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信念/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这一时间,真的是不理解柳龙庭为什么要这么做,柳龙庭能轻易的就破了我费劲所有力量布置下来的结界,而现在他也能轻而易举的就阻止幽君将众鬼从华胥洞里放出来,可是他并没有,而是看见了就当做是没看见那般,管都不管!

凤齐天站在我身边,看见柳龙庭看着幽静将万鬼放出来,没有一点阻止的意思,于是他便想出手阻止,只是凤齐天想出手的时候,我伸手拦住了凤齐天,跟他说没用的,幽君此时就算是附身在仙凌的身上,但是他的法力,凤齐天是敌不过的,搞不好到时候没能制止住幽君,反而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幽君似乎已经料到了柳龙庭不会出手,他是十分猖狂的在念完最后一段咒语后,转过脸来,看了我和柳龙庭一眼,对着我们笑了笑,跟我们说:“这是盘古大神让我送给你们的第一份大礼,还请你们收好了!”

说着,正欲转身走,不过在临走之前,他又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又转过身,看向我身边的柳龙庭,对柳龙庭说:“对了,柳龙庭,你可不要对你的混沌钟抱有太强大的自信,与其等到今后竹篮打水一场空,还不如就和我一样,跟随了盘古,他能保证你的混沌钟永远法力无边,让你祈愿,永远的继续下去。”

说完后,就像是嘲笑小丑似的,哈哈大笑起来,在他笑着的时候,一道气流,从仙林的头顶上窜了出来,瞬间就消失了,而仙凌此时忽然就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幽君将万鬼放出来之后,就消失了,而我看着倒在地上的仙凌,一瞬间都不想去扶她起来,我能将她一个人扶起来,那人间无数百姓的性命,我又怎么扶起来?那些鬼魅,在去了人间之后,人间肯定在劫难逃,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确是什么都做不了。

幽君走了之后,我没去将仙凌抱起来,柳龙庭便向着仙凌走过去,将仙凌扶起来,看着柳龙庭现在这副模样,我不怪他是假的,明明他有力量有法力,能让幽君不将这些鬼魅放下去人间,但是他却什么都没有做,他不是说答应我帮助我吗?怎么到了关键的时候,却又是这般态度,我看是他所说的答应我,也无非就是敷衍我吧,他这么做,和是幽君盘古怨灵的帮凶,又有什么区别?!

此时我心里的怒火,跟刚才想杀了幽君时毫无差别,看着柳龙庭这样,我现在无比的想跟这个男人一刀两断了,从今以后他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他的,只求他别来跟我开玩笑,把我认真跟他说话,能怎么敷衍我就怎么敷衍我,亏我刚才还这么高兴,高兴柳龙庭终于答应我了。

这该死的男人,他的话一句都不能信。

“我们走。”在柳龙庭去抱仙凌的时候,我转身叫了凤齐天。

凤齐天跟了我几千年,对我什么秉性,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在我叫他走的时候,他一句话也没有问,直接变化成了一只凤凰,带上我就向着天上飞上去了。

我跟凤齐天在天上飞着的时候,看着一片乌黑,黑压压的盖着人间,这些乌压压的黑东西,就是刚才幽君从洞府里放出来的鬼魅,此时我是多么想拥有柳龙庭这样强大的力量,能在幽君将这些鬼魅放出来的时候,我就阻止幽君,并且和幽君开一战,是死是活,先拼了再说,而刚才,我也是胆小怕死,如果我坚决一点,在柳龙庭出来之前,直接就引动天雷跟幽君同归于尽,恐怕现在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我心里无比的奔溃,柳龙庭根本就靠不住,可是我自身的法力,在刚才全部都被柳龙庭消融了之后,我体内已经没有了多少的法力,如果不是凤齐天来了,恐怕我现在就算是要去个地方,都要走着去。

“曦儿,现在我们去哪?”凤齐天问我。

我怎么知道我现在去哪里,从前我的家,现在已经不复存在,我的天宫,现在也被洛神掌管,现在除了柳家,我根本就没地方可以去了。

尽管我十分的不想跟凤齐天说叫他带我回长白山,但是我总不能一直都叫凤齐天在天上带着我一直飞,并且看着这灾祸降临人间,我丝毫的办法都没有,这么看着,让我感觉更痛苦,于是沉默了许久,到最后,对着凤齐天说了一句,叫他带我回长白山。

听我说回长白山的时候,凤齐天也沉默了一下,似乎想有什么话对我说,但是到最后,确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这个天下这么大,已经没有地方能容下我了,况且,盘古怨灵正在找我,柳龙庭再不好,他也还会保护我,如果我离开了他,被盘古的怨灵吞噬了之后,那这个三界都要被我所害了。

凤齐天带我回去,我进柳家门的时候,此时柳家也就剩下虚一个人,虚看见我和凤齐天回来了,于是就问我柳龙庭怎么没回来?

话音刚落下,柳龙庭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也回来了。”

我转头看了柳龙庭一眼,没想到他一直都在跟着我,只是此时我再看柳龙庭时,看见他一起我就怨他一次,我甚至都在想,恐怕没有混沌钟的力量,我是怎么也都不会喜欢上柳龙庭的。

柳龙庭现在抱着仙凌回来了,叫虚把仙凌抱去休息一下,此时我感觉我和柳龙庭在同一个屋檐下都感觉焖燥的慌,也懒得和他说话,直接进了屋,关上了房门,然后躺在床上,一边生着柳龙庭的气,一边想着现在我该怎么办?

这万鬼齐出,已经不是一两个神用法力,在一时间就可以召集在一起的,如果想把这些鬼魅全都抓起来,我现在需要兵,能和这些鬼魅抗衡的兵将,可是我现在手里,除了凤齐天之外,没有一兵一卒,根本就做不到将这些鬼祟全都抓获起来,而这三界内,有兵,并且能与地上众鬼抗衡的军队的,就只有洛神。

洛神他已经顶替了我当了天帝,如果他肯出手帮忙的话,那我们将地上的这些鬼魅,全都送往地府,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洛神他现在已经完全听从柳龙庭的号令,柳龙庭既然是纵容幽君放出众鬼,那他根本就不会多此一举,再叫洛神派出他的天兵天将,又去把这些鬼给抓回来,虽然我不知道柳龙庭的脑子里在想什么,但是他绝对不会自相矛盾到这种田地,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如果有第二个人选,我都会想去求那个人帮忙,但是我想来想去,最有效的就是洛神,只要洛神发令,天上百万天兵就下来了,抓些鬼魅,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可是没有柳龙庭的命令的话,洛神是不会发兵的,并且,就算是我现在想去求洛神,那我现在也半点法力都没有,没有凤齐天的话,我连上天都难上,洛神都见不着,更不要说去求他。

柳龙庭说的真没错,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苦难,都只给了我一个人,所有的缘都是孽缘,一旦认真,痛苦的就是自己,我跟在柳龙庭身边的这些时间里,他不断的在削弱我,削弱到他能轻而易举的管教和控制我,而月儿就是得到了这个世间所有的幸运,哪怕是跟着幽君这种十恶不赦的人,她都能把幽君感化,每个人都心疼她,即便是我们是神,但是也还是躲不过命运的捉弄。

不过,哪怕是用尽最极端的方法,我也要将人间的鬼魅,全都给驱逐干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