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神明之死/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齐天也不含糊,振翅向着洞外迅速的飞出去!

因为扶阳体内的精气已经全部都消耗而尽,加上他用尽了他的生命,化成地地狱的最后一道镇符,镇压住酆都地狱与地狱入口,现在扶阳的身体,泯灭的很快,星星点点的光芒,随着我们向着洞外飞出去的风,向着我们身后如雨般倾泻。

“齐天你再飞快点!”我紧紧的握住扶阳已经逐渐在消散的手,心里无比的担心他的愿望不能被实现,这数万年了,扶阳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在临死前看见一抹阳光,这么卑微的愿望,在我们正常人看起来,这个愿望渺小又可笑,我们每天都能见到并且习以为常的东西,对扶阳来说,就得付出生命的代价。他可是神啊,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了无数万年的古神,怎么能为了这么一点微不足道的愿望,就陪上了他原本永恒的生命?!

“你等等,我们马上就出去了,你马上就能见到太阳了,你慢点消失啊!”

我不能救扶阳,只能努力的去帮他实现他最后的愿望,而扶阳在我跟他说着这话的时候,他的大半个身体,已经全部都空了,星光从我握祝他手的手掌心里飘出,他的手,在我的手中消失了……。

“扶阳。”

我又喊了一句扶阳,此时他仅剩的三分之一的身躯还躺在我的怀中,可我们离开华胥洞的时间,还需要一会,此时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亮光将他的脸和随风飞舞的长发,照亮的就如同深夜里从天而降的精灵,唯美又凄凉。

可能扶阳也知道他已经熬不到我们出去了,抬着眼看我,眼神里满是悲伤与绝望,那双看着让人心碎的眼睛里,溢出眼泪,这眼泪在遇到空气遇见风时,瞬间就变成了一颗晶莹的珍珠,从他的脸上滑落下来,这鲛人万年不流泪,眼泪化珍珠,我赶紧的伸手接过从扶阳光滑的面颊滚落下来的那颗珍珠,扶阳转头看着我们前面那还见不到阳光的出路,十分凄凉的笑了一下,他现在仅剩下一个头颅在我手心里捧着,这个头颅,也已经开始在消散。

我不知道此时扶阳的内心是有多绝望,他的眼泪,就如同断线的珠子,不断的滴落在我手上,当我们马上就快要到洞口的时候,扶阳几乎已经全部泯灭完了,一道十分空灵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女曦,我等不到了。”

当我听见扶阳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瞬间就泪如雨下,而此时凤齐天的声音向我传了过来:“曦儿,我们马上就出去了!”

说着,他纵身往前一使劲,转了个弯,洞口有道阳光,向着的们照耀了过来,凤齐天再一努力,我们瞬间飞出洞外,向着茫茫青天之上,飞了出去!

阳光普照,温暖的光芒,照耀在我的身上,这就是扶阳渴望的光,可是我低头向着我手中抱着的扶阳看过去的时候,扶阳早就在洞中的时候,就已经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了,剩下的,只有我手掌心里托着的几颗洁白珍珠,闪烁着天上的日光。

“好了,扶阳,你的愿望实现了,安心的走吧!”

凤齐天不知道扶阳已经在洞中就已经消亡了,当他转头看见我手中扶阳早已经消失了的时候,神色一愣,随即也沉默了一下,带着我往地面上降下去。

柳龙庭和仙凌,就在洞外等我们,刚才我们从洞中飞出来的时候,仙凌就想跟我们过来,这会见我们已经从空中下来了,仙凌就赶紧的向我跑过来,问我说:“女曦姐姐,我主人呢?我主人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出来,你们不是进去救我主人的吗?他怎么没有出来?”

看着仙凌这张都要急哭了的小脸,我心里一酸,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仙凌,扶阳对仙凌恩重如山,仙凌简直把扶阳当成是比自己亲生父亲还要亲的人,对她来说,扶阳的命,可比她的命要重要的多,如果在这个时候我告诉仙凌,说扶阳已经死了,那仙凌还不得疯了?!

柳龙庭向我走了过来,刚才我们在洞中安然无恙,肯定也是有他的护法,不过柳龙庭倒是没有仙凌那般,关心扶阳的生死,或许他已经知道了结果,所以他问都不问我,直接对我说我们回去吧。

“不行,我主人还没出来,他还在这个山洞里,你们不能走,你们答应我把我主人救出来的!”

仙凌听说柳龙庭要走,急的顿时就伸手抱住了柳龙庭的腿,哭的稀里哗啦的,不让柳龙庭移步,并且在气急了,我们又不跟她说原因的时候,她就对着我们破口大骂,说我们是骗子,为什么要骗她,不想帮忙就算了,何必又编出这么一些糊弄人的假话骗她,等她的主人从洞中出来了,她一定要让她的主人教训我和柳龙庭的!

尽管此时仙凌把我和柳龙庭骂的如此不堪,但是现在我却根本就一点都不想责怪她,不过倒是我身边的凤齐天,听见仙凌这么诬陷我,顿时就沉不住气了,对着仙凌不满的就说了一句:“你这死孩子,真是狗咬吕洞宾,你主人在洞里被幽君吸了精气,给杀了,我们现在替你进洞找主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怎么还睁着眼睛说瞎话乱怪人呢!”

当凤齐天说完这些话,仙凌听到她主人死了这几个字之后,顿时就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情不自禁的松开了抱住柳龙庭的手,呆呆的转身,又问了一句凤齐天:“你说我主人怎么了?”

看着仙凌这忽然就变了脸色的模样,凤齐天虽然讨厌仙凌,但是毕竟仙凌现在也还是一副孩童的模样,也有些不忍心再这么怒斥她,于是就语气好了点,再跟仙凌说一遍:“我说你主人已经死了,我们带他出来的时候,他的尸身,已经在洞内泯灭了。”

“你骗我!”

仙凌听了凤齐天的话,猛然的就用双手捂住了耳朵,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无比的歇斯底里了起来,惊恐的看着凤齐天,双眼对凤齐天充满了仇恨:“你骗我,我主人怎么会死,我主人修炼数万年,是上古神鲛,怎么可能会死,你骗我,你骗我!”

本来凤齐天就不怎么喜欢仙凌,现在他看在仙凌可怜的份上,才把语气降下来了一些,没想到仙凌不但不领情,还说他骗人,凤齐天顿时就懒得跟仙凌多浪费表情,直接就跟她说了一句她爱信不信,反正死了就是死了,他是吃饱了撑着,干嘛要骗她!

在凤齐天说这话的时候,仙凌使劲的摇头,满脸的不可置信,眼睛哭的通红,满脸的眼泪,我看着仙凌这样子,心里无比心疼,不有自主的就联想到了月儿,如果今后有一天,万一我和幽君,要是也死了,现在的仙凌,会不会就是今后的月儿?!

“你们都是骗子,你们都是骗子!”仙凌一边哭,一边喊,嘴里骂着凤齐天,喊着喊着,又失声痛哭了起来,此时她的绝望,和刚才扶阳在洞内知道他哪怕就是死了,也无法再看见阳光的绝望是一样的,但仙凌在哭着的时候,还是问了我一句:“女曦,凤齐天说的是真的吗?”

扶阳死了,我也很难过,为什么坏人能永远的活着,而好人却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就死去,我忍住眼泪,没有回答仙凌的话,只是将我手心里由眼泪变成的珍珠,向着仙凌递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