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撤销祈愿/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的出此时秦广王已经有了一些担心了,果然一切都在我们的预料之中。

“吾帝金口玉言,怎能是和你在开玩笑?你难不成真的还觉的谁都不能替代你吗?我可以告诉你,随随便便的一个守着南天门的天兵,都能替代你,由吾帝直接管辖,统领你们地府,我想到时候,恐怕地府和神界的关联,也会越来越亲密了吧!”

我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掩饰不住我现在的嚣张,看着秦广王此时的一张乌漆嘛黑的老脸,我就是要让他感到害怕。

“你们换下我我不介意,但是也不能这么草率,地府安宁,维持人间的生死秩序,是我们十位兄弟几千年来的心血,现在你们带领这么个看大门的天兵来,这不是存心和我们地府过不去吗?!”

秦广王越说到后面就越生气,我听着秦广王的这话,丝毫也都没有对他客气,而是跟他说:“你还知道你是秦广王,你管理着地府,就是这么让你地府的阴灵上人间为所欲为,而你却放纵不管吗?这就是你负责任的表现,还是你觉得你老了,管不动了,所以才这么放肆,既然你管不动了,那我们就找人来收拾你的这些烂摊子!”

见我说的话已经有些决绝了,秦广王虽然表面上被我骂的一脸的不爽,但是也知道现在洛神之前就是我的手下,我说什么他自然就听什么,也没忤逆我,努力平静了好久的气息,才对我说:“是我没管理好地府的鬼魅不假,听说吾帝已经派遣了四大天王下凡收降众鬼,如果我主动申请帮忙的话,吾帝能不能撤下刚才所说的话?”

见秦广王已经妥协了,洛神这才慢悠悠的道:“那要是我不肯呢?”

“那老臣只能以死谢罪,这乱子是我没管理好冥界才出来的,若是吾帝真的把老臣换了,发配老臣去做执笔官,老臣这千年来的老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还请吾帝三思,这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南天门守卫来做老臣的工作,实在是有些不妥啊,不妥啊!”

秦广王说着这话的时候,已经跪在地上,不断的向着洛神磕头,而洛神见秦广王现在已经有意悔改了,于是也没有急着答应他,而是跟他说:“既然你觉得别人不能胜任你的工作,那你的这摊烂摊子,又该怎么收拾?”

“老臣愿意拿出招魂幡,协助四大天王,将众鬼引回阴间,并且保证他们,从今往后,就不再出什么乱子了。”

洛神见秦广王回答的也算是诚恳,于是就装作最后给秦广王一个机会似的说了一句:“好吧,那就信你一次,但是我的命令说了就不会改,在你没尽力收降人间的鬼祟时,就暂时由这位天兵来代替你的位置,等人间太平了,就让你恢复官职。”

“这……。”

秦广王似乎还有些不满洛神这样的安排,但是洛神又是三界之主,之前秦广王一点都不把洛神放在眼里,现在洛神就让他知道天帝的作用是什么,那就是能随意的撤他的职位和决定他的生死。

现在秦广王终于没话说了,对着洛神磕了下头,然后从地面上站起来,对着他手下的人吩咐道:“将我的招魂幡拿来。”

他手下的阴差正要去帮他取招魂幡,而此时那个从南天门下来协助我们的天兵,此时配合的也异常的好,就大声的说了一句:“现在我才阎罗殿之主,你们该听谁的话,还不明白吗?”

天兵这么一吼,那些准备去给秦广王拿招魂幡的阴差,顿时就面面相觑了起来,停止了要去为秦广王拿招魂幡的动作。

秦广王此时有些无奈,但更多的还是已经意识到了权利的力量,所以他现在也没说什么话,先恭送了我们,然后跟我们告辞,说他一会后,就能去与地上的四大天王汇合。

现在我们也算是解决了一件心头大事,秦广王这样自以为是的老古板,也要给他点颜色瞧瞧,不然的话,他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我们大功告成的离开地府的时候,洛神就坐在我的身边,现在跟他在一起,倒是和我们从前在一起时,感觉没什么两样,只是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更加的华丽了,身份也尊贵了很多。

“曦儿。”洛神忽然叫了我一句。

我转头看向洛神,问他说怎么了?

“你完全有能力做这三界之主的位置,要不你回来吧,我把这职位让给你。”

之前洛神和柳龙庭合谋将我的位置给抢了,现在洛神叫我重新坐上这位置,这就让我觉得有些好笑了,就问了一句洛神:“那之前你是怎么和柳龙庭一起合谋夺取我位置的?”

洛神此时也直接跟我坦白:“是我鬼迷了心窍,那时间天上众神对你议论纷纷,扬言要罢黜你,我每天都在忧愁怎么为你解释,正好柳龙庭找到我,跟我说你不适合做这三界之主,并且跟我说这位置对你老说太危险了,让我来顶替你,这样的话,你就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而他会辅助我,让我怎么当好一个万神敬仰的帝皇。”

“所以你就听了柳龙庭的话,答应他了?”我问洛神。

洛神点了点头,然后再跟我说:“我不是有意要抢夺你的位置的,我明白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适合当帝王,只是柳龙庭怂恿的厉害,我担心你,又不能封住众神的口,就答应他了,并且在答应柳龙庭后,几乎都是他教我怎么做好一个帝王,所以我才会对他这么依赖。”

现在洛神诚心诚意的跟我认错,要把我的位置还给我,我心里原本就没有怪过洛神,毕竟也是我自己做死,若不是我执意的不管天规,不任性的跟柳龙庭在一起的话,恐怕就算是柳龙庭想让我从曦皇的位置下来,那也还是有些难度的。

只是一切都来源我自己没做好,才会让柳龙庭有机可乘,但是现在天界好不容易安稳,我又怎么可能再去做我的曦皇之位?况且我还爱柳龙庭,我除了跟他在一起能安生一点的话,恐怕我是做别的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你现在当的也不错,就你当着吧,这个位置,对我来说,没有多少向往。”

虽然我嘴里说着这话,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的,有了权力,才有实力,而我现在的实力并不强,能让我强大起来的,只有权力。

“但是天下百姓需要你,并且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只要你脱离柳龙庭,就会办成一件事情,从前你扶持人神成为世界主宰,而现在你又能轻而易举的解决这场人间灾难,这不是我们能比的,所以不是你需要这个位置,是这个位置需要你。”

当洛神跟我说着这些的时候,我都简直是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也会有这么大的本事了?这一切或许都只是天意,只要是我顺着天意而做的事情,就一定会成功。

“可是我爱柳龙庭,我无法离开他,他对我下咒了,我这一辈子,只要活着,就无法停止对他的喜欢,就算是我现在厉害点了,那是他没管我,若是管起我来,我还是毫无招架之力的。”

不过洛神听到我说是柳龙庭对我下咒了,似乎也知道这件事情,没多大的意外的表情,想了一会,跟我说:“那你就不想知道你是真爱他还是因为咒语才跟他在一起吗?他能许愿,你也可以,你许愿撤销他的祈愿,那一切都就回到你们最原始的状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