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循循善诱/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扶阳抓走月儿,就是想要柳龙庭的混沌钟,但是现在月儿已经被我们带回来了,扶阳的手上没有了把柄,就要受到惩罚。

“真有这么严重吗?”我有点不相信,毕竟扶阳在这三界里面,也算的上前十内的大神,不管怎么说,如果盘古怨灵现在根基不稳,很多地方,也有要用的上扶阳的地方,怎么会因为他一次失利,就真的要处死他?

“要是不严重,我怎么会跑来你们长白山来泄怒,现在我找不到我主人,我也不知道现在我改怎么办?”

仙凌说着这话的时候,低下头轻轻的啜泣了起来,而柳龙庭看着仙凌这哭哭啼啼的样子,就对着龙腾说了一句:“龙腾,你带仙凌出去,安慰下她。”

龙腾对着柳龙庭点了点头,转身拉住仙凌的手,对仙凌说:“仙凌你不要哭了,我三哥会救你主人的,我们现在去琴房,让月儿弹琴给你听吧。”

以前看见我们就衣服凶神恶煞的仙凌,现在龙腾跟她说话的时候,她倒是乖巧的厉害,眼睛里还含着眼泪,比龙腾的个头高些,就低着头,跟着龙腾去了琴房。

这小孩子的友谊,还真的是我们这群大人所难以理解的,单纯的就像是杯从来都没有被污染过的纯净水一般。

不过现在就算是仙凌过来求我们救扶阳,可柳龙庭就连帮我都不愿意帮了,更不要说是会动身去救扶阳,在仙凌走后,他一句话也没说,神色淡然,一点想跟我们说扶阳的意思都没有。

倒是没多大法力本事的孙清,看了柳龙庭一眼,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对我们说:“对于扶阳的事情,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虽然扶阳现在已经是被盘古怨灵所操纵,但是如果盘古怨灵真的想要杀掉扶阳的话,扶阳所镇守的地狱入口和酆都地狱,就会失去镇压,到时候,地狱入口大开,酆都地狱里关押的这些上古凶神恶兽的亡魂就会从地狱中逃出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根本就等不到盘古怨灵摧毁这三界,这三界就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

孙清跟我说完这话后,我转头看了一眼柳龙庭,虽然此时柳龙庭脸上是一副无比淡然,事不关己的模样,毕竟就算是这个世界大乱被毁灭,他也能靠着混沌钟存活下去,但是在我刚转眼看向柳龙庭的那一刹那的时候,我还是无意看见他眼里闪过的一丝忧虑,只不过这种忧虑,在我看向他的时候,他的神色,顿时就平静了下来。

我想,柳龙庭也是担心这三界之中的事情吧,毕竟这三界里,不只只有我,也还有他的亲人,还有无数他的同类。

此时如果我和柳龙庭争论这件事情,他一定是不会同意了,肯定不会给我什么好果子吃,于是我就跳开这个问题,跟孙清说,之前我也跟扶阳见过几次,虽然知道他一心渴望自由和阳光,但也不至于到疯狂的地步,也还很是理智,只是这种理智的人,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愿意和盘古怨灵合作,难不成他就不知道盘古怨灵就是个邪神吗?

“他乃是上古大帝,虽然不是由盘古的精魂所化,但也是世界妖族最初段就孕育而成的妖怪,他从古活到今天,知晓从前和如今,怎么可能会分辨不出盘古怨灵是个邪物,只是就算是有些东西你知道,但也还是没有办法去抵触,我猜测,盘古怨灵,已经跟扶阳在一起有些时日了,那东西别人看不见它,但他却能在无声无息的影响人,经常给人的意识里灌输某种已经萌芽了的意念,让他人以为这就是自己的意念,随着灌输的意念越来越多,这个人,就被他操纵了。”

那按照孙清所说的,就是扶阳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因为盘古怨气,将扶阳心里那渴望阳光自由的小苗灌溉培养,直到让这念头,在扶阳的心里疯长成了大树,这才完全的被盘古怨灵所操控,心甘情愿的付出所有,听从他的号令。

除了那次盘古怨灵跟着我来到了柳家,我就再也没有盘古怨灵的消息,甚至我连看见他,都只是在我自己的意识里,他的怨气在我的意识里虚构出了他的模样,让我看见他,这种存活在意识中的可怕东西,我现在都还没跟他正式交锋,都觉的他无比的恐怖。

如果我们真的是要和他一起对抗作战的话,恐怕这要比从前,来的要更加的痛苦和折磨。

一想到这,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现在柳龙庭坐在我们中间,他不表态,我和孙清两个人,就算是再着急也没用,孙清就对我说他先回房了,然后在走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眼柳龙庭,意识我要把柳龙庭说好。

是啊,不管我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我这一生诞生出来的命运,就是为了维护人族三界和平,如今危机迫在眉睫,哪怕是再困难艰苦,我也要为了我自己的女儿,为了这三界的万物生灵,让柳龙庭加入这场战役之中。

晚上我没让月儿跟我和柳龙庭睡,这些天她跟我和柳龙庭睡在一起,也并没有让我们的关系变好,反而是因为我和柳龙庭的关系有点僵,让她晚上睡觉,也是胆战心惊的。

想想我和柳龙庭似乎也有些时间也没有做过夫妻之前该做的事情,于是在睡前上床的时候,我在我身上喷了些香水,看着柳龙庭此时已经躺在床上的安静样子,我便掀开被子,向着他的身上趴了上去。

我和柳龙庭都僵了好几天,现在柳龙庭见我忽然对他示好,似乎还有些不自在,以为我是要是来劝他的,于是就微微动了下他的两瓣被灯光照的十分光滑柔软的唇瓣,正想对我说什么,我一口就向着柳龙庭的唇上咬了过去,然后问他说:“我想你也很担心,如果盘古怨灵真的将这个世界的秩序打乱了之后,这个三界,会变成这样样子吧。”

柳龙庭的眼睛离我还不到十公分,我就看着他的眼睛,按照我对他生活的了解,我这么问他的时候,他一定还会坚持他自己的原则,也不会一下就跟我坦白,于是我现在也并没有表现出一副很着急期待他回答我的模样,我越是急,他就越不肯告诉我,这会看着他的眼睛很好看,我就抱着他的脸,向着他的眼睛亲含过去。

在我亲了柳龙庭的眼睛之后,柳龙庭本来有想说的话,但是被我这心不在焉的样子,弄的有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了,扶阳抓走月儿,就是想要柳龙庭的混沌钟,但是现在月儿已经被我们带回来了,扶阳的手上没有了把柄,就要受到惩罚。

“真有这么严重吗?”我有点不相信,毕竟扶阳在这三界里面,也算的上前十内的大神,不管怎么说,如果盘古怨灵现在根基不稳,很多地方,也有要用的上扶阳的地方,怎么会因为他一次失利,就真的要处死他?

“要是不严重,我怎么会跑来你们长白山来泄怒,现在我找不到我主人,我也不知道现在我改怎么办?”

仙凌说着这话的时候,低下头轻轻的啜泣了起来,而柳龙庭看着仙凌这哭哭啼啼的样子,就对着龙腾说了一句:“龙腾,你带仙凌出去,安慰下她。”

龙腾对着柳龙庭点了点头,转身拉住仙凌的手,对仙凌说:“仙凌你不要哭了,我三哥会救你主人的,我们现在去琴房,让月儿弹琴给你听吧。”

以前看见我们就衣服凶神恶煞的仙凌,现在龙腾跟她说话的时候,她倒是乖巧的厉害,眼睛里还含着眼泪,比龙腾的个头高些,就低着头,跟着龙腾去了琴房。

这小孩子的友谊,还真的是我们这群大人所难以理解的,单纯的就像是杯从来都没有被污染过的纯净水一般。

不过现在就算是仙凌过来求我们救扶阳,可柳龙庭就连帮我都不愿意帮了,更不要说是会动身去救扶阳,在仙凌走后,他一句话也没说,神色淡然,一点想跟我们说扶阳的意思都没有。

倒是没多大法力本事的孙清,看了柳龙庭一眼,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对我们说:“对于扶阳的事情,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虽然扶阳现在已经是被盘古怨灵所操纵,但是如果盘古怨灵真的想要杀掉扶阳的话,扶阳所镇守的地狱入口和酆都地狱,就会失去镇压,到时候,地狱入口大开,酆都地狱里关押的这些上古凶神恶兽的亡魂就会从地狱中逃出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根本就等不到盘古怨灵摧毁这三界,这三界就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

孙清跟我说完这话后,我转头看了一眼柳龙庭,虽然此时柳龙庭脸上是一副无比淡然,事不关己的模样,毕竟就算是这个世界大乱被毁灭,他也能靠着混沌钟存活下去,但是在我刚转眼看向柳龙庭的那一刹那的时候,我还是无意看见他眼里闪过的一丝忧虑,只不过这种忧虑,在我看向他的时候,他的神色,顿时就平静了下来。

我想,柳龙庭也是担心这三界之中的事情吧,毕竟这三界里,不只只有我,也还有他的亲人,还有无数他的同类。

此时如果我和柳龙庭争论这件事情,他一定是不会同意了,肯定不会给我什么好果子吃,于是我就跳开这个问题,跟孙清说,之前我也跟扶阳见过几次,虽然知道他一心渴望自由和阳光,但也不至于到疯狂的地步,也还很是理智,只是这种理智的人,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愿意和盘古怨灵合作,难不成他就不知道盘古怨灵就是个邪神吗?

“他乃是上古大帝,虽然不是由盘古的精魂所化,但也是世界妖族最初段就孕育而成的妖怪,他从古活到今天,知晓从前和如今,怎么可能会分辨不出盘古怨灵是个邪物,只是就算是有些东西你知道,但也还是没有办法去抵触,我猜测,盘古怨灵,已经跟扶阳在一起有些时日了,那东西别人看不见它,但他却能在无声无息的影响人,经常给人的意识里灌输某种已经萌芽了的意念,让他人以为这就是自己的意念,随着灌输的意念越来越多,这个人,就被他操纵了。”

那按照孙清所说的,就是扶阳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因为盘古怨气,将扶阳心里那渴望阳光自由的小苗灌溉培养,直到让这念头,在扶阳的心里疯长成了大树,这才完全的被盘古怨灵所操控,心甘情愿的付出所有,听从他的号令。

除了那次盘古怨灵跟着我来到了柳家,我就再也没有盘古怨灵的消息,甚至我连看见他,都只是在我自己的意识里,他的怨气在我的意识里虚构出了他的模样,让我看见他,这种存活在意识中的可怕东西,我现在都还没跟他正式交锋,都觉的他无比的恐怖。

如果我们真的是要和他一起对抗作战的话,恐怕这要比从前,来的要更加的痛苦和折磨。

一想到这,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现在柳龙庭坐在我们中间,他不表态,我和孙清两个人,就算是再着急也没用,孙清就对我说他先回房了,然后在走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眼柳龙庭,意识我要把柳龙庭说好。

是啊,不管我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我这一生诞生出来的命运,就是为了维护人族三界和平,如今危机迫在眉睫,哪怕是再困难艰苦,我也要为了我自己的女儿,为了这三界的万物生灵,让柳龙庭加入这场战役之中。

晚上我没让月儿跟我和柳龙庭睡,这些天她跟我和柳龙庭睡在一起,也并没有让我们的关系变好,反而是因为我和柳龙庭的关系有点僵,让她晚上睡觉,也是胆战心惊的。

想想我和柳龙庭似乎也有些时间也没有做过夫妻之前该做的事情,于是在睡前上床的时候,我在我身上喷了些香水,看着柳龙庭此时已经躺在床上的安静样子,我便掀开被子,向着他的身上趴了上去。

我和柳龙庭都僵了好几天,现在柳龙庭见我忽然对他示好,似乎还有些不自在,以为我是要是来劝他的,于是就微微动了下他的两瓣被灯光照的十分光滑柔软的唇瓣,正想对我说什么,我一口就向着柳龙庭的唇上咬了过去,然后问他说:“我想你也很担心,如果盘古怨灵真的将这个世界的秩序打乱了之后,这个三界,会变成这样样子吧。”

柳龙庭的眼睛离我还不到十公分,我就看着他的眼睛,按照我对他生活的了解,我这么问他的时候,他一定还会坚持他自己的原则,也不会一下就跟我坦白,于是我现在也并没有表现出一副很着急期待他回答我的模样,我越是急,他就越不肯告诉我,这会看着他的眼睛很好看,我就抱着他的脸,向着他的眼睛亲含过去。

在我亲了柳龙庭的眼睛之后,柳龙庭本来有想说的话,但是被我这心不在焉的样子,弄的有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了,于是也就没跟我说话,我和他的耳边,就弥漫着我亲他时而传出来的唇瓣碰撞的声响。

“就算是我再担心,这些都没你活着重要。”柳龙庭在说完的这话之后,翻身向我压了下来,开始反客为主的吻我。

“刚才孙清跟我说你已经预算到了我的结局是吗?”我问柳龙庭:“所以才会这么哪怕是跟我闹别扭,也坚持你自己的想法。”

当柳龙庭听到我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微微一硬,像是有些惊奇我怎么知道这件事情,但是他的惊奇也只是一会,在他要我的时候,表情平和了下来,就连跟我说话的语气都温和了下来:“没有,你别听孙清说这些。不要多想了,若是我还有这预测未来的本事,我也不会让你过的这么辛苦,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改变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