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违意而为/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看着柳龙庭已经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再纠结这些,意义也不大,只是觉得柳龙庭并不是心甘情愿的,我感觉我是在为难他,于是立马有些讨好的向着柳龙庭凑过去,跟他说:“龙庭,你是不是生气了?我也没别的意思,是想威胁威胁你,跟你开玩笑的,不是真的,我觉得我爱你是自愿的,算是没有混沌钟,我想我也会和现在一样爱你。手机端 ”

说实话,柳龙庭忽然这么妥协的样子,让我自己感觉我像是做了一件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我怎么能连柳龙庭都敢威胁了?他会不会觉得我不够爱他?本身我们两人的感情有些模糊,哪怕是我自己都说不明白我爱柳龙庭是因为我自己,还是因为混沌钟的力量,我这样说柳龙庭会不会难受?

我想了一会,也觉得我刚才说这话,有点过分了,于是再想给柳龙庭现下殷勤,可这会柳龙庭却也没再给我说话的机会,看着我的神色里带着些桀骜不驯,我的唇刚凑着他想开口,他便跟我说:“要是爱我的话,那用行动证明吧。”

“行动证明?”我有些疑惑:“什么行动?”

柳龙庭看着我此时一副不知情的模样,他也没再跟我解释什么,抱住我的肩,朝着我吻了下来。用唇齿将我所有想对他说的话全都压进了我的喉咙里,手掌也从我身往下,握住了我的腿,拉开向着他的腰了缠去,并且他此时的脚已经在开始逐渐的变化成一条白色壮实的尾巴,一圈圈的向着我身卷了来。

这柳龙庭已经很久都没有恢复原身了,一直都是以人形的模样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而他这次忽然变回原身,让我忽然有点害怕。

果然,柳龙庭恢复妖身后,他的动作便开始无粗暴,,占有欲强烈的可怕,整个过程像是大木塞强硬的往狭小的瓶口里塞进去一样,让我感觉我都不是我自己了,已经成为了他身的一部分,他想怎么样怎么样,全由他掌控,不管是激烈还是温和,我被他缠的我连都都不能动弹,而他此时像是没有带任何思想和任何禁锢,那种的时候,如同动物,疯狂失去理智。

我之前也不是没有跟柳龙庭说过难听的话,只要说到柳龙庭痛处,他一般都像是个变态似的,我刚才的话肯定要么戳到他痛处,要么是触及到了他哪根神经,一晚痛的我喊都不敢喊,不过,看在柳龙庭答应了我去救扶阳的份,我才没有跟他计较这件事情。

早,当柳龙庭用他那完全被汗沾湿了的鬓角发丝贴在我脸的时候,我看着他这模样,心里又无端端的心疼,伸手去给柳龙庭擦汗,叫他慢点,我又不会跑。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抬起眼睛来看向我的脸,眼神迷醉满足,看了我一会,窗外的鸟鸣声声,他也没放开我,而是抱着我直接翻身,让我趴在了他的身。

“天快亮了,你睡一会吧。”

这话的语气无的安静,安静的像是清晨从林向着窗台细缝透进来的微风,我对柳龙庭点了下头,嗯了一句,然后躺在他身,闭了眼睛。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午十一点了,我拿开柳龙庭卷在我身的尾巴从他身起来的时候,随着我起身,我都能看见有血顺着我离开而丝丝溢出来,像是受到了什么酷刑似的。本来想骂柳龙庭,叫他下次别这么粗鲁,但是看着柳龙庭此时躺在我面前的模样,又安静的像是一个并不知道自己犯错了的孩子,让我一时间有气也发不出来,于是懊恼的算了,好歹他也答应了我的事情,我跟他说了一句他都把我弄疼了,要是再有下次,我不和他再好了。

柳龙庭像是故意的,并没有在乎我说的话,只是手掌一直都握住了我一只手,用力很紧,我抽都抽不出。

“我在惩罚你,让你记得我们每一次。”

“拉倒吧!”我顿时回了柳龙庭一句,骂他有病。可是这会柳龙庭也不管我骂不骂他了,依然看着我,神色飘然,哪怕他现在在我的面前,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跟柳龙庭在一起这么久,有些时候他陌生的像是个根本不认识的人,但我又很爱他,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有一天,这混沌钟被毁了,我对柳龙庭的喜欢,会不会也随着这混沌钟的销毁而失去对他的感觉。

只不过,这个几率微乎其微,几乎是不可能,混沌钟有着这世界绝无仅有的强大力量,任何东西,都不能将它所毁灭的。

“起床吧,若是再不去救扶阳,恐怕他真的要死了。”

柳龙庭说完之话之后,直起身来,由妖形变回了人的模样。

我赶紧的处理了一下伤,跟着柳龙庭起床,在出门的时候,月儿娇儿龙腾正在大厅里玩,见我和柳龙庭出来,娇儿顿时哼哼唧唧的跟我说了一句:“哼,三哥和小白姐姐真是越来越懒了。都快午了,这才起床,也没人骂你们,要是我早点长大,那该有多好,也睡到想什么时候起什么时候起。”

娇儿这副不满的样子,看着倒是让我有些想笑,不过这会仙凌也在跟着月儿她们玩,看见我和柳龙庭出来了,立马从凳子下来,站在我和柳龙庭的面前,眼巴巴的看着我跟柳龙庭,昨天她求我和柳龙庭救救扶阳,到今天都快一天了,仙凌那张萌小的脸,满是着急。

这会孙清也从外面回来了,见我和柳龙庭这会正在大厅,笑着向着我和柳龙庭走了过来,问我跟柳龙庭说:“一晚过去,你们已经想好了吗?”

孙清这话说的,有些意味深长,唇角那抹似笑非笑,像是已经看穿一切似的。

柳龙庭没有回答孙清,而是看了我一眼,我便替柳龙庭回答仙凌说:“虽然你和你主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看在你主人还要执掌酆都地狱和镇守昆仑山下地狱之门的面,我们答应去救你的主人。”

可能是仙凌没有想到我和柳龙庭会答应的这么爽快,我的话一说完,顿时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赶紧的在我和柳龙庭的面前跪下,感谢我和柳龙庭,只要我们把他主人救出来了,哪怕是以后给我们当牛做马,她什么都愿意帮我们做!

“我们对你没什么要求的,但是能不能把你主人救出来,还看你主人他自己愿不愿意被我们所救,如果你主人心甘情愿的堕落,我们谁都没有办法。”

仙凌听了柳龙庭跟她说这话,于是感情的向着柳龙庭跪下,为扶阳辩解:“请柳哥放心,我主人他不是自愿堕落的,只要柳哥肯出手,我主人一定不会在被邪物所迷惑的!”

如果可以,我当然也是希望我们能把扶阳给救出来,而孙清观察到了柳龙庭的神色,也不等柳龙庭说话,便直接对柳龙庭说:“只要东皇神出手,这个世界,哪里还有摆不平的事情,这三界今后能不能再国泰民安,一切全都仰仗东皇神尊您的庇佑了!”

孙清身为一个道士,对柳龙庭说的这话十分的恭维,而柳龙庭困看着他,又看了我一眼,眉头一皱,不情愿的厌烦神色,直接摆在了脸。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