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海边鲛人/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前我和幽君进迷魂路,是进去了之后,我们身边的场景发生了变化,便成了我们心所最渴望的模样,但是现在我和凤齐天向着这迷魂路里冲进去的时候,过了一会,我们竟然直接穿过了这团黑雾,从迷魂路的另外一头,飞了出来。

这是我从来都没想到过的,难不成是我们走错了?

这不可能啊,这进华胥洞,这迷魂路是必经之路,我们不可能走错,而我问凤齐天这是不是是迷魂路之后,凤齐天也说是吧,他之前也路过迷魂路,从迷魂路里出去过。

可是既然是迷魂路,为什么我们没在迷魂路里看见扶阳,并且我们自己根本都没感觉到这是迷魂路,对我们一点的影响都没有,这要不是我之前经历过一次,都不知道这迷魂路有多凶险。

但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一时间忽然有点反应了过来,这所谓的迷魂路,可能是迷心有执念的人,我和凤齐天,心都已经没有了执念,所以这迷魂路对我们根本不起作用了,所以我们无法进入到这迷魂路的内部,也无法找到扶阳。

可是这执念,怎么能说有有,从前我一直都想着能和柳龙庭结婚,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了这个念想,如今我连我喜欢他都不知道是因为混沌钟的力量还是我自己的意愿,我都不知道,连我最爱的东西我都无法确定,又谈何而来的执念。

“齐天,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啊!是特别想特别想的那种。”我对凤齐天说。

“没有啊!”凤齐天回答的我果断。

“你再仔细想想,别这么快回答我,有了的话,使劲的加深这念想,然后我们能进这迷魂路了。”

凤齐天也是被我说的没办法,这才好好的晃了晃他那凤头,过了好一会之后,才跟我说:“我想起之前在人间的时候,你给我买早餐的那家包子店的包子很好吃,我想再去吃一次。”

“……。”

我特么一巴掌差点甩在凤齐天那鸟头,看来他真的是没什么愿望了,于是我只能再叫凤齐天往这黑雾里飞一次,试试看我们能不能再进去。

“得嘞,你叫我做什么,我做什么。”凤齐天说着这话的时候,拍打着翅膀,又向着这黑雾里飞了进去。

我们周围还是一片乌黑的雾气,这些雾气从我脸片片流过的时候,湿腻阴冷,跟那阴间的气息差不多,我们现在也在这雾气里飞行了好一会了,可我们还并没有半点能进入这迷魂路的迷幻空间里。

当我以为我要打道回府问柳龙庭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在我们快要出了迷雾时,我右边的脚,像是被什么东西一抓,那个东西,瞬间扯着我向着凤齐天的身下掉下去,我几乎是出于自然反应,赶紧的抓住了凤齐天的翅膀,把凤齐天一起带着跟我向着我们身下莫名的地方,钻了进去!

我开始以为是洞神搞的鬼,心里还担心了一把,但是当我这往下一掉的时候,却掉在了一片风和日丽的海边,蔚蓝的大海,艳丽的阳光照耀整个海面,海波随着海风,轻轻的拍打在岸边的沙滩和礁石,而这礁石,侧身坐着一条人首鱼尾的东西,一头蔚蓝发白的头发,随着海风轻轻扬起,从远远的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是鲛,是扶阳。

我们现在,到了扶阳的幻境里,之前我想过盘古怨灵会用什么办法来惩罚扶阳,却没想到是把扶阳送进这幻境里,让扶阳永世不得逃离幻境,出现在人世之间。

刚才那拉着我的脚来到这里的东西,却不知道哪里去了,不过现在我看见了扶阳,心思都在扶阳的身,对着凤齐天说了一句,我们过去看看。

凤齐天此时变回了人形,跟我一起向着海岸边的扶阳走过去。

还没等我们接近扶阳的时候,扶阳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有人向着他走过去,于是向着我们转过一张倾世唯美的脸来,看见是我之后,那双清透的眼睛里,顿时如同天这明媚的日光般耀眼,跟我说:“没想到,我还能见到你,女曦。”

我向着扶阳走了过去,此时扶阳身什么都没穿,脸黑纱也除去了,一条光滑的鱼尾挂在礁石边,他的半身裸露着,肌肉线条分明,被海浪微微打湿或者是从水里来还没被太阳晒干的头发,披在他阔实的肩膀,看起来,宁静又美丽。

“是仙凌,求我来找你的。”我对扶阳说。

当扶阳听到仙凌的名字之后,唇角露出了一抹淡笑,跟我说:“我照顾了她这么多年,如今,也该放她长大了。”

“她很想你,你不见了,她哭的伤心欲绝,差点为了你大开杀戒。”

看着现在扶阳躺在日光之下的惬意舒适的模样,我现在却打算劝他回到阴暗的地府,我这么做,连我自己的良心都有点过意不去,只是如果扶阳再不出去镇压酆都地狱,看守昆仑之门的话,妖魔四起,那我们三界,真的是要彻底完了。

“那你替我劝劝她,我现在过的很好,叫她不要担心我了。”

扶阳说着这话时,正好有海风吹过,他闭了眼睛,淡白色的睫毛叠合在了一起,将他整个人衬托的像是画里的人一般。

这种时候,我是不想用责任之类的话再去压扶阳,他看守酆都地狱无数万年,这漫长的岁月,生活在阴暗的地府,将他的身体都改变了,每天活的,像是一只永远也见不到光的鼹鼠,这种痛苦,不是我所能理解的。

只是我想不通,既然盘古怨灵要惩罚他,那却为什么是这么安乐的方式,我在想,这盘古怨灵,想惩罚的,应该不是扶阳他一个人,而是让他形成怨气的天下苍生。

“那你知道,如果你再不回去,三界要因为你而被毁了吗?你掌管酆都地狱,看管十恶不赦,永不超生的仙魔鬼怪,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继续沉迷在这里,你死后的亡魂,也会被关进你所掌管的地狱里。”

当我说完这话之后,扶阳闭着的眼睛微微的睁开了,一双淡色的眸子,盯着他面前的大海,盯了好一会,才跟我说:“算是进地狱,那又如何,永世不能超生,那又如何,岁月,在我眼里,只不过是永世的囚笼,只要我满足了,哪怕是让我现在死在这阳光之下,消融在大海里,我也心甘情愿。”

“可这是你的幻觉,你的身体,还在某处阴暗的角落里,被黑暗笼罩,你现在所看到的一切,无非是你自己幻想出来的东西,这谁都会幻想,在哪里都能幻想,难道你真的人心抛弃这天下苍生,抛弃你所守候了这么久的地狱,沉迷在你自己想想的幻境里,那你有没有想过人间那些信奉你的百姓,他们每年为你供,祈求得到你的庇佑,难道你真的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死?”

扶阳当了这么久的神明,他的信仰在人间并不小,从古至今,这也是他为什么法力强大的原因,我不相信他真的愿意舍弃爱他的百姓,沉迷在他自己的虚幻世界里。

果然,当我说到这话的时候,扶阳的神色忽然有些恍惚,嘴里轻声的低喃了一句:“那些百姓,祈求我保护的百姓……。”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