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思维掌控/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我就是妖怪,从以前到现在,都是,我不想当人,也不想当神。你不要劝我,我现在就问你,你会永远爱我吗?”

现在柳龙庭都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这就让我有些头疼了,可是尽管再头疼,看着柳龙庭这样,我有很是心疼,我也没办法,就跟他说了一句:“当然了,要是我不爱你,还能去爱谁?”

听我说这话,柳龙庭情绪也微微的温和了起来,将脸埋在我的肩上,也没再说别的话。

他不说话,我也不好说什么,或许柳龙庭说的是对的,我没有他爱我这么爱他,他比我的生命重要,但是在我心里,月儿和这个天下的安危,比他重要,若是他能成全了我,这一切倒是好说,若是与我在乎的东西逆着走,到时候我真的是难以抉择。

只不过现在我实在是不想再纠缠这些问题了,太累了,这些事情就像是一座座的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见柳龙庭平静了,我也什么都不想计较了,能活着就已经很不错了,于是就跟他说:“好了好了,现在都晚了,我们回屋休息去了,以后别再不理我了。”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从我肩上扬起头,笑着对我点了下头,跟我说他当然再也不会了,他不理我,比我不理他还要担心,生怕我就这么走了。说完这话后,柳龙庭双手按住了我的肩,向着我的耳边俯过头来,跟我说了一句关于两性之间的话题,然后便又扬起头,问我同不同意?

有些时候看着柳龙庭,就感觉他就还像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似的,娇憨又惹人喜欢,他现在这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了小狼狗这形容词,十分可爱,于是我便答应了柳龙庭,只不过叫他轻点,要是再像上次那样,我得饿上他一年半载了。

现在听到我爱他,又愿意配合他,柳龙庭自然是高兴,一把弯腰就将我拦腰抱了起来,向着房里走进去了。

柳龙庭似乎很久都没现在这么开心过,动作什么的,都拿捏到好处,并且在过程中他一直都按着我的脸靠在他的胸口,叫我听他胸膛里的两颗心的跳动的声音。我真想不明白他,我不过就是对他说了几句安慰他的话,他至于这么开心吗?难不成是因为我的心在他的身体里了,不用担心我违背他的意思,所以就放心了?

不过这祖宗开心了最好,不然我就一直都感觉是我欠他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感觉我浑身都像是脱胎换骨了那般舒适,整个人似乎都感觉轻盈了不少,就连照镜子的时候,都发现我皮肤紧致更红润了一些。

柳龙庭见我对着镜子看着我自己的变化,于是就从我身后,向我抱了过来,看着镜子里的我们两,跟我说:“昨晚舒服吗?你看你今早这么漂亮,都是昨晚的功劳,要是你听话,不惹我生气,我都能让你越来越年轻,跟人间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一样。”

柳龙庭对我说这的话,我顿时就用手肘在他的身上打了一下,骂了他一句可拉倒吧,说的我不年轻是的,我现在这模样,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当妖怪就是比当人好,可以青春永驻,不再害怕柳龙庭永远青春常驻,而我却在不断的老去。

在我和柳龙庭相互谈笑着走出门的时候,在客厅里正好碰见了虚,虚看见前一天我们还相互不理睬,现在关系又和好如初,摇了摇头,说我们这吵架又好,好了又吵架,这又是何必呢?

现在娇儿是送去陪着月儿修炼去了,要是月儿在,跟虚相处过了热恋期的话,我看她们吵不吵,按照月儿这性子,恐怕会比我和柳龙庭还要吵的凶。

当我跟虚说到娇儿的时候,虚顿时就有些不自在,跟我说他只把娇儿当成是徒儿看,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现在娇儿还小,还不知道什么是感情。

见虚噼里啪啦的说了这么一大堆,解释的越多,就掩饰的越多,我都不想揭穿虚了,他对娇儿的好,我们可都是看着的,这感情,都很难以说的上是师徒了。只不过说起娇儿和虚,我倒是有点羡慕他们,爱的自由,爱的无拘无束。

柳龙庭见我对虚流露出一种羡慕的的眼神,便叫了一句我,打断了我的思路,然后跟虚说去准备早餐吧,他今天心情好,想吃点东西。

虚一向是很听柳龙庭的话,柳龙庭叫不管吩咐他做什么,他都立马就去了,现在我看着柳龙庭,门口的阳光照在柳龙庭的身上,早上的朝阳,印在柳龙庭的身上,给他浑身都披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他人又高,长得又俊秀,这么看起来,真的就如同神从画中来,姿态迷万千,恐怕是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与他现在此时的模样相媲美了。

在我一直都在看着柳龙庭美貌的时候,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大鸟煽动翅膀的声音,是凤齐天回来了。

凤齐天这几天一直都在外面,现在柳龙庭的心情好了,他这回来,也真是时候,而凤齐天在门口变成了人形之后,一进门便被站在门口的柳龙庭给吸引了,于是一边向着我走过来,一边跟我说:“今天柳大哥,感觉跟平常不一样啊,这姿态和容貌,都比平时俊美了很多。”说着转头看向我,看了我一眼,也跟我说了一句:“就连我的曦儿,都变得好看点了,你跟我说,你们俩是不是趁着我不在家,偷偷吃了什么驻颜丹了!”

这能有什么驻颜丹好吃,我想可能是我和柳龙庭昨晚的质量好吧,所以就发生好的变化了,不过我现在自然是不能说这种话给凤齐天这单身狗说,于是就骂了他一句,然后再跟他说:“你这几天去哪里玩了?”

“去天庭找洛神了,没想到洛神这当了天下之主了,还是之前那个老样子,一点架子都没有。”

凤齐天说起洛神,柳龙庭眉头微微皱了皱,似乎有些不高兴,不过凤齐天才没注意到这些,说着洛神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于是就又跟我说:“对了,我回来的时候,洛神叫我跟你说一件事情,就是他怀玉盘古怨灵,现在就是天庭,但是他们只是感觉在天庭,却又无法追踪,就想请你上去看一看。”

现在我跟洛神是同一阵营,他知道我想保护三界平和,于是各方面也都在配合我,这我们已经很久都没有了盘古怨灵的消息,现在盘古怨灵就出现在天庭,天庭是三界之首,难不成他是想在天庭开始作威作福?

这可不能让他得逞,盘古怨灵,是盘古身躯意识变成山川大地之后,因受到世间各种怨念而形成的妖怪,而我是盘古的精气所化,我们之间,有一定的关联,所以我们要是找他的话,现在三清已经全都受难,只有我能感觉到他在哪里。

虽然我知道和他相斗,我们极有可能是两败俱伤,但是我也还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于是就想对凤齐天说叫他带我上一趟天庭,我这就去见洛神,毕竟这件事情十万火急,我们得尽快的调查清楚盘古怨灵在天上是想做什么。

不过就在我张口对着凤齐天说话的时候,忽然之间,我就控制不住我的自己的意识,嘴巴四肢和思想,就像是被控制住了一般,而从我嘴里说出来的话,完全就跟我刚才所想的,完全变了!

“你去跟洛神说,我不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