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顶替/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这话的,是孙清。

孙清从门外走进来,并且拍着手掌,嘴里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这琴,乃是伏羲琴,伏羲琴为上古十方神器之一,这个天下,除了伏羲,竟然还有第二个人将这琴弹响,伏羲已逝,新人再起,这一切,都是天意啊!”

孙清是道士,道士就喜欢说这些神神道道的,而月儿见孙清进来了,于是就停了她弹琴的动作,而孙清这会也生怕打扰到月儿,赶紧的跟月儿说叫她弹着,别断,弹给外面那些动物听。

说着就对我说,让我跟他出去聊。

现在让月儿停下弹琴的动作,这就让那些大老远跑过来的动物白跑一趟了,看着此时众星捧月的月儿,我心里甜腻腻的,就像是培育出了一个超级大明星似的女儿,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好好的叮嘱了几句月儿,就和孙清出了琴房了。

在我和孙清一起走向后院的时候,我对孙清说我刚才和柳龙庭说了他和我说的事情,但是柳龙庭不答应。

听到柳龙庭说不答应的时候,孙清虽然是微微叹了口气,不过也立马转移了话题,跟我说“你的女儿,有帝王命,可能今后,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我听孙清说这话,顿时就笑了一下,觉的不可能,这现在,能当上这世界主宰的,就是柳龙庭,而柳龙庭又不喜欢月儿,难不成是柳龙庭今后开窍,忽然就喜欢上月儿了?所以就将这天下给了月儿?

“是因为柳龙庭的原因?”我问孙清,如果真的是柳龙庭的原因的话,我倒是开心,毕竟那样的话,也让我少操心了不少。

“不是。”孙清回答我回答的干脆。

“那是因为什么?”我问孙清。

“因为心。”

孙清说完,转过身,走在我的前面,跟我说“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东西,不是什么法力,而是心,没有心的东西,修炼成妖,或者是神,都会有心,这个世界上每一样有思想的东西,都会有心,谁要是万心所向,谁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那你的意思是说月儿能靠着伏羲琴,能成为这个三界之主?”

“不是月儿靠着伏羲琴,而是琴与月儿,本身就是一体,伏羲琴修炼数万年,就连创造它的伏羲,都无法与这伏羲琴融合,而我刚才在看见月儿弹琴的时候,琴上的丝丝气息,正与月儿身体里的灵气相互串连在一起,琴与人的灵气相互结合,以后人就是琴,琴就是人。”孙清说着的时候,笑了一下“这三界,离永世太平,已经不远咯。”

天下永世太平?这让我想都有点不敢想,从数万年前的妖族大战,再到近几千年来算是微微和平的统治,再到现在三界随时都有可能崩裂,这说永世太平,万年太平,这几乎是我没有想过的事情,柳龙庭拥有混沌钟,也没有一直都将这个世界维持在和平的状态,更不要说小小的月儿,她出生才没多久,又怎么能挑起这统治三界,维护三界的大任呢?

“孙清,你跟我说这些,该不会是还指望着我能说服柳龙庭,让他帮助我们吧。”

我问了一句孙清,孙清他是个道士,确是一点都不本分,不为其他着想,眼里也只有苍生三界。

“你觉得柳龙庭,会不知道月儿的将来吗?”

孙清笑着反问了我一句。

而我看着孙清的眼神,忽然就有些明白了过来,柳龙庭不肯帮助我们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月儿?

柳龙庭从来都不在乎名分,他是不可能会为了名分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要。

“不过就算是月儿再厉害,她也只不过是个几岁的孩子,她就是一位新生的帝王,而我们所有的人,所有的努力,都是在为她开拓疆土,为我们的自由,为我们的生命而战,如果我们失败了,月儿的命运也会改写。这些事情,连我都想到了,柳龙庭他不可能不知道,他故意削弱你的力量,又冷落月儿,而他自己又不在乎名分地位,甘愿窝在这长白山,你有没有想过,他这么做,可能是为了你。”

当孙清说柳龙庭是为了我的时候,我一时间就感觉有些好笑,要是柳龙庭真的是为我好,就不会向着混沌钟许这种限定我自由的愿望,也不会宁愿看着我有生命危险也不愿意陪我共同面对,我还不值得他宁愿让整个三界赔上自己所有的亲人,而做出这种巨大的决定。

“为了我什么?”我问孙清,我倒是想知道,我自己每天都跟柳龙庭在一起,我都不知道他为我在做什么,而孙清一个外人就能看出来。

“或许你已经知道了,柳龙庭从生来就是不凡的,拥有混沌钟不说,他还有预知未来的能力。现在不管从任何情况下来看,柳龙庭和我们联手,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而柳龙庭宁愿违背这正确的方式,偏偏执拗的往弯路上走,那就说明他可能已经知道了我们今后的结局,如果他参战,用混沌钟杀了盘古怨祟,那月儿就是稳稳的当上这个世界的主宰,这天下太平普天同庆,这世界上没有谁愿意过不好的日子,而宁愿每天都活在心惊胆颤里的原因,极有可能是因为柳龙庭无法接受他所预测的结局,而他连自己的亲兄弟姐妹都不在乎,唯一可能的,就是他看见了你的结局。”

当孙清说到我的结局之后,我心里一惊,心里就像是忽然间就被针扎了一般,一阵刺痛掠过。

我一时间有些无语,甚至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尴尬的看了一会孙清后,跟他说“我能有什么不好的结局的,我一没本事,二也没人能杀的了我,只要是柳龙庭还活着的话,我想我可能是不会死的。”

“那要是,这是你的宿命呢?”孙清问我。

“宿命。”我轻声的低喃了一句。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宿命,你有你的宿命,柳龙庭他有他的宿命,世界上的人,之所以会死,是因为宿命到了,而神会死,也是因为宿命到了。你有没有想过,盘古精气,孕育了三清之后,为何又要凭空多出一缕精气,用来创造你,你生来就没有其他三清这么好的宿命,不能成神,也不能拥有浩瀚无边的法力,但这个三界却因为你改变了命运,我想,盘古大神,把你创造成了一个女人的模样,兴许他已经料到了未来,你走的每一步,都是经过预先测算,你的生你的死,已经全都被注定,你来到这个人间,本身就是一个任务,任务完成,任务也会随着成功而消失。”

“那你的意思是,如果今后三界稳定了,我就会死?”

孙清转过头来,笑看了我一眼,跟我说“这个问题,你得去问柳龙庭,我只是猜测罢了,他比我更加清楚,不过我猜的这个可能,是最大的可能。”

孙清一向都不说没有空穴来风的事情,并且按照他的分析,如果柳龙庭真的爱我爱到宁愿逆反天下,也要保住我的命的话,这种事情,他真的是怎么想的就会怎么做,他这么不想帮助我们,难道真的是因为我?

我从生下来,就历经波折痛苦,从前世到今生,一直都没有为自己活过一次,我的宿命,真的就像是孙清所说的那样,任务完成,我就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吗,而顶替我保护三界的,就是月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