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最深执念/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柳龙庭的眼睛,尽管我知道有些话说出来,会显得我无情无义,但是这次是柳龙庭叫我选择的机会,也是我唯一能求得他帮助的机会,虽然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在我做出选择之后,就停止了对我的帮助,所以我必须要事先先问问他。

“那如果我选择了对你不好的,你还会帮助我吗?”我问柳龙庭。

似乎当我问出这句话之后,我和柳龙庭之间的空气都已经开始在凝固,我看着柳龙庭脸上的表情变化,由平静到悲急,然后又回复了平静。

“会。”

“那我……。”

“不要说了,我知道你的选择了,就连混沌钟,都无法完全的操控你,我帮助你,但是你得什么都听我的。”

元本我和柳龙庭好好维持了这么久的感情,到这一刻,似乎一切又回到了起点,柳龙庭对我的语气也逐渐的冷淡了下来:“这盘古怨灵,并不是这么好对付,你不用去找灵宝天尊了,他已经被同化了,如今盘古怨灵就等我们出手,他没有能配的上他法力的身躯,也成不了气候,我们暂时不对付他,先把幽君杀了,只有幽君死了,才没有人能帮他打点所有事物安排一切,不然扶阳也不会死的这么快。”

听着柳龙庭说这话的语气,貌似他已经把盘古怨灵的事情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并且还说到了幽君,于是我就问柳龙庭,难不成之前是幽君一直都在为盘古怨灵打点的?

“他是盘古怨灵安排在扶阳身边的一颗棋子,为的就是杀了扶阳,扶阳一死,地狱鬼怪就全部会出来作乱,并且听从他的号令,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扶阳舍弃了自己的精魄,宁愿魂飞魄散,也镇压了地狱,才没让他们的计划顺利完成。”

之前看柳龙庭真的是一副什么都不关心的模样,没想到他知道确是比谁都清楚,我虽然还有些为我的选择而感到难过,但是这股难过顿时就被柳龙庭所说的这些话而惊愣了,我一直都以为幽君是在听从扶阳的话,没想到的是他的直属竟然就是盘古怨灵,不过从理论上来讲,幽君前世就是帝俊,上古时期的妖皇,今生怎么可能会臣服在前世他所掌管的一个大妖手里,他和盘古结盟,他的手段加上盘古怨灵的野心,这才是强强联手。

之前我真的是太小看幽君了。

只不过,就算是幽君再厉害,在月儿的眼里,幽君还是那个疼爱她的爹,如果我们这次首先杀得就是幽君,月儿会不会恨我?

柳龙庭见我脸上露出了一些迟疑之色,唇角顿时就扬了起来,跟我笑了一下,问我说:“怎么了?说到要杀幽君,你就舍不得了吗?我想我们的前世,若不是我从中作梗的话,恐怕你和幽君,应该早就在一起了吧,他什么都听你的,把你当成是神赐给他的神女,为了你连皇位都不要,若是你跟他在一起了,恐怕这数万年来,你跟我也不会这么痛苦了吧。”

我和柳龙庭,现在谈的明明就是怎么对付盘古怨灵的事情,而说到幽君的时候,柳龙庭却扯到前世去了,他自己都说过一切都是命,若是我真和幽君宿命中有交集,那我早就应该和他在一起了。

“你在说什么?我没有舍不得杀,他既然在做有违天道的事情,那就该杀,我只是在担心月儿。”

“那要是我做了有违天道的事情,你是不是也会杀我?”

看着柳龙庭此时一副冷静的模样在跟我不依不饶的讲话,我真的是对他服气了,有些时候他聪明的简直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是有些时候,却又跟个街头失意妇女那般,根本就没有半点理智可言。

“我爱你啊,怎么可能会杀你?”

“如果没有混沌钟,你根本就不会爱我,可现在,即使是有混沌钟,在这个天下和我之间,你还是选择了这个天下,以前你说你可能会放弃的我们之间的感情的时候,我还很自信,自信你根本就不能做出这种选择,但是现在我信了,强求来的东西,始终都是强求的。”

“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着柳龙庭说这些,心里顿时就有些生气:“你觉的我不够爱你是吗,那你就向着混沌钟撤了你的祈愿啊,既然觉的我爱你不真,你接受不了,那就散了啊!”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说出这些话的,只是想到我为了柳龙庭,承受过多少苦难和折磨,他现在竟然怀疑我,哪怕就算是我是因为混沌钟的力量才爱他,那起码在我爱他的时候,他也不能质疑我,本来我并不觉的柳龙庭窝囊,但是他刚才跟我说的这番话,我顿时就觉得他就是个窝囊废,男子汉大丈夫,爱一个人没有错,可他爱的狭隘的密不透风。

“那我们真的要是散了,你就不怕我不帮你了吗?”柳龙庭问我。

“我……。”

我对柳龙庭是鲜少发这么大的怒火,一种生气又无奈的感觉我,瞬间就徘徊在我的心里,看着柳龙庭此时颓废的都有点精神失常的模样,我感觉今晚我跟他有些聊不下去了,要是再聊下去,等会肯定会吵架的。

现在这个紧要关头,我也不想和柳龙庭产生什么矛盾,毕竟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孩子都有了,我还不想让我们在月儿的眼里,就跟两个孩子似的。

“我刚才也就说着玩玩。”我向着柳龙庭走了过去,伸手摸着他脸上的一片细腻肌肤:“我怎么真舍得跟你分开,我这么爱你,要是我们真不在一起了,我也会很难过,我看你今晚状态不好,你先冷静一下吧,今晚我去陪月儿睡,等你情绪好了,我再来陪你。”

我说完这些话后,看着柳龙庭,微微叹了口气,柳龙庭对我来说,什么都好,就是怕他在紧要关头的时候脱线,如果他精神不好了,我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不过就在我转身走的时候,柳龙庭忽然从我身后,拉住了我的手,随即整个人从我背后抱了过来,双臂紧紧的抱住了我的双肩,他的脸埋在我头发里的时候,有些嘶哑哽咽的声音,隔着我贴着耳朵的一层薄发,向着我的耳朵里传了进来:“我知道我自私,可是我真的害怕我还活着的时候,就失去了你,我们与盘古怨灵较量,不比从前,答应我,你一定不能比我先死,你爱我比我爱你浅,要是真的有什么危险,一定要让我走在你的前面,我不能接受你死了之后,就对我无牵无挂。”

当初柳龙庭对着混沌钟许的祈愿就是在我死后,才会得到自由,恐怕他当时许这个愿望的时候,并没有多爱我,可是爱情这种东西,相爱之后,越是担心会失去,就会拽的越紧,当拽的越紧之后,就会产生一种执念,而柳龙庭对我,几乎就是形成了一种执念,就如同扶阳在死之前,都无比渴望得到阳光的照耀那般的执念。

“我们会活下去的。”我转头看向柳龙庭,虽然我只是安慰他,但是此时除了安慰之外,我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到时候等天下太平,我们就能好好的过我们的生活了,月儿长大了,什么都不用管了,哪怕是因为混沌钟让我爱上你的,那也请你永远也别撤了你对混沌钟的祈愿,我愿意把我的这一生,都用来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