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收降秦广王/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是幽君真能死,这倒也了却了我对他心头的憎恨,但是要是没死的话,那今后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麻烦了。

现在柳龙庭跟我解释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我是我做错了,现在不应该和幽君计较,但是要是我不计较的话,难道就纵容幽君所放出来的鬼魅为祸人间百姓吗?

“虽然幽君吞噬了扶阳和洞神的力量,但是你不是有混沌钟吗?难道你用混沌钟还打不过他吗?”

我质问柳龙庭,我此时跟柳龙庭,几乎就是没有半句好话好说的,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现在我跟柳龙庭产生了分歧,现在我们要想在一起,不说清楚,这肯定是没发好好过了。

只不过当我问到柳龙庭这个问题的时候,柳龙庭的眼神忽然就定格在我的脸上,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似乎并不想回答我这个问题。

我也知道我跟柳龙庭说这种话,有伤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心虚了一下,然后再跟柳龙庭说:“我知道我没权利要求你怎么怎么做,是我刚才说话有点过分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洛神现在已经发兵了,这是我安排的事情,你不能阻止,你先回长白山吧,等人间的鬼魅全都送往地府了,我就回来。”

在这件事情没有处理之前,我现在还不想跟柳龙庭腻在一起,爱是爱,原则是原则,我对柳龙庭早已经就没有任何的下限了,所以现在我不能再因为这件事情,而破了我的底线。

柳龙庭听见我说这话之后,似乎也有点生气了,想对我说什么,但是在看了我一眼之后,似乎又不想说了,冷冷的跟我说了一句:“随你。”

说完他立即转身,向着长生殿外走了出去。

在我们感情好的时候,柳龙庭是鲜少对我冷淡的,现在他却管都不管我了,虽然对我来说他这是不限定了我的自由,但早已经习惯了他存在的我,柳龙庭不管我了,还是有点心慌,我潜意识里当然是希望柳龙庭能和我一起将地上的鬼魅赶回地府去,但是柳龙庭不乐意我也没有办法,看来还是得把希望放在我自己的身上,我不可能永远都靠着柳龙庭,我得要自己厉害起来。

柳龙庭走了之后,我就开始和洛神,商量怎么将这些鬼魅能最快的送入地府,现在的地府,自从扶阳死了之后,就是秦广王在掌管,秦广王自从上次要杀我我放了他一条生路之后,他便对地府之事,丝毫的不上心,只负责他需要做的工作,除此之外,别的一律不管,从之前地府的鬼魅消失,到现在,这件事情就一直都拖着,他根本就不会理会。

之前我放了秦广王,可不是放他来吃白饭的,在其位而不谋其职,那要他当这十殿阎王之首,还有什么用?

如果光靠天兵驱逐众鬼去地府,那耗费的时间就会很长,但是如果有秦广王出手帮忙的话,那我们将会事半功倍,所以我现在要想个办法,让秦广王愿意服从我们。

“洛神,等会你随便挑选一个天官,和我们一起去地府一趟,威胁秦广王说如果不愿意帮助我们收服地面上的众鬼的话,我们就把秦广王的职位换人,将他贬为和牛头马面职位相同的官吏。”

洛神听我说这话,有些不可思议,就跟我说:“这天上的天官,怎么能去管理地府的事情,这恐怕不好吧。”

“你放心,秦广王他虽然跟我有前仇,但是他也并不是没有一点责任心的人,起起码在他任职期间,虽然地狱里的众鬼不见了,但是阴阳两界的秩序并没有因此被打乱,这说明他心思还的,我们这次要给他来点硬的,告诉他秦广王这个位置,不是非他不可。”

洛神想了一下,跟我点了点头,再跟我说:“那我去安排一下,我们即刻启程去地府。”

因为我没说出这天官的重要性,洛神在我们乘着神辇出南天门下界的时候,就真的随意的拉了一个南天门门口守门的小兵,说带他去阎王殿,并且交代他什么都不能说。、

小兵平日里都难得见洛神一面,现在洛神亲自带他出差,自然是紧张的很,赶紧的点头答应洛神的话,表示等会他什么话都不说,而我就和洛神相互看了一眼,我们的神辇直接就从天庭,飞往地府。

和上次来的时候是一样的,这次我们来地府,地府还是一片冷冷清清,只不过当数位仙兵天降跟着我们的神辇,停在阎王殿的门口时,看守阎王殿大门的小鬼,立马就进屋禀告,随后好一会,秦广王这才慢悠悠的从阎王殿里出来,现在看见洛神的态度,还之前看我是一模一样,上下扫了洛神一眼,也不尊重,直接就问了洛神这次前来,所谓何事?

见他如此不尊敬洛神,我们手下天兵,立即就要动身,准备缉拿秦广王,看着秦广王满脸不在乎的样子,我伸手叫我们这边的天兵停下,叫他们不准对秦广王轻举妄动,现在秦广王,也算的上是地府阴司之首了,我们不能这么对他无礼。

秦广王见我对我们手下的将士说这些话,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些得意的神情,之前我对秦广王礼让,并且没有杀他而是继续封他做官,这让秦广王肯定是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他有能力胜任秦广王这个位置之外,几乎就没有了别人,现在对我和对洛神不尊重,恐怕也因为我们是妖族,秦广王他向来就憎恨我们妖族,我们灭了人帝之后,他又怎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心肝情愿的听我们的话?

“我看,此时秦广王一定觉得你自己厉害极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没人能坐上你这个位置,因为你觉得你其他的几个阎王弟弟,跟你异常团结,就算是天帝,遇见了什么事情,也要敬你三分你在满足,对吗?”

我满口讽刺的跟秦广王说这话,秦广王也不傻,他肯定是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但是他此时就是不在乎,而是不要脸的就跟我稍微的解释了一句:“臣没这个意思,不过女曦你还真的说对了,我秦广王做了阎王几千年,还没谁能比我更加适合这个位置,我想这就是你之前就算是我对你动了坏心思,你却放了我的主要原因吧。”

果然和我猜的是一样的,这老油条,还真是倚老卖老,真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

“是吗?”我反问了一句秦广王,然后转头看向神辇里做的洛神,跟他说:“吾帝,还请你说出此次亲自前来地府的重要事情。”

刚才我和洛神已经商量过来,所以现在我们配合的也是异常的好,洛神现在真的就拿出了一副天下帝王的气派,随手指了下跟在我们神辇前面的那个天兵,然后跟着秦广王说:“由于你擅离职守,让地府的鬼魅闯入人间,这已经是滔天大罪,本要将你赐死,但是念在你是几代老臣的份上,我就贬你为地府生死簿的执笔官,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勾画阳人寿尽之日,而我带来的南天门守将,将接替你的位置,成为阎罗殿之首。”

当秦广王看见洛神只是随便的带出来一个小兵,说要顶替他的位置的时候,顿时就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觉的洛神是在跟他开玩笑,于是就对洛神说:“吾帝此话,是真是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