿也要像那老道士一样劝娘亲去对付那个坏东西?”

此时我的脸在月儿的面前,月儿此时平视着我,眨了两下眼睛,像是在揣测我的心意,不过她现在毕竟年龄有限,也揣测不出来我现在心里在想着些什么,于是在我的手写着说:“娘亲似乎好像是有些不想去对付那个坏东西。要是月儿能代替娘亲去对付那个想破坏三界的坏蛋好了。”

听着月儿奶声奶气的说着这话,我顿时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月儿的脸,跟月儿说:“那你这么的想对付那个坏东西啊?”

月儿点了点头,在我手写着:“因为它要毁灭这个三界,还有人间,之前爹爹带着我在人间的时候,人间很美,我不想让这么美好的东西,被那个东西给毁了。”

听着月儿说这话,我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制止她的这种想法,我守护人间,是因为有着与生俱来的宿命,而月儿,她却是心甘情愿。

“好吧,娘亲看在你的面,不纠结了,答应你,好好的替着我的月儿,尽最大的力量保护这三界。”

我话说完之后,月儿很是开心,一头扎进了我的怀里,咯咯咯的对我笑,听着月儿的笑,我心里舒爽了很多,伸手紧紧的抱了月儿一会后,然后轻轻的推开月儿,让她去找娇儿和龙腾玩,我有些事情,要去和她的爹爹商量。

月儿听我答应了她之后,蹦蹦跳跳的向着大厅走过去了,我转身回房,想去找柳龙庭,不过此时柳龙庭已经不再房里了,我出房门,正好看见了凤齐天,凤齐天见我找柳龙庭,跟我说柳龙庭在院前浇花呢。

没想到柳龙庭现在还有这种闲情逸致,我向着前院走过去,柳龙庭此时手里拿着剪刀,将一株梅树的多余的枝条剪下来。

刚才我没理他,柳龙庭此时见我向着他走过去了,也不理我,或许是因为昨晚他坦白的事情,也让他对我现在无话可说,毕竟不管他是不是昨晚冲动了,才会跟我说这么多,但是说再多,再不好,过了情绪,生活还是一如既往的过。

“我有事情要对你说。”

我向着柳龙庭走过去。

“死了这条心吧,想要祈愿消失,除非混沌钟破碎化为虚无,而混沌钟是不可能会破碎的。”

估计是柳龙庭以为我是来跟他说他对混沌钟祈愿的事情,所以都没等我的话说完,他提前将话跟我说了。

“我不是来跟你说这件事情的。”我对柳龙庭说。

柳龙庭刚才微微皱起来的眉头,在听完我说完这话之后,稍微的放下去了些,平静了下来,跟我说了一句:“那你说吧。”

“刚才孙清跟我说了一些话,他的意思大概是让我们去第三十六重天找灵宝天尊,保护他的安全,怕他的精气也会被这怨念吞食,如果盘古的怨念将灵宝天尊的精气也都吞食了的话,这整个天下,全都要完了。”

柳龙庭他我聪明的多,知道的也不少,我跟他简单的说清楚这件事情,他也能很快的能明白过来其的厉害关系,像是孙清说的,如果盘古的怨气真的吸食了三清的精气壮大起来,这下一个目标是我,若是我的精气没了,怨气变回了盘古,那这个三界,真的是完了。

所以,我希望柳龙庭能帮忙,我想他应该也会帮忙,我们现在正处于尴尬期,之前只要是我们吵架后,柳龙庭一般都会依着我一段时间,说啥答应啥。但是现在我跟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柳龙庭脸也没有浮现出一丝惊讶或者是想和我商量的表情,手里剪着枝条的动作依旧是没有停下来,十分平淡到不行的跟我说了一句:“你怕死吗?”

“这……。”

我顿时语塞,我没想到柳龙庭会问我这个。

“不怕死,但是也不想无谓的去死,要是有机会活着,谁愿意去死。”

我这句话回答的很正经了,毕竟柳龙庭用这么正经的语气问我,我也尽量回答的认真一点。

“既然想活着,算是这三界灭了,我也能让你好好的活着,为何却要自己去趟这趟浑水。”

柳龙庭这话的语气,听起来像是我在没事找事一样,他这话顿时把我说的有些生气了,跟他解释说:“我没有自己想去趟这浑水,是如果盘古的怨气吸食了灵宝天尊的精气后,他为了夺回肉身,会来抢夺我的精气,到时候我一定会死的!”

因为语气有些着急,我这话说起来像是个无贪生怕死的人一般,说完之后,我顿时后悔了,感觉是让柳龙庭笑话了。

“我说不会。”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转过头来看我,然后再跟我强调了一句:“不会。”

我看柳龙庭这会是想吵架吧?!我潜在话里的意思,明明是希望他能帮助我,帮助我能杀了这邪祟,不让三界覆没,而柳龙庭一直都在纠结我会不会死的这件事情,看来他这是变相的在拒绝我了。

“柳龙庭。”我喊了一句柳龙庭的名字。

柳龙庭抬起下巴,垂视了我一眼,毫无情绪的跟我说:“怎么了?”

“你是不是觉得,你对着混沌钟许了愿,我这一辈子,除了死之外,无论如何都会爱你爱的死心塌地,所以你才这么一点都不考虑我感受,在我面前想怎么样这么样,胆肆无忌惮的作天作地是吗?”

本身我跟柳龙庭因为他的祈愿,而有了些矛盾,这像是个炸弹,谁都不敢轻易的去碰,但是现在柳龙庭见我这么轻易的将我们之前的矛盾说了出来,并且用在骂他的身,顿时有些不自在,跟我说:“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我向着柳龙庭走过去:“你既然都知道你这么自私,不知道要改吗?说想让我活着,那没有追求没有任何信仰的活着,这跟一只畜生有什么区别?难不成你今生是蛇仙修炼的,觉的这一辈子,能吃能喝活着可以了?怪不得你这辈子真是连个仙家的位置都修炼不到。”

可能是月儿她们在大厅听见了我和柳龙庭的争吵声,平日里我们是极少吵架的,几乎都是冷战,今天竟然吵了起来,几个孩子顿时来院子里围观。

柳龙庭见我现在不仅说他,还扯他之前的事情,似乎是想跟我争论,但是打量了我一眼之后,又懒得跟我这女人争,毕竟他是个男人,于是给我丢下一句:“别的任何事情,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你以后这种事情别来找我了,我不会依你的。”

说罢,柳龙庭用从我身边转身欲走,看着柳龙庭这幅油盐不进的模样,我心里真是又气又恼,直接对着他大声的喊了一句:“柳龙庭你要是再敢走一步试试?”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